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灵

第一次见灵
?第一次见灵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草根。如今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生活过的普普通通平平淡淡。可对于我来说看似平淡无奇的世界只是被上了一层虚假平静安乐的外衣而已,一切或许都是假象。

  我的文采并不出众,同时我只是抱着只想跟大家分享的心情分享下在平淡的我身上所发生的不可思议离奇奇妙的灵异事件。

  从小生活在乡下我,纯粹的山沟沟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外公外婆带大,用现在的话来说也是一名留守儿童。自幼我的性格比较孤僻,少言寡语,父母的离异更是对我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和心理阴影。要知道离异在城市里很正常,感情不和就这么简单罢了,可是在乡下你和你的家人会受到村里人的异样眼光和一些流言蜚语冷嘲热讽。那么自然和周边活泼开朗的孩子相比我多了些沉默反而少了些孩子应有的天很无邪和灵性。成绩呢一直在班上都是中下游来回摆动。说真的我真心不喜欢读书,对其毫无兴趣。要不是从小家人在耳边灌输着只有考上大学才能飞出山沟沟才能为这个家争光,我想我早就放弃学业了,早点去赚钱感觉比较实在。当然我和每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孩子一样都怀揣这对外面世界的美好梦想,就好比当初没读大学之前对大学的憧憬一样。但是梦想和憧憬更多的只是幻想,经过之后才发现现实的残酷和丑陋。

  对读书毫无兴趣的我,可对未解之谜和灵异事件外星人等等一切一直到现在都怀着炽热的心。当然首先也是自身对于它们的好奇吧。前面扯这么多,也只是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我的一些过去和心里。并且真切的想让大家了解明白我接下来的讲的一些事情的真实性。

  很多时候,我的一些朋友会问我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啊?我都会认真严肃的回答,我相信!于是他们都会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回答“呵,不至于把,没必要这么严肃吧,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紧接着又用一种半信半疑诧异的神情问我“难不成你小子真见过鬼?”其实每次我都知道,他们是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的,只不过都是出于好奇心罢了。然后每次我也都会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呗。同样很多时候我也会反问他们问他们相不相信,回答也都是大同小异。当然不仅仅我的这些朋友我想很多人都一样都是处于一种半信半疑。信则有不信则无嘛。

  提起这件灵异事件如今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可翻开回忆后脊骨还是一阵寒意呀。

  这件事情它要追溯到我的小学时代,对于我来说也是我体弱多病的时代。那时候在一次玩闹中出了意外鼻梁因碰撞受了伤,基本隔三差五的的经常性流鼻血,而且留得非常多。因此体质自然也很虚弱了。流鼻血直至伴随我渡过了小学。那时候我读小学3年级。在乡下镇上的一所‘官田完小’就读。曾经这所小学也是相当的热闹繁华,周围所有村子上的孩子都送到这所小学读书,甚至我的妈妈舅舅那一辈都在这所小学上过学。可是偏偏到了我那一届整个学校人数不到50人了。学校原本是没有住宿的,后来因为学校实在没人也招不到生。很多父母打工回来就将孩子送出去读书了,还有一些直接就不读了,不读书在乡下的一些腐朽的传统思想的影响下也很正常了吧。

  由于学校考虑到学校距离学生家路途过于远,孩子放学回家父母务农也不方便来接小孩,并且学生放学回家不安全第二天上午也很难赶到上课等种种原因。于是学校新增晚自习,每天晚上的六点到八点好像,具体时间也记不得了。学校将一些空下来的教室其中两间改成了集中营式的集体大宿舍,分别是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间大概可以睡下20几个人。学校整体布局俯视像一个“h”。顶端是食堂,是学生拿着那种老式的铝制饭盒盛着米蒸饭的地方。左边则是教室。右上角,夹角两边则是宿舍。右边是一些空下来的几间教室。中间是一块黄土地操场,一下雨就是满地泥泞坑坑洼洼的。平日里尘土飞扬,不过我们并不在乎这些照样在里面玩的不亦乐乎,它也是我们所有学生课间娱乐玩耍的不二之选,因为即使上课了也能立马冲进教室。

