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同路人

幽灵同路人
?幽灵同路人

  幽灵同路人

  离老家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有个人去外村吃酒席。他吃完酒席后,又在主人家里面摆了一会龙门阵(闲聊)后,就起身准备回家。吃酒席的地方离他家还有三个多小时的山路要走的。他翻了一个山头后,就远远地看见前面有个人在往前走路。这个人正愁一个人在路上走闲得很无聊呢,于是就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边走边喊,想把前面那个人给追到一起走说说话,这样一个人走山路也不觉得寂寞了。但是,奇怪的是,赶了很长一段路,前面那个人还是没有追到。他走快时,前面那个人就走得快;他走慢时,前面那个人也慢了下来。追了一会儿,前面那个人就一下子不见踪影了。他认为那个人肯定是拐弯去了某个地方,所以也没有在意,仍旧无聊地一个人往前赶路,因为天已经是快黑了,不加紧赶路的话,就要走夜路了。

  终于离村子不远的地方,他松了口气,脚步慢了下来。无意间的回了下头,这一回头把他给吓了一跳:因为他看见刚才在他前面的那个人不知怎么的走到他后面去了,而且由于距离近了一些,他这才发现那个人的装束十分奇怪:厚厚的绿棉军装紧紧地裹在身上,头上带着厚厚的雷锋帽,帽子上还别着一颗红五角星,走路既笨拙又轻松。笨拙的是那个人穿的那么厚,按理说走不快的;轻松地是看他的步伐,却又是非常地轻松。他跟那个人打了个招呼,但没有得到回应。他停了下来,一直盯着那个人,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但是由于此时天有点暗,再加上那个帽子,那个人路过他跟前时,他什么也没看清楚。只感觉那个人的脸和周围的似明非明,似暗非暗的暮色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色。不知怎的,他突然打了个寒战,顿时有点害怕。他站在那里半天没动,等那个人好像过了村子后,他才飞一般的跑回了家。

  第二天,他女儿一早上山去砍柴。快到中午的时候就有人来告诉她,说她女儿上山的时候不小心从山坡上掉下去摔昏了。他赶紧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了附近的乡村医院去检查。医生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回家休息休息就会醒来。但是回家后,过了一天多,她女儿仍然昏迷不醒。其后他又三番两次的请医生来检查,但是都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 但是他女儿仍然像植物人一样昏迷不醒。在农村,求助不了医学时,就只好求助于神学了。没办法,他请了别村的一个阴阳先生来看看他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并把他女儿摔倒前几天发生地事情都跟阴阳先生说了。阴阳先生听完他的叙述后,又用罗盘什么的算了算,然后对他说,他女儿遇邪了,是他那天吃完酒席后不小心把一个当兵死掉的鬼给带到他家里来了。那个鬼生前没有结过婚,想讨个人做老婆,因此就看上他家的女儿了,想要把他女儿的魂给带走。后来,据说阴阳先生,做了个纸人,又把他女儿的头发剪了一缕绑在纸人上,又在她的中指上割破取了点血洒在纸人身上。念了念符,把纸人给烧了。就在纸人烧了不久,他女儿就奇迹般的好了。

  朋友说,当你一个人人烟稀少的地方走路时,千万不要贸然对你前后的人打招呼,想一同搭个伴走路什么的。因为,那个人不一定是人的!

