不散的阴灵

不散的阴灵
?不散的阴灵

  人生在世,会经历很多事情,一个人的一生就像一段路,有上坡、下坡、平坦路,但不管走什么路,经历的什么事情,诸如走上坡路,喜庆的时候的升官发财、金榜题名、婚姻嫁娶、乔迁新居等都要谨慎从事,切莫得意忘形,沾沾自喜,更不要以己之长量别人之短,才会福泽绵延。

  下山时遇到的起起落落一定要面对平静,不要抱怨天空,对它的搬迁感到愤怒,上山的人一定要同情那些安慰下山的人,不要幸灾乐祸。有时候,他们会先笑,然后再报告。下山的人也要记住嫉妒那些讨厌上山的人。要感到舒适。

  我家最大的人是县级干部,这是我的第三位祖父。他年轻的时候并不相信。这位官员非常执着。当地人非常有声望。他告诉了我很多他的人生经历。优点和缺点,生活的高潮,但记忆深刻和有趣仍然是财产分割的问题。我觉得这件事影响了他以后的生活。

  那时他妻子的妹妹去世了,妹夫是个入赘的外地人,他和妻子合计寻思道,最亲的人已 不在了,偌大一份家产让别人占有岂不可惜,于是去争取那份家产,那妹夫却是个懦弱的人,因丧妻正在悲痛当中,又有人分割财产,万念俱灰下竞上吊自杀了,那财产自然成了三祖父的了。

  他将产业分给他的儿女,只留下他的大女儿。他也一路顺风,职务连升,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那年他的运气更糟了。首先,他的妻子生病了。他去了医院,得了肝癌。他花了很多钱,但还是没有好转。他不得不在家休养。

  一天晚上,我妻子困惑地睡着了,突然大声说:“去我姐姐那儿。妹夫倒水去”,他叫醒了妻子,他妻子说,她梦见妹妹.我姐夫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什么也没说。第三个祖父是一个不相信迷信的人。他说:“别做梦了。去睡觉吧。你休息得很好,没人在乎。”出乎意料的是,他也一个接一个地梦见自己的姐夫,要么是他死的时候的悲惨境遇,要么是把他拉到老房子里去,但他总是认为妻子很虚弱,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几个月后,他的三个祖母去世了。

  一年后,他的孩子们先后检查出他们患有肝病。除了大女儿,医院说它是遗传性的。他们一直在吃药治疗,但他们已经死了三次。其他人改变了他们的肝脏,并且有毒品。控制。疾病继续折磨着他们,就像一个完整的灵魂。

  三位祖父说这些都是三位祖母继承的。他还尝试了白发人士的痛苦,一次又一次地送黑头发的人,但是解决方案是什么?他现在说他只希望他早点去世。只要孩子健康地生活着,我就会非常小心地记住这件事。这难道不是那次事件精神的终结吗?

  这几件事都是我祖父说的,我不认为他必须欺骗我。

  当我的祖父年轻时,他的家庭水平很好,他经常去我们当地的赌场。

  一旦他也在赌博,有一个富有的寡妇和一个男人因为一点点争吵而争吵。当时每个人都被说服认为没关系,赌博结束后,寡妇可能会认为我不相信,我出去找几个大人教这个人。谁知道手很重并杀死了人(ps:在那些日子里,我们不会在偏远的山区村庄被谋杀)。

  大人们只是挖坑和草来埋葬人。当时什么都没发生。后来,几个年轻人看到了血迹。他们认为老虎将猎物埋在地下,他们发现锄头松开了地面。当我看到那个人的尸体时,我扔了锄头然后逃跑了。我不知道死者的家人把尸体带走了多久。

  奇怪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年。下雨的时候,太阳出来了。埋葬死者的地方会听到死者的声音说:“噢,哦,”据说这是死者的最后一句话,只有当太阳熄灭后才能听到这个声音。雨.

