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农村的两大邪地

老家农村的两大邪地
?老家农村的两大邪地

  我是的孩子。我们村里还有四个邪恶的地方。在村子的东面,有一户人家已经多年没住了。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它将改变一个家庭。后来,我听说房子是一位老太太死的。前窑姐是个妓女,这意味着被砍头的人会对死亡感到愤怒。她听到午夜住在那所房子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她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她经常看到院子里的人出去看看是否没有孩子。我半夜哭着说有人碰过她。后来,一家人听到有人会看到她说,只要有更多的人,他们就可以压制她。他开了一家小店,在门上挂了一则闲话。但后来,他把房子搬到了今天。每天晚上我去那里,我都很害怕。

  我们村的医院后面有几棵大树,我母亲特别告诉我晚上不要去那个地方。这个计划把那条路封锁在离我家不远的一家医院的后院,就在几栋房子的附近,而我们的墙都是树篱。我很害怕,我问我的妈妈和我一起去,而且很晚了,我的妈妈和爸爸都睡着了,我有腹泻,我问我的妈妈和我一起去,当我到厕所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一半,我听到那三棵大树在哭,我很害怕,我问我妈妈。我听到了,但是当我害怕的时候,我闭上了嘴,看到妈妈不停地把手放在她的头发上。我问我妈为什么他不听我妈的话,但我说不出口。你怎么敢?

  记得小时候,也忘记是几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认识一个哥哥,大我3岁,学习不好但是很孝顺,我爸爸和他爸爸很好,他爸爸是个赌徒(现在不知道哪里去了)他妈妈有病,这个哥哥就一直照顾她妈妈,每天放学给他妈妈做饭,伺候他的妈妈,一直到他妈妈去世,他妈妈走后他就不上学了,爸爸又经常打麻将不回家,说实话赌徒的家一般都很穷,尤其没有了女人,小哥哥根本就没人管,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我爸爸说过他几回,可就管事几天,过后他还那样,并且越干越大,那个时候他才10几岁吧,我记得我不到10岁。

  我家住在一个小地方,前面有个大院子,我和一个小妹妹玩跳筋,他来到麻将馆的一个小地方找他的爸爸,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晚上,夏天很热,不久前他的母亲去世了。我学会了和他旁边的小妹妹一起走。太夸张了。我学的越多,笑的越开心。我不在乎他的感受。

  晚上回家睡觉的时候,我梦见一个非常贤惠的女人,告诉我不要欺负她的儿子。但我很害怕。我记得哭过。那个女人说了很多。我不记得了,所以我记得不要欺负她的儿子。在那之后,我梦见在追我。我跑到邻居家。原来我是一个人,连我的朋友都不是。现在我仍然记得我被鬼追的梦想。后来,我不知道怎么醒来。我觉得自己还在哭,哭得特别伤心。。

  在第二天,一位年轻女士说她在做梦,特别可怕,但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后来,我告诉她她的梦想,并问我父亲的母亲是什么样的。 (我以前从未见过他。妈妈,我后来意识到他的母亲来找我。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这样做了。现在我仍然尊重死者和家人,我从不敢说话。

  现在那兄弟在拘留所,放了几次,又抓了几次,算起来有20多个,前几天吃饭的时候父亲还说,小孙儿子现在在重点拘留所,不知道放多大了……”

  我不敢想想如果他的母亲没有死,他的母亲会怎么死。

    想起了我的一位朋友给我讲的  一件事,事实上是发生在我的朋友的亲戚的身上。

  导读:  事关朋友的隐私,所以我们在这里称我的这位朋友为丽。我在讲这个事件之前我觉得最好还是先说一说丽,我的这位朋友有一种能力那就是视鬼。她的所谓视鬼并不是看到那些妖魔鬼怪的形,而是看到一种用她的话来讲类似于心电图的光点似地东西,那种一跳一跳的小光点一开始她只能看到一种颜色  白色,但自从遇到了我(这是她说的)她开始能看到红的,黄的,绿的。但也就只在这四种颜色之内,只是有的颜色深,有的颜色浅,有的大,有的小虽是只是看到这样但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她除了较郁闷也开始怀疑是不是青光眼或是什么眼底病变什么的,所以赶紧去了同仁医院那种大的眼科医院去检查,结果,专家们告诉她,除了有点近视,其他的,一切  没  问  题!