  然后这件灵异事件确切时间由于太过于久远也已经记不清。

  我记得那天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我和班上的一位同学吃完饭于是被他拉去加入了操场上正在玩抓人游戏的同学的行列。过程很疯狂很刺激,满学校的跑着跑着,都不会觉得累,也很开心。开心的时光永远都过得那么快,在我们跑来跑去的同时时间已经在飞速的流逝。没一会天就黑下来了,当我停下来气喘嘘嘘的时候也不忘抬头看看天空,这是我的习惯动作我喜欢看天空,至今如此。乡下的夜晚的天空在我记忆里是永远都不会磨灭的,它依稀浮现在我的面前,天空永远都是那么的美丽,条条银河像丝绸,颗颗星星似钻石。

  就在我看着天空的时候,一阵尿意袭来。回过神操场上已经没几个人了都已经回了教室。于是我急急忙忙的跑去上厕所,一想太远了又太黑了我一个人又太怕。可是马上就要上课了要来不及了,于是慌忙中冒出个点子,只好就在寝室门口的那根柱子的背面的马桶里上厕所。我先看看四周有没有女生,在皎洁的月光的照耀下巡视一翻之后开始上厕所。好久的一泡尿,在着接手的过程中我怕有女生从宿舍出来,于是我侧过脑袋看看女寝有没有人出来,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个看不清脸黑漆漆一片的或者说根本没有脸的人,当时我无法确定是不是人,但在月光的照射下我又可以确定它的身体轮廓透明的隐隐约约的,并且可以感觉的它是短发就是那种平刘海周围只到耳朵那里的短发。我能够感觉到它从女生宿舍慢慢出来,整个画面就像一副画门框是画框,仿佛它就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并且我确定它在慢慢的向我靠近我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我本可以撒腿就跑的,但感觉两只脚就是不听使唤,就好像被它迷到魂一般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看着它靠近一样。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我可以更加确定了它是透明的,没有脸,胸口看得到肋骨!!我的天,肋骨啊同志们!!我瞬间感觉被石化了。我的头皮感觉有上万个蚂蚁在爬一样,它没有脚啊它是悬浮漂移的啊同志们。

  倒吸一口凉气,它还在向我靠近,我趁着最后的一点意识,意识到再不走就完蛋啦。于是马上裤子一提尿没拉完撒腿就往教室跑去啊,感觉从来没跑那么快过啊简直健步如飞。他娘的,撒个尿都出这样的事真的是倒了血霉了,到了教室我跑到位子上惊魂未定的我一句话不说老师同学问我怎么了我也一声不响。我草差那么一丁点老子就要在教室尿裤子了,还好能憋住。之后当天晚上我就发烧了。听同寝室的同学说,我睡觉的时候又哭又叫的还说梦话,弄得他们也没睡好。反正第二天我因病请假了一个礼拜,可以说高烧不退僵持了一周差不多。

  这就是我的一件童年鬼事,我遇到了它,我还和它近在咫尺一般。

  你问我信不信有鬼,我当然信啊…我相信鬼魂的存在,并不是因为我遇到了它我才相信,因为你要明白世间万物有因有果,它“多元化”很奇妙,你不能被你的肉眼所蒙蔽,要懂得用心去感。你所看到的平静它其实并不平静,你所看到的所谓的现实也许也只是一副假相。上演的也只是一出画皮般的闹剧。相遇我相信是冥冥中已经注定的,是悲是喜早已注定。冥冥中也是一种缘分,我没有因为遇见而断送了性命,而是吓出了一场病,这就是喜。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这件事和大难不能同等定义,其实你要知道并不是死了就是大难,对于我来说就是大难,害不死你也要吓死你啊。然后这后福呀就是我能把我的故事进行分享。让大家感受我所感受想我所想。有时候我在想,也许这一次遇见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次机遇,一次与死亡对视的机遇,一次让自己懂得珍惜生命的机遇,我想我应该庆幸,这种机遇中国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呢。并且很多人就这么平平静静平平淡淡的死去了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丝的凤毛麟角,没有一次生活上的戏剧般的高潮。而我却可以看的这么完整,我应该值得高兴吗?这就是平淡的生活平凡的我,背后不“平凡”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文采不是很好,还是希望大家支持!