  首先,幽灵的钱

  当我要结婚的时候,我从附近的一个小超市老板那里听到消息。

  那是2009年,我和老婆徐琳莉化名,选择了十一国庆节结婚,爸妈给我在市里买了婚房,由于我们市也不是啥知名城市,所以房价便宜。

  因为我的父母不喜欢我的妻子,所以他们仍然住在老矿区的老房子里。他们说环境很好,很安静,他们为我们买的房子也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地区,毗邻矿区。房价很方便,交通也不方便。事实上,我理解我父母对我的婚姻徐琳莉的不满。

  那是在我和我的妻子结婚之前。因为我对房子进行了翻新,所以我每天都在社区门口的一家小超市买了一些矿泉水。雇用了什么样的装饰团队?小超市老板是武汉的一位老太太。她是9号。地板上还有一所房子。

  一开始,我们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武汉是个好城市。为什么她不去东北的三线城市而不是武汉?但我们不敢问她是否觉得自己很凶。更奇怪的是,她的店每天晚上天黑之前就关门了,我们更好奇,更困惑。

  记得有一次,我媳妇买东西时无意间问了她一嘴,她却很不耐烦的凶狠地操着一口武汉话说:“你问这个搞么子啊?这不关你的事。买你的东西!”我们吓得也不敢再问了。

  一天,她抱怨说电脑工作不好,她必须重建系统。我告诉她我可以做对。她很高兴,对我也不那么凶。我问她为什么要来找我们。这就是她在天黑前关上门的原因。她叹了口气,说出原因。

  她来到这里是因为个人只能说家里人很丑,所以我忍不住继续问,但她说她为什么不得不在天黑之前关门,她说了些什么。

  那是她前年也就是2007年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大概是晚上十点半钟,她正准备关门了,可这时突然进来一个人说要买东西,她说那你快点啊,我要关门了,她感觉那个人说话很阴,但她也没多想。

  这个人买了一条面包,几包方便面,一些香肠,几袋腌菜。那人给了她一张一百元的大票。她也仔细地看了百元大钞。当时,她也仔细地看了看笔记。有几次,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她拿了钱,通过扫描电脑上的条形码做了改变,于是她关上了门。

  可到了第二天,就在她清点昨天的钱时,竟然发现了一张冥币!她非常害怕,她半死不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到它。她平静下来,仔细回忆起前后的夜晚。她觉得昨晚最后一个买东西的人肯定是不对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想象中的……!

  所以她很快就上网检查。在网上,她说她遇到鬼要花钱,收到的钱必须马上烧掉,否则就得没完没了!那天晚上她在黑暗中关上了门,然后她走到十字路口烧硬币,然后回到了9号楼的家。从那以后,她每天都在天黑前关闭。

  第二个是我娶了妻子后在我们社区发生的事

  一天晚上,在我们11号楼的五楼,老刘太太死于突发性脑出血,所以她的家人开始为她安排葬礼。

  火化后的第三天,我有一天晚上回家了。当我第一次来到楼梯时,我突然发现老刘夫人,她已经死了,正站在楼梯边。我以为当时我被蒙蔽了,但我可以仔细看到它!我很害怕,我不敢再上楼了。

  此时我老婆在厨房看到我就喊我:“哎!老公!站那干啥呢?咋还不上来啊?所有的菜都是油炸的!”等了很长时间确认她已经走远了,我赶紧上楼去。当我妻子开门时,她问我为什么现在不能上楼。我把看到的都告诉她了,但她说你错了。怎么可能?她似乎不相信。

  几天之内,我在上面提到的小超市里的武汉老太太说,她也经历了老刘太太回来的事实。她说那天我要关门,当她看到老刘太太来到她的超市时,她非常害怕!但她壮着胆子冲她大呵:“快走!快走!我关门了,去别的家买去!去!快走!”老刘太太走出了小超市。武汉的老太太连忙关上门,把门锁上,回到9楼的家里。