  难的鬼差

  我认识一个朋友的朋友一直在外面打拼。前几年,他父亲突然病重,家里让他马上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一路上他马不停蹄,因为听他母亲说,他父亲已经病入膏肓了,希望见他最后一面。终于在那天下午的时候,他赶到了家里,幸而他父亲虽然处于弥留之际,但是还能认出他来的。他父亲吃力地向他招了招手,于是他走上前去,等父亲给他说最后的话。奇怪的是,开始他父亲还喃喃自语的,他什么也听不清楚,后来他父亲的话语渐渐的清晰了起来,而且容颜也开始有了光彩。家里面人认为是他父亲回光返照了,可能马上就要走了,于是都在暗暗的哭了起来。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他父亲给他说了一阵话后,然后就说,他饿了,要吃点饭。家人连忙给他端了点饭来,他父亲把那碗饭吃了后一下子又陷入了昏迷之中;屋里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要死了的时候,他父亲又清醒了过来,然后又开始像正常人一样说着话,但没过多久,又昏迷了过去。如此反复了好几次,但一直都不落气。家里人觉得有点惊讶,赶忙把附近的一个阴阳先生给请了过来,问是怎么回事?阴阳先生在他父亲的屋里面转了转,掐指算了算,然后看见了站在屋门口的我朋友的那位朋友,于是对屋里人讲是,是他的阳气太重,使得那些勾魂的鬼差无法进入到屋里来勾走他父亲的魂,所以他父亲就既不能马上掉气,也不可能完全清醒过来。阴阳先生劝我朋友的朋友离开那个屋一下,但是他不舍得他父亲离开,于是就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就要天亮了,这个时候,所有在屋里面的人都听到了,他父亲所在的床的屋顶上响起来一阵砖瓦翻动的声声,间或夹杂着铁链子拖在地上所发出的“哧哧”声,而且明显的看到一阵阵灰尘从屋顶上掉了下来。没过多久,他父亲就落气了。在他父亲刚落气不久,他们家的鸡就开始打鸣晨叫了。

  后来,听他家里人说,可能是他阳气太重,鬼差从门口进不了屋,只好从房顶下去了。不然,天一亮,而勾魂任务没有完成,这些鬼差就吃不了兜着走,无法向阎王交代了。

  转帖

  要好的玩伴

  我一个同事所住的镇子里面有个小男孩,跟住他隔壁的一个大他几岁的男孩关系特别好,经常在一起玩耍,因此双方父母也关系比较融洽。有时候,小男孩父母外出办事时,也都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隔壁的人家,让那个大点的男孩带着他玩。但是后来那个大男孩突然得疾病死了,两家的大人都非常伤心。但是这个小男孩却一点都没表现出来一点点的感伤,仍然每天吃完饭跑出去疯玩。他父母就很奇怪,自己的孩子怎么不懂得一点感情呢。于是就说他隔壁哥哥死了,他为什么还是那么每天兴高采烈的呢。小男孩一脸的茫然:死了,没有啊,隔壁哥哥仍然天天跟我玩呢。他父母一听,脸都吓白了,连忙把自己的孩子关在屋里,不让他出去玩,并且在自己大门口挂了一面镜子辟邪。小男孩被关在屋里后,天天吵闹说要出去跟隔壁哥哥玩,说跟隔壁哥哥约好要去某某地方玩得。但是他父母那里肯让他出去的。一连关了好几天,看见自己的孩子再也没有嚷着出去了,于是就慢慢的放松警惕了。有一天,小男孩父母要出去办点事情,但这次再也不敢把小孩留在隔壁家帮忙照顾了,于是就把小男孩一起带上了。办完事情回来的时候,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的小男孩突然说,妈妈,隔壁哥哥在前面招手,让我跟他去玩,你们停车,我下去跟他玩一会儿就回来。正在开车的他父亲一听见这话,就立马刹车,想问个究竟,但是由于刹车太快,汽车一下子不听使唤的朝马路边撞去,一下子撞在路边的山坡上。不过坐前排的大人都没有什么受什么伤,等他们从撞车中回过神来时,竟然发现坐后座的孩子不见了!两人赶紧从车上下来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小男孩竟然跑到车底下去了,被车碾成了两半,早已经死了。

  或许,是“隔壁哥哥”跟这个小男孩关系太好了,所以要带小男孩到下面去,仍旧一起玩耍!