  九广铁路广告闹鬼事件:导演深夜看电视重播旧片,发现九广铁路广告出现以下的画面: 7小朋友肩搭肩玩火车游戏,队伍中最后多了一人………不久后,被搭肩的小孩死了…………….广告马上停播,但是媒体还是轰动了很久……

  这个事件网上有一段很长的故事,在这奉上故事链接北京330公交车灵异事件。对于事件的真实性我其实有些怀疑。毕竟事情发生远在1995年,而当事人其实只有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小伙子,当时如果事发,媒体是肯定不会大肆以鬼怪之说报道此事,那么这个事件能如此详细的呈现出来,就让我不得不怀疑其中编造的可能性。不过见仁见智,大家心里自有评断。

  这个案件是令我非常震惊一起暴力虐杀案,死者不仅受尽百般折磨致死,杀人的变态还将尸体放血分割,并将头部烹煮之后缝在一个HelloKitty的公仔里。这样的变态杀人狂实在令人发指!

  三名行凶者陈文乐(案发当时33岁)、梁胜祖(案发当时26岁)及梁伟伦(案发当时19岁)出庭应讯时,其中一人听到控方述说女受害人被虐打的情况后,竟然发出嘻笑声。香港法官阮云道于2000年12月6日判案时形容:“被告丧心病狂、残忍、冷酷无情、堕落、暴力及恶毒,并非人类对待人类所能做出的行为。”

  2000年12月6日,陪审团以六比一大多数作出裁定,三被告谋杀罪名不成立,误杀罪名成立。法官阮云道决定以最严厉的判刑,判处3人终身监禁。2003年,该案件被香港人选历来最轰动案件中第四位,仅次于1982年的雨夜屠夫、1974年跑马地纸盒藏尸案、及1992年至1993年的屯门色魔案。此案件于2000年被改编成电影《人头豆腐汤》(There Is a Secret in My Soup)、2001年《烹尸之丧尽天良》。女死者樊敏仪在1999年4月中遇害,当时她年仅23岁,欠下首被告陈文乐一笔债款未还。主控官指出,1999年3月17日,陈文乐指使梁胜祖和梁伟伦,从樊某的住所强行将她带走,带到尖沙咀加连威老道31号三楼陈的住所内囚禁。死者在禁锢期间,先后被3名被告拳打脚踢,10多天后,樊某终因不堪虐待死亡。死者死后,被告3人将尸体肢解,将头颅烹煮后再放入一个公仔软垫内,其余部分弃置在区内垃圾箱,残骸已被运往垃圾堆填区。

  警方在案发后一个月得知可能有人被害,入屋调查,仅在檐篷外寻获一个装有腐臭内脏的胶袋,又在屋内一个Hello Kitty公仔软垫内,找到一个头颅骨,至于其他肢体,相信已被人当作垃圾丢弃。法医官不能确定死亡原因。3名被告(一)陈文乐,34岁;(二)梁胜祖,27岁;及(三)梁伟伦,其中一名男疑凶被押返现场重演案情其中一名男疑凶被押返现场重演案情。