  可能不到两天,和我住对门的老王家也看到了老刘太太返来,其时王大外家正用饭呢,俄然王大娘的儿媳妇看到老刘太太从她家门里走了迩来,她马上说:“妈!看呐!那不是老刘太太吗?王大娘也看到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刘号太太正在厨房里散步!王大娘壮着胆子冲着老刘太太喊到:“去!回你姑娘家去!去!别在我们家乱溜达!快去!回你姑娘那去!”老刘太太立刻离开了她家。

  我的妻子和我也听到声音异常,所以我们打开门,问王大娘。她和她的媳妇发抖,说下一件事。很快,我们听到楼上的门开了,但我们很清楚,老刘夫人的女儿通常要到八点或九点才回家。谁打开了她房子的门?嘿!我们同时上楼去了,打开的是老刘号夫人的门!房子里没有灯!我听到脚步声!我们不禁汗流浃背,我和我的妻子跑回家关上门,我的妻子也紧紧地抱在我的怀里,我们不禁一起发抖,祈祷老刘夫人不要来我们家!那天晚上,我和妻子开着灯睡觉。幸运的是,老刘的妻子真的没来。

  据说第二天老刘号夫人的姑娘叫和尚过来住了好几天。从那以后,我们社区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老刘号夫人了。

  第三个是我们在大学的卧室:一个同学说的“噩梦”

  据他说,这是他祖父告诉他的。

  在他祖父的村子里,有一天一位老人去世了。于是他们开始安排葬礼。因为他们在等待阴历的第七天被埋葬,所以棺材的盖子没有被死者的家人钉上。

  那天晚上,一个乞丐来了,旧社会有许多乞丐跑红白快乐的事情。吃完饭后,我看着死者的家。当死者的儿子在小吃中看到时,这是非常不愉快的,所以他匆匆走过去说:“嘿!你个****!吃饱喝得了还在这瞎瞅啥呀?我们走!呆在原地别动!”

  而那个乞丐却说:“凶啥呀?死人,我对你一无所知!这时,死者的儿子更生气了。

  他对他说:“年轻人,不要相信,我告诉你,你的老人现在不在棺材里,不相信你现在会打开棺材,如果你的老人还在棺材里,我是你当你杀了它时你没有说什么!”

  所以老人的儿子将打开棺材看着它。然后他抓住他的手说:“不!现在还不能开!你必须找几个属龙属虎的人才行!”

  所以这位老人的儿子发现了几个年轻人,他们是龙和老虎打开棺材。当老人的儿子看着棺材时,他立刻感到害怕!那老头不在棺材里!然后乞丐说,不要害怕。我马上就回来。时间不长。乞丐从不远的水库里的一些不知名的草丛里回来了。他在几发子弹后把它们扔到了地上。这时,他突然听到老人家的仓库里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然后老人的儿子发现老人坐在谷仓上方的大石板上。

  “爸!你没死啊!”老头儿的儿子说,可这时老头儿却突然伸手扑向了他儿子,他儿子吓得立刻往外跑,这时乞丐也捡起了刚扔在地下的水草放在嘴里猛嚼,等老头儿来到门口后乞丐张开嘴巴把嚼碎的水草渣子全都喷到了老头儿脸上,此时老头儿的脸上立刻变的惨白灰黄,同时也像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立刻倒在地上。每个人都在这里把老人放回棺材里。

  第二天,乞丐临走时告诉老头儿的儿子,把老头儿的棺材放在荒郊野地,任凭风吹雨打四十九天,然后后再入土为安。

  于是老头儿的儿子就按着乞丐的吩咐把棺材抬到了山头,直到指定的时间才正式下了葬。

  先讲第一个,夜晚偷玉米碰见

  这件事是我爸的一个同事讲的,以下是我爸同事讲述的事情经过。

  那是我当年下放时的事,六七十年代都要经历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当时被下放到长春市农安县一个大队,白天干活挣工分,晚上就回大队休息。