   树上的鬼小孩

  曾有一同事,其龄大吾些许,但胆甚小。每见我看鬼片于电脑上,则避而旋走。吾怪之,问其原因,不答。再三,乃曰:他曾撞鬼尔,故而敬而远之。问其详,良久,才道。吾甚惊讶,此事已过30年,他记忆尤清,足见此事不虚也。故,我记录于此。

  同事小时候的家在西安市长安县的一个农村里面,他说他现在还记得那是他们村子的样子:百来户人家稀稀落落的散落在山凹里面,中间夹长着几棵果树。那是他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是个秋天。他在村子里面跟小伙伴们在外疯玩的时候不小心给冻感冒了。他妈给他喝了点姜汤,但还是不见好,而且越来越重了。他妈着急了,就赶忙找了根背带(山地地区用来绑小孩到大人背上的宽布条)把他拴在背上,就急急忙忙的往市里面走去。她妈刚背他走出村口,他随意的往四处张望了下。突然他一下子尖叫了起来,因为他看见村口的那株核桃树的树枝上,赫然蹲着一个跟他大小差不多的男孩,穿着白色衣服,从他一出村口,就死死地盯着他,两只眼睛一动也不动的(晕,怎么像《咒怨》里面的镜头)。他妈被他撕心裂肺的叫声吓了一跳,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那株核桃树上坐着一个男孩一直盯着他们。她妈回头看了一下,但是除了光秃秃的树干,什么都没有看见。但她知道自己的小孩是不会说谎的,于是脸一下子的刷白了,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头也不回地朝村外跑去。经过这一吓后,同事说他一下子在医院里面输了十多天的盐水,才慢慢的恢复过来。从此以后,他从来再没胆子单独一个人走出村外过,直到那棵树在村子扩建时被砍伐掉后。

  他说,从那次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蹲在树枝上的鬼小孩,但是他却一直忘不了那双眼睛,充满了杀气和怨恨。他说他直到现在一想起当时的场景仍然头皮发麻。或许那个鬼小孩是想让当时生病的他做替身吧,只是我同事有点福大命大,躲了过去。

  本兵鬼影

  阿姨老家的村子在抗日战争期间曾一度被日本人占领过,在村子的东头的一个山头上曾经修了一座炮楼。现在这座炮楼的遗迹还在的,一些残砖断瓦的存在还表明着这个村子以前遭受的侵略和屈辱。在这个山头的西南面的下边就是一块荒地,现在长满了杂草,以前据说是日伪军的一个操练场。

  不知从那个时候开始,这边就开始有一个怪现象,每到天气阴冷潮湿且没有太阳光的时候,就在那片荒地上,就传出军队练习队列的声音,而且村子里面还有许多人亲眼目睹过,说看见过许多模糊的影子在荒地上进行前进、后退,刺杀等队列练习,而且目睹着对其中的一些清晰的影子的所穿服装进行描述,人们发现那些影子的穿着跟当时日军的穿戴是一模一样。不过在青天白日的时候,那边却是什么都没有的。阿姨说,那块地方现在是村子里面的禁地,一般人都不敢去那边。最近几年的关于那边的目睹日本兵鬼影的事件要少一些了,但也不能说就完全没有了。

  这个故事,如果日本兵的冤魂在作祟的话,那肯定就是所谓的什么大地如同照相机一样,会在特定的情况下,把当时的事情一一回放出来的原理了。无论怎样,这种事情如果让谁碰上了,肯定还是非常害怕的。

  亲历事件4

  在我眼里面,我婆婆(奶奶)是个很传奇的人物。当年她凭一己之力把我爸和三个姑给养大(我爷爷据说是好吃懒做的人)。而且她当初做了一个非常重要而又胆大的决定,就是把整个家从深山里面迁居到城镇里面,尽管有好多年我们家一直在城镇里面颠沛流离,但现在都好起来了。比起那些仍在深山农村里面的人而言,我们与他们的生活已经是天差地别了。因此我一直隐隐的有个冲动,那就是从我婆婆写起,想写出整个我家族的家族史的小说出来。哈哈,扯远了。