  21岁,在1999年3月17日至4月中旬,将案中任职舞女的死者樊敏仪(23岁),禁锢在尖沙咀加连威老道31号一个单位,然后将她毒打致死。被告为了毁尸灭迹,将尸体放血后碎尸,肉身、内脏及头遭烹熟,然后弃置在不同地方;头部更被缝合在HelloKitty公仔内,尸身及内脏则遭弃置。死者惨遭毒打火烧灌油。据控方特赦证人、即案中第3被告的15岁女朋友在庭上作供,指女受害人被禁锢期间,几乎每天都被毒打,被打至头颅出血。而第3被告梁伟伦曾连续向樊身体踢了50下;及又见他与第2被告梁胜祖用火机烧饮管,将熔液滴在樊女脚背,以致她严重灼伤;而为了不让死者撕开结痂,梁伟伦将樊女双手绑在天花板一个架上。女证人又供称,有人曾灌受害人饮生油;有人用木棍在她的伤口上下擦,女证人亦将辣椒油倒在受害人伤口上。第2被告梁胜祖又向受害人小解,将尿液射在受害人口中。到了禁锢后期某一个晚上,发现樊女在厕所内奄奄一息,首被告陈文乐用火机烧她小腿,见她尚有反应,女证人于是未有留意。死者被杀后遭放血碎尸。女证人又指,樊女死后,3名被告将其放血碎尸;肉身、内脏和头颅均遭烹熟,当时她还被吩咐煮面吃;女证人与第3被告梁伟伦,曾先后3次将藏有死者尸身的垃圾胶袋,放进垃圾车内弃置。其后邻居由于不堪恶臭,决定报警;警方于1999年5月26日联同法医官到现场调查,并于檐篷发现一袋载有心脏、肝肠及肺部的白色胶袋;根据次被告向警方表示,由于警方曾到上址调查一宗强奸案,为恐被发揭发命案,3人遂于慌忙下将胶袋弃于檐篷。法官审阅过三名被告的精神及心理报告后,总括三人均有精神变态倾向,在精神不稳情况下犯案,对于公众构成高度危险,为了保障公众安全,判处三人终身监禁,至少服刑二十年。

  2009年11月5日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纪绿从江北赶回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为上住读的儿子送钱。家里正门、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早已死亡。男孩家中离奇死亡  匡志均是匡纪绿的独子,是东泉中学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刚13岁零13天。

  匡志均的遗体摆在堂屋正中,身上盖着一床红被子。除了一间正屋,还有两间偏房和一间灶屋。后门就在灶屋里。孩子平时在楼下正屋大床上睡觉,床旁的屋梁,竟是孩子的最后归宿。

  屋里地上到处是衣服和杂物。孩子用过的课本、作业本,散乱地放在床上、桌上。两包方便面,吃了一包。电子表、书包、计算器、手机、光盘等孩子的遗物留在床上。书包里还有32.5元钱。匡纪绿说,警方和法医已在5日晚对儿子进行了解剖。因此,孩子从头部到腹部,都被线缝着。

  匡志均遗体额头前有一个小孔和不重的外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此外没有任何伤口。死者身穿红裙子

  匡纪绿说,前几天他的手机坏了,跟儿子联系不上,5日中午12点多钟,他回家为儿子送饭钱。平时进出的大门和侧门却怎么都打不开,他绕到后门,后门虚掩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家里一片狼藉,娃儿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走进正屋,灯还开着,匡纪绿一眼便看见,儿子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裙子上还别着白花,全身被绳子扎扎实实地捆着,两脚之间,挂了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双脚离地几厘米,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儿子全身冰凉,早已死亡。

  匡纪绿41岁时才得了这个儿子。眼前的情景让他傻眼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家人不相信孩自杀很快,巴南区刑侦队的**赶到。5日晚,市**局的**和法医也来了。

  匡纪绿说,**把儿子从屋梁上放下来,脱去他的红裙子,发现儿子贴身竟然穿着他堂姐的游泳衣,儿子自己的衣服一件没穿。

  匡纪绿说,法医告诉他,初步判断,儿子是在48小时内死亡的,也就是11月3-4日。儿子身上,除了多处深深的勒痕外,几乎没有外伤。法医带走了儿子的内脏等物,回城里解剖。

  昨天,孩子的妈妈辜登会在记者面前,已没了泪水,她说,自己和丈夫都在江北区打工,家里就儿子一人。平时,每个周末儿子都回江北和他们在一起。因为10月24日儿子回来时,他们给了儿子几百元作饭钱、资料费等,儿子就说下周11月1日不回江北了,要自己回农村老屋。

  辜登会说,平时,家里的后门从来不开,都用两块大木板挡着,外加一根钢筋。儿子死后,大门、侧门关着,后门开了,两块大木板和钢筋被放在门的左右两旁。

  匡纪绿说,儿子与他们最后的日子里,他一点都没有异常的表现。“我们不相信他会自杀。”孩子生前没有怪癖匡志均邻居王伦琴对记者说,匡纪绿全家都很老实,平时对人也友善,从来不和别人发生纠纷,匡志均平时少与人说话,害羞得很。从不主动招呼人。娃儿啷个就突然死了,全村人都觉得太怪了。