  大队里有个小伙子叫张二愣子,那小子胆子很大,几乎啥都不怕,有一天我收工回来,吃过饭后就和张二愣子说:“咱们晚上弄点东西去咋样?”正好张二愣子周末要回家一趟,所以他要给长春市里的爸妈弄点玉米(东北话叫苞米)带回去,我们答应晚上去大队西边的玉米地里弄玉米。

  晚上八点,我和张二愣子带上镰刀、袋子就去了大队西边的玉米地,那天晚上天阴沉沉的,要下雨了。我们到了玉米地就开始掰玉米,时间不大就装了一袋子,我和张二愣子都感觉差不多了,于是就决定收工回去。

  往回走的时候,渐渐雨点开始掉了下来,我和张二愣子加快了脚步往大队里赶。正走着,突然之间听到不远处的河边传来了女人的哭声。

  张二愣子说,是不是谁家女人受委屈了,别他妈想不开再跳河了,我去看看。因为我们东北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比较凶悍,所以两口子打架在东北是家常便饭了,开始我也以为是谁家女人被丈夫欺负了呢。我拿着镰刀和满袋子的玉米在不远处等着张二愣子,这时雨越下越大,我全身都被淋成了水鸭子。

  这时突然一声巨响无比的炸雷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我吓的一哆嗦,时间不大就见张二愣子面目狰狞的疯狂的跑了过来,边跑边歇斯底里地喊:“快跑!快回去!有鬼!鬼啊!鬼啊!”于是我也和张二愣子跑回了大队,玉米和镰刀也顾不上要了。

  张二愣子一回屋就倒在地上,大家七手八脚的将他抬到炕上。 第二天,张二愣子一病不起,发高烧,经常语无伦次,直到一个礼拜后才恢复,后来我们才从他的讲述中知道了那天晚上我和张二愣子分开后发生的事。

  原来,张二愣子听到女人哭声后开始以为是谁家女人挨欺负受委屈了呢,他走到河边时,看到离他大概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有一个穿着旗袍的长发女人正蹲在河边的那棵大杨树下哭,张二愣子就问她:“哎!大嫂!咋啦?啥事啊?这么晚了咋还不回家哪?”

  女人不言语就是在那哭,张二愣子又问:“大嫂!你家搁哪旮瘩住啊?哪村儿的啊?用不用我送你回去啊?下雨啦,别淋着了!”

  女人还是在那蹲着哭,张二愣子也感到奇怪,而且他还发现无论是你怎么看都看不清女人的详细轮廓,更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见她穿着旗袍!开始时他在想或许是我离得太远了,张二愣子于是想走到女人跟前问个究竟。就在这时,一声炸雷闪过,张二愣子突然发现那个女人突然之间站起来迅速飘过河面后就以飞快的速度消失了,张二愣子突然感觉到头皮发麻,然后玩命的往回跑!

  再后来,听大队里的一个老村民说,张二愣子看到的确实不是阳间的,那是解放前,有一对年轻男女搞对象,那个姑娘平时就爱美,喜欢化妆穿旗袍,是个很漂亮风骚的姑娘,但男方的爹妈怕他们家太传统,驾驭不了这种风骚的美女,所以男方的爹妈死活不肯娶那个姑娘,说是不靠谱,后来这对男女就跳河了,从那以后啊,那条河和河岸边上的苞米地发生了很多很多邪性事,所以从那以后,那个地方,你就是给多些工分啊,也没人敢去。

  张二愣子命大啊,幸亏他离的远,再加上老天保佑当时打了个炸雷把那个东西吓跑了,不然要是那天张二愣子要是不分青红皂白走近了看到那个旗袍女人的脸,你们的张二愣子早就没命了!

  从那以后,张二愣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胆子也不那么大了。 其实当时听我爸说完我当时也挺害怕,但我要说的是,其实大家如果在生活中尤其是在晚上遇到一些不和常理的东西及事情你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离开那里,咱们再回头简单分析一下,在那个年代那么晚了单独一个女人出现在荒郊野外这本身就不合常理,就即使是现在这样的事少多了但也得多加小心啊!