  后来,她才从一位懂点的朋友那里知道,她看到的那些光点不是什么病,事实上那些光点是——灵体。对于她来说能看到灵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您试想一下,大晚上,关上灯,借着微弱的月光,那些各色各样大小不一的光点就在您身边飞来飞去跟开派对似地,您还明明知道它们不是萤火虫,您又请不走它们唯一看不到的方法就是打开灯。莉莉就是这样在结婚前通宵开灯的。她因电费而想念她母亲。

  好了,话入正题。我之所以讲这些,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有一定遗传性的。我说的就是丽的表妹。

  丽的表妹在丽母亲的老家住,那是一个紧靠城市的小乡村,丽的表妹在城里找到了一个便利店的工作,小姑娘刚刚毕业就找到了工作自是欢天喜地,但是这家店是24小时制的,丽的表妹被排在了晚上的夜班。一开始一切都很好。李的表弟每天晚上都去上班,第二天一大早就回家了。虽不属于披星戴月也是迎朝送晚甚是辛苦,但是为了那多出的薪水我估摸着她也就无所谓了

  这样一直到了冬天,她又去上班,这时候就不对了,据她的同事讲她那天一到店里就开始胡闹,又哭又闹,摔率打打,吵着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任谁哄都没有用,而且她开始不人人了,连最好的朋友都不认识了,上手就打。不幸的是,他们的经理让两个强壮的男人把她带回家,因为经理发现那个女孩和虚弱的身体真的不能阻止她。如果她在路上遇到麻烦,有人可以阻止她。就这样,他们乘出租车回到了李的堂兄家。李的表弟继续在家里制造麻烦,变得越来越凶悍,吵着要香蕉。全世界的贫穷父母,她的母亲在冬天的午夜四处寻找香蕉给女儿吃。后来有人说我在邻居的房子里发现了两个。我把它递给李的堂兄。她就像一个从未吃过八根香蕉的香蕉。

  家人看出李的表妹不对,第二天她邀请了一位在村里很特别的老太太。当时老太太让丽的表妹跪坐在对面。这时候闹了一夜的女孩目光呆滞,瘫软的坐在那里。在老太太和李的表弟之间放了一碗水,几乎满满的当当洒了出来,筷子放在碗里,一块密码压成一个圆圈。两个人都离筷子和碗远过一只胳膊,这意味着如果你想拿到碗和筷子,两个人都必须向外倾斜。

  老太太示意只能留下亲人,其余都要离开,等其他人撤离后。这位老太太从她怀里拿出十几张清单,开始阅读清单上的名字。这份清单是近年来在该村死亡的人员名单。她一边读,一边读其中一个的名字。没有任何额外的力量,一根筷子突然弹起来,掉在空中成了一个圆圈。丽的亲戚都吓坏了,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诡异了后来这个老太太将那个碗里的水泼在地上,将碗摔碎当场烧了,这才将那个鬼送走,丽的表妹也就恢复了神智自是一问三不知。

  由于丽给我讲的时候有点语意不清,具体是怎么问那鬼的我也就不知道了,只是知道当时那老太太说那鬼是一个跟人打架被人一刀捅死之人,看到丽的表妹觉得好看就跟上了那老太太替丽表妹家向鬼许下祭品吃食那鬼才走。后来,李的表弟在同年再次被附身。那位老太太用这个花招为她邀请了另一个鬼魂。老太太认为主要原因是李的表妹当时可能太老了,不适合自己的生活,而且由于她性格清淡,身体疲惫,很容易招收这些脏东西。于是他把一个小袋子放进谷粒里,放在身上。从那时起,他就再也没有被人依恋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053.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2日 09:05
下一篇 2022年9月22日 10:0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