  70岁的邻居邓先碧说,匡志均平时贪玩,成绩不太好,但人和他妈、老汉一样,老实得很,从不招惹哪个。以前也从没发现他有穿女孩衣物的怪癖。男孩死亡的三大谜团

  昨天,死者父亲匡纪绿说,**和法医对儿子有三个不理解:

  1)男孩为何穿着红裙子、游泳衣?

  2)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

  3)死者双手、双脚有非常专业的打结。

  这个事件是由一起空难引发的一些列悬疑事件当时还有一些电视台做了相关的节目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段录音也说不清是恶作剧还是怎样,留下来的录音真是越听越悬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13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4日 04:05
下一篇 2022年9月24日 05:05

相关推荐

  • 童子眼

    ?童子眼        看了玄德居士讲的故事,我想起以前我老妈给我讲的一件发生在他们学院的故事。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据说那时我还很小……我妈妈…

    11小时前
    02
  • 我男朋友被女鬼跟着

    ?我男朋友被女鬼跟着   只能说是我前男朋友吧,呵呵,都已经分开1年多了。。不多说闲话 ,转入正题吧。   3年前,那次我在回老家过年的时候认识了我男朋友 后来2个人就在一起了。但…

    5天前
    08
  • 真实的灵异梦境

    ?真实的灵异梦境   那是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继父身上真实的梦境!当时继父在东北辽阳一个国营煤矿工作,因煤矿技术落后,矿领导决定派几个技术员工到抚顺一大国营煤矿去取经!继父有辛和同…

    2天前
    04
  • 一名退伍军人的名誉担保内容灵异事件

    ?一名退伍军人的名誉担保内容灵异事件   晕,用手机发了半天才知道发错了,呵呵,不好意思了,如正题吧。   当我从小学毕业时,我还在暑假。我们在武术中更受欢迎。当然,作为一个男孩,…

    2022年9月20日
    07
  • 碰见送葬车梦见老太太

    ?碰见送葬车梦见老太太   这是我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那时候也小三四年级吧,有一次和妈妈出去,正好碰见送葬车了,还看见上面的棺材了.   我还问妈妈那是干嘛的,妈妈比较迷信,害怕碰…

    1天前
    03
  • 听邻居说的亲身灵异事件经历

    ?听邻居说的亲身灵异事件经历   也是以前听邻居说的两件。   1、第一个是住在我家前排的,我应该叫他大娘,我想农村这样叫的应该很多吧。   她和我妈聊天说到了一点诡异的事,我就接…

    2022年9月20日
    015
  • 打鬼(真实鬼故事)

    ?打鬼(真实鬼故事)   这个事情发生在80年代初,当时卖点东西都是靠人一脚一步挑着扁担去集镇,我隔壁家的老王一天挑着扁担想去集镇卖,路过镇上的许愿树时,他听说许愿树很灵验,只要有…

    2022年9月21日
    08
  • 半夜的叫声

    ?半夜的叫声     2004年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作为家里长女的我,感觉天像塌下来一样,心里的悲痛是难以言表的。在我们当地有个风俗,就是孩子出生时如果父母亲有一个是31周…

    2022年9月26日
    08
  • 西贡有结界?王福义修路「破界」拒鬼古损郊野

    ?西贡有结界?王福义修路「破界」拒鬼古损郊野      要谈王福义有多爱郊野,可由山中的鬼怪之说,甚至西贡「结界」传闻说起……   西贡「结界」自2005年的丁利华失踪案,传到去年…

    2022年9月27日
    010
  • 千万不要得罪算命先生

    ?千万不要得罪算命先生   第一件:   我在北京郊区农村,2000年以前经常有算命先生走街串巷。他们大多数是盲人,吹着笛子,手里边的拐杖就是他们的眼睛,走走停停的,因为相对新奇,…

    5天前
    0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