  最主要的是,文革时期那个全民革命的年代除了演剧拍电影外还会有哪家的女人敢穿着旗袍出现在外面?早死哪!张二愣子心是好的,但一定要注意是非分明,如果我要是他我早就跑了!我绝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因为我一看就立刻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接下来我再给大家讲两个真实的事件。

  首先讲讲不害人也不太吓人的白衣的事,这件事是我奶奶讲给我的。

  那是她不到二十岁的时候,不幸得了肺结核也就是常说的肺痨,天天咳嗽还带血,奶奶也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了,因为这个病在旧社会就像是今天的癌症一样是绝症,家里也很难过,只有等死了。

  有一天晚上,奶奶回家时,突然听到山脚下路边有女人的哭声,奶奶一看,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奶奶知道她不是阳间的,奶奶心想我恐怕真的是来日不多了,要不然不能见到那玩意。但奶奶知道白衣只要你不害她,她是极少害人的,她们求人无外乎就是在阴间没钱了要点纸钱,答应她们给她们烧点就是了。那个白衣女鬼飘到奶奶面前说:“好心人,你别怕,我不会害你,我只求你个事,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衣服,有点冷,我还很饿,钱也没了,求你有不穿不要的衣服给我几件,再给我弄点吃的烧点纸钱行吗?我肯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我奶奶一听就这事啊,好说,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弄!奶奶一看果然是,接着又问了她姓名,回到家后奶奶就把不想穿的衣服找出了几件,然后又拿了几个馒头带上纸钱来到了十字路口把纸钱和衣服写上女人的名字后烧了(我奶奶是大户人家,所以上过很多年学识文断字,要知道旧社会很少有女孩子识文断字的),奶奶心想,快死的人了,不管是人是鬼只要能帮的就帮一把吧,也积点阴德。而且鬼节时也给那个白衣女鬼带点吃的和纸钱。

  从那以后奶奶每年每到烧纸的时候都给她带点。

  接下来怪事出现了,一年后,奶奶的肺结核不治而愈,后来就找到了我爷爷。奶奶91岁才离我们而去。

  接下来的这个事是我上大学时在寝室“夜侃”时一个同学讲起的,是红衣厉鬼鬼新娘的事,这个就有点很恐怖了。

  大学期间,我们宿舍的同学很爱听张震讲的鬼故事,下载到播放器里播放,有时我们“夜侃”时也会谈点这方面的事。我同学说,他们家所在的村子二三十年以前,有个村民叫二柱子,这个家伙不仅好吃懒做,而且人品极坏,是个十里八村都出名的地痞流氓,偷鸡摸狗,调戏年轻女性无恶不作,村里人十分恨他,恨不得他下一秒钟就死掉。但村民也不敢惹他,这种人就是厉害有钱的他不敢惹,但一般人也不敢惹他,都知道这种人是属狗皮膏药的粘上就甩不掉。

  有一天晚上将近午夜了,二柱子去邻村偷了两支母鸡回来正往家走,走到村头公路边上时突然之间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身亮眼的绸缎面料的红衣女子,头上还盖着红盖头,一看就知道是新娘子,而且二柱子还发现女人身材很好很是苗条。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歪点子马上就从脑子里冒出来了,他想正好我还没有媳妇,我上去把她盖头掀了她不就是我的女人了吗?于是他大喊一声:“姑娘!一个人走不害怕啊!我送你回去吧!”

  可那个红衣女子不言语,继续往前走,二柱子又开始叫道:“哎!那姑娘!说你哪!用我陪你走啊?一个人不害怕啊!搭个伴多好啊!”