  我婆婆见识非常广博,上述的大部分故事都是我婆婆给我讲的。而且她自己也曾经见过鬼火的。因为当时住在山里面时,房屋的坐立位置都是面山靠山的。说是那次,她晚上出去抱柴火时,就看见对面不远处的山上游荡着一缕鬼火,蓝幽幽的,从这个地方跳跃到另外一个地方,把我婆婆吓得够呛。抱着柴火是一步步地倒退回到屋里的。鬼火,现在的人都知道是磷自燃造成的。但是,即使知道这个原理,我如果遇到的话,也会吓得哆嗦的。现在我要写的是我婆婆一次见通灵的人的所见所闻,因为那次是我跟她一起去的,所以我记得。

  那时我大概还在读小学。有一次烟灯坡(音译,老家那边的一个村子)有户我们认识的人家办酒席,邀请我婆婆去吃酒,我婆婆就把我带着一起去了。由于烟灯坡离我家还挺远的,所以吃完酒席后,就准备住在那户人家那。到了晚上的时候,婆婆就和一些人开始聊天,听说某某比较有名的女端公也来吃酒,住在这里。于是就找到那个人要求她给我婆婆算下命。那个人也答应了。我记得我们当时坐在堂屋里面,堂屋比较大。正对门的为上座,有一方桌子,桌子旁边各有一把椅子。那个女端公就坐在其中的一把椅子里面,我和我婆婆在在堂屋两边的板凳上。由于那个时候农村还是用煤油灯的,所以光线不好,我始终没有看清楚那个女端公长啥样,不然,凭我的记忆,我现在也肯定能记得的。只见那个女端公端坐在椅子上,把旁边的一杯茶(我猜的)给端了起来喝了几口,然后就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没过多久,就开始浑身发颤,然后就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上。这时有个人上前去把她给扶了起来,把她按坐在椅子上。我这时吓得一直抱紧我婆婆的手臂。那女端公就坐了一会儿,就开始说起话来。她说话的声音我觉得十分奇怪,又像是在说话,又像是在唱歌。说实话,我是一句也没有听懂。我转头看了下我婆婆,她却泪流满面,看样子她却听得很明白。讲了好一会儿,然后那个女端公又开始浑身发颤起来,又晕倒了一次,再起来之后,就跟常人一样了。但是,我却没有胆量走进她看一下。后来听我婆婆说,那个人讲的是她的坎坷一生,说得都是对的,所以她才忍不住流泪哭泣。

  哎,现在我婆婆年纪越发大了,好多故事我记不清楚前因后果时,就想问问她,但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希望我婆婆她老人家长命百岁吧。

  转帖

  我在北京认识一个朋友的朋友,她的母亲在前几年去世了。在修建坟墓的时候,按照河北当地农村的习惯烧了许多纸做的家电给她母亲,比如电视机、电冰箱、小汽车什么的,意思是让去世的亲人在阴间也能享受到高档的生活水平。

  在她母亲去世的第二年,有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母亲风尘仆仆的来到她北京的家里面,进门后就说,她家好远啊,她走了好长时间才来到她们家里面。她觉得奇怪,就问她母亲,不是给她烧了好几辆小轿车吗,她可以开小汽车来她家的,为什么要走路从河北到北京呢。她妈一脸的不高兴对她说,她看见过她母亲生前开过小汽车吗?给了送了好几辆汽车一点用处没有。我朋友就连忙问她妈,那给她送个什么代步工具过去。她妈说,三轮车倒是很快,但是在土地路面上走不快,还不如送辆自行车呢,又方便又轻省,去那里都可以带上。然后她妈和她有聊了点别的什么东西。第二天起床后,我那个朋友只当是个梦,也没把它当回事。只是在吃午饭的时候,半开玩笑的把头天晚上梦见她妈时聊的东西给她老公讲了。她老公一听,异常惊讶,因为他头天晚上也梦见了同样的事情,只是他也没把它当回事,所以也没讲。这时,她才知道,这远远不仅是一个梦那样简单。于是,在一个周末,就和自己的老公回到了河北老家,在她母亲坟前烧了几辆纸自行车,是那种老式女士自行车,因为,她母亲生前就骑的这种。