  可红衣女人仍然不理他,二柱子立马火了,心想这娘们真是给脸不要脸,我好心和你搭伴你倒一点面子不给,我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看看,于是他三步变成两部追赶着那个红衣女子,快追上时二柱子随手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打向女人,女人被打到后立刻停下来了,二柱子走到她跟前一把拉住她说:“小臭娘们!我喊你没听见啊!装啥呀!我现在就开导开导你!(脏话脏字我就不往上打了,其实二柱子的原话应该咋说大家心里很清楚)”

  二柱子却感到奇怪,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凉啊?但色心驱使二柱子就要非礼这个红衣女子,他也不管有没有别的异常了,当二柱子转到女人面前时,伸手将女人头上的红盖头掀开了,并美滋滋的说:“小美人!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老婆了!”

  可当二柱子往女人脸上看想看看女人长的咋样时立刻被吓得魂飞天外!因为二柱子看到这个红衣女子哪来的脸哪,整个脸就是一具呲牙咧嘴、狰狞恐怖的白森森的骷髅!而且女人的双脚是离开地面的!

  二柱子吓的“妈呀!”一声撒腿就跑,可那个红衣女子却紧追不舍,边追边说:“娶我!娶我!娶我!”二柱子没跑多远就倒下了人事不醒。 第二天,村民在村口发现了二柱子,早已昏迷不醒了,家人很着急,请了很多大夫来看都看不出毛病,后来请来了一位十分有名的大师,但大师一看就知道二柱子撞上的不是一般的东西,是极难应对的那种,大师摇摇头说:“基本上就是得准备后事了,他遇见的不是善类!他现在三个魂已经没了两个,而且那一个也快保不住了,准备吧!”

  大师边叹息边摇头,他还说我努努力尽量把他救过来,但我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随后,当晚大师就在他家做法,一直坐了三天三夜,但真如大师所预言的,二柱子还是没救过来,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在第三天晚上,二柱子清醒了片刻,他语无伦次、断断续续地把那天晚上的经过说了一下,他最后还说那个红衣女子要和他结婚成亲,我就要和她去了,你们别救我了,没用的,一会儿她来接我过去成亲,我只要求你们每年那些日子多给我烧点纸钱就行了。这时大家才知道事情的始末缘由,大师也叹息,二柱子碰到的是厉鬼,而且是鬼新娘,这是最厉害最难对付的,没救了。

  果然第二天天还没亮,二柱子就去了,村里人大部分都是欢心喜悦,二柱子家给他办了丧事,埋在了村东边的坟地里。

  最后我再说说为啥现在见鬼见到那些东西很难了。过去人少,而且每个人运势都不好不强,国家国力也不昌盛,所以过去阳气不足阴气较盛,我们现在常听见常看的那些事一般都发生在过去。而现在人多,每个人运势气势都比过去强很多,国家也是兴旺昌盛,而且现在城市灯光很多光污染很严重,阳气很盛因此压过了阴气,所以现在鬼神在晚上出来时都避开城市乡村等人多灯光多的地方,所以现在这些事几乎是很罕见的,即使有一般也是出现在偏远地区而且还是极阴的地方。城市乡村现在基本极难碰见鬼神和灵异事件了,现在的人造环境也人为压缩了它们的活动空间和范围。其实绝大多数鬼是十分害怕人的,即使你看见了它们也不会害你,毕竟它们和你无怨无仇,而且鬼也要遵守阴间的“法律”,所以一般的鬼也不敢去害人。但极少数的鬼比如厉鬼就要小心了。

  虽然很多人说他们写过个人经历,但他们无法分辨他们是否亲身经历过,但我仍然想重申,我确信我个人经验丰富,而且我有点虚伪。

  当我在上学的第一天,那是夏天。晚上8点左右,我看到母亲从院子外面进来,把门放在上面,然后我很紧张,让我回到屋里。去吧,我总是很困惑,我一直在问是怎么回事,然后母亲说女邻居被幽灵接管并介绍了女邻居。大约33岁,有2个孩子,所有女孩,大10岁,小6岁,丈夫是一个悠闲的人,家庭很紧张,丈夫当晚不在家。他们的家人住在一个小房间里。最初的小房间是一个罐头厂。

  我跟着妈妈去了家,因为母亲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我要去问问,但这次母亲还带了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一个家庭,我小时候。生病后,我觉得后来好一点。了解其中的一些神灵和鬼魂。

  当我到达小房间时,我看到女邻居坐在床上,披着头发,在那里说话,她的两个孩子在另一端哭着吓。女邻居总是说不清楚的话,但声音不是她自己的声音。这是一位老太太的声音。后来她得知她被自己的母亲所覆盖,因为她答应烧纸,为她的母亲烧几张纸。衣服是制作的,但他们没有被尊重。所以上身来问她的女儿要求它。

  当然,经过劝说,并答应弥补,女邻居逐渐恢复正常。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但我确实听说女邻居的声音不是我自己的声音。这是老太太的声音。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

  我相信世界上必定有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所谓的人类科学局限性太大了。如果他们无法解释,他们是迷信,或者他们有精神问题。我不敢面对这种态度是错误的。

  让我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事发生在我的家乡(一个小镇不远处的龙泉县),一个老人明年到我家(女,约70岁)。

  有一天,她的孩子陪她到城里发送照片身份证的居民,但她没有她的身影连续三次(现在用数码相机,之前一直拍戏,肯定不是相机的问题)。

  工作人员也感到困惑。这是很好的呼叫下一个人第一拍,但老人无法忍受和回国后去世的第三天。世界各地的人们一直在谈论它,都非常惊讶。

  这件事是绝对正确的。我只是证实它是真实的,然后去百度找一个类似的事件。我想有一个科学的解释,所以我分享这件事和你在一起。

  前注:,善于变化多种动物。

  这是爷爷在世时经常讲给我听的一段往事,爷爷说记得那时他也正值年轻气盛的时候,他似乎很怀念年轻的时候。从旁我能看见他脸上微微的笑容,那是抗日战争刚结束那几年,因为我们以前的村子都是靠山里面。所以这还未被鬼子侵略过,村子里都还是像往常一样正常运作,我爷爷和大军那时是一对铁哥们,两人经常一起上山砍柴、打猎。

  收获一般都很丰盛。但后来因为大军娶了一个外乡的媳妇,爷爷也成了家,两人就慢慢疏远了关系,故事也就从大军结婚开始了。

  大军媳妇从进门没多久就经常发现一些怪事,打扫婆婆的房间经常看见动物的毛,而且不止一种,起初没觉得异常,但是次数多了,大军媳妇也开始怀疑,为什么从来没看见有动物在婆婆房里呆过,这些毛是从哪里来的。想了很久也没想出原因,就这样过了有半年,这天在村子边缘一个磨石边,几个老婆婆聚在一起摆龙门阵(讲故事)。

  其中一个就是大军的母亲,一个稍微大年龄的老婆婆先发话了,我们几个人的娃娃都吃完了,就等你何老婆子(大军的母亲),你要什么时候动手啊,我们也该补一下了。

  何老婆子和其他人嘎嘎的一笑,从他们的面孔看着很是瘆人,何老婆子讲到我最近就把他弄死,给你们打牙祭,几个人阴险一笑,就离开了,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这一次的聚会谈话尽然被大军媳妇听见了,那天大军媳妇正好在磨房里打豆子,听见外面有讲话声,就瞄了一眼外面。这一瞄就看见了自己的婆婆,她觉得奇怪,和婆婆聊天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虽然是外乡人但是也来了将近一年了。

  村里的人基本都认识,但眼前几人一个都未见过,留了点心,她就躲在里面不出声,直到人都离开,大军媳妇已经是满身的汗水,绷紧的神经告诉她得马上回去讲给大军,大军听了不但不信还骂了媳妇。我母亲怎么可能害我,你太敏感了。