  从那之后,朋友再梦到她母亲的时候,她母亲都是高高兴兴的,在也没有说路途遥远的话了。

  纸牛

  这个故事发生在河北易县的西北涧村。西北涧村和上面那个故事中的东北涧村中间,就是那条著名的易水河。

  说是村子里面有个姓张的男的,平时喜欢占点小便宜。他在自家的麦田边上看管着奶牛,防止奶牛伸出头去把麦苗给吃了。天到傍晚了,他正准备把奶牛赶回家时,突然看见在自己麦田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只小牛在吃麦苗。他生气极了,赶忙跑进田里把牛给赶了出来。那头小牛一赶出来,就跑到他家的那头奶牛肚子下边吃起奶来。这个人赶了几次,都赶不走。突然他心头一转,因为他知道村子里面没有谁家生养着小牛,这头牛一定是从外村跑过来的,何不把它神不知鬼不觉地牵回家去,自己圈养着。这样一想,他就不再驱赶了,赶着奶牛和那头小牛急忙往家走。说也奇怪,那头小牛也就一直跟着奶牛到了牛圈里面。等两头牛一进屋,这个人一下子就把牛圈门锁好,便回屋兴高采烈的告诉他老婆,他今天捡了一个大便宜。

  第二天早上,他乐滋滋的来到牛圈边,打开圈门一看,竟然发现自己的那头奶牛已经死在了牛圈里面了。而那头小牛却不见踪迹,他四处寻找,最后只在奶牛的肚子旁边找到了一张白纸剪成的纸牛。原来,他头天晚上赶回家的那头小牛,仅仅是人家坟前用来拜祭的纸牛而已,只不过被风吹到他家的麦田中去了。

  诡异的书包

  我以前在北京上学时带一个小孩的家教。小孩的爸爸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我叫他孙老师。小孩的妈妈我叫阿姨。由于她们当时对我很好,所以我后来毕业后也经常去她家串门,因此对她们家比较熟悉。

  说是她们家小孩刚4、5岁的时候,她爸爸在河北沙城一家矿山做项目,阿姨把小孩带着一起过去看望孙老师,住在公司为他们准备的宿舍里面。孙老师一天早上去现场勘察完数据,准备回屋的时候,在矿山井口的草丛里面发现了一个新的漂亮的小孩书包。孙老师想着肯定是附近的某个小孩丢下的,于是就把书包捡了起来。回到住的地方后,问了周围几个认识的人,但是都不知道这个书包是谁家的小孩落下的。孙老师也就没有再花时间打听,就顺手的把书包放在了宿舍的窗台上。吃完晚饭后,孙老师又出去忙碌了,剩下阿姨在屋里哄小孩睡觉。开始小孩还好好的在自己跟自己玩,没过一会儿,就哭闹起来了。阿姨赶紧把小孩抱了起来,问她怎么了。她说有个男孩一直看着她,她害怕。阿姨把周围看了一下,没有看到什么男孩。认为小孩看花眼了,于是就对小孩说,乖,没有什么男孩在看你,睡觉啊,说着就把小孩的眼睛给蒙上,强迫她睡觉。但是小孩还是哭闹个不停,说闭上眼睛还看见有个男孩在看她,说那个男孩就站在床头上一直盯着她,还把男孩的摸样给她妈描述了下。阿姨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就发毛了,赶紧把小孩抱出屋去找孙老师去了。后来孙老师到处打听,周围有人告诉他说的确以前附近有个这样模样的男孩的,不过已经在几年前得病夭折了,而这个书包可能就是小孩生前的玩具。最后,孙老师在当地一个老人的建议下,把书包用醋浸泡了下,然后放到炉子里