  可媳妇还是一直这样讲。大军也开始相信了,一周后依然风平浪静,大军甚至都忘了自己媳妇告诉他的事情,就在他半夜上厕所的时候,他看见自己母亲的卧室灯是亮的。

  他本来想看看母亲在干什么,但是走到窗外的时候,他从屋里看见了一只很怪异的猫,为什么怪异?因为这只猫特别大,脖子上还可有那半张模糊的脸,仔细一瞧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很快整个脸都变成他母亲的面孔,身体、四肢都变了回来,大军吓得厕所也没上就回去躺在床上,惊讶与恐惧在他内心交织,惊讶的是相处了二十多年的妈竟然是猫变出来的,恐惧的是他该怎么样来处理媳妇给他说的事,现在大军已是深信不疑。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大军和媳妇下地干活,走的时候也多了个心眼,拿了一把劈柴的弯刀,快到中午,天也是灰濛濛的,这时从田边冲出一头体型较小的黄牛,直接撞向大军,大军说时迟那时快,拿着弯刀对着牛腿就劈了下去,牛的鲜血不止。

  这牛吃了亏,赶忙跑了。大军也没追,中午回家吃午饭的时候,大军回到家,直接走向自己母亲的房间,他也想看看母亲现在在做什么,只是进去的时候发现自己母亲的大腿有一个很大的伤口流血不止,隔天就死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09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3日 07:05
下一篇 2022年9月23日 08:05

相关推荐

  •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四:替死鬼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四:替死鬼      街市有鬼的消息传出半昼,的士已经从网图中认出那女鬼,便是上次错收到的片段中那位。视财如命的他,更已经把片段卖给了週刊。现在对方居然…

    5天前
    08
  • 第一次也不知道说什么

    ?第一次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现在高一 上的职高 有点走歪路 来看一下吧   处二那年冬天 我那几天刚学会吸烟2个月左右吧 反正那几天天到凌晨2.3点就醒了 然后觉得自己很清新 然…

    5小时前
    01
  • 魂笑

    ?魂笑     无意中看到这个网站,我也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灵异事件吧,长这么大也就遇见过那么一次,现在想想也没那么害怕了,先说说我住的环境吧。我家是在一个农场住,位置离县…

    2022年9月22日
    07
  • 真实的体验内心深处的恐惧

    ?真实的体验内心深处的恐惧       如果不是真的吓到,我还一直算个无神论者。自从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出现,我才不得不逼迫自己开始怀疑科学的万能。  …

    6天前
    010
  • 我相信,因为我经历过。

    ?我相信,因为我经历过。   我们学校是一所寄宿制的学医药方面学校,但是周末可以回家。可以不用住在学校,   但是我们寝室就我一个人是外地的,所以一到周末她们都回家了,寝室里就我一…

    2022年9月20日
    012
  • 我经历一场被漂亮小鬼妞跟

    ?我经历一场被漂亮小鬼妞跟   这是我第一次发帖,也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好吧,让我们谈谈去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是啊大约是2009年11月和12月,我记得有几个朋友来和我一起玩…

    2022年9月27日
    08
  • 本人亲身经历

    ?本人亲身经历   告诉大家几件我的亲身经历,绝对真实,没半点虚假和修饰。对于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我一直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即使自己也经历了这几件以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但除了疑惑,…

    3天前
    07
  • 跟大家说下我的鬼压床经历

    ?跟大家说下我的鬼压床经历   去年的时候 我拜把子大哥来我家找我玩,当时他在家的侧卧玩我的电脑  我觉得无聊就说你先玩 我去睡一觉  当时是下午1点左右吧&n…

    2022年9月27日
    06
  • 可怕的噩梦

    ?可怕的噩梦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可是非常非常的真实。我一夜竟然梦见同一个女人好几次,每次都把我吓醒。那女人穿着黄色的衣服,是古代的衣服,站在墙边,脸上没有五官,当天快亮的时候,…

    2022年9月23日
    010
  • 老家农村的两大邪地

    ?老家农村的两大邪地   我是的孩子。我们村里还有四个邪恶的地方。在村子的东面,有一户人家已经多年没住了。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它将改变一个家庭。后来,我听说房子是一位老太太死的。前…

    2022年9月22日
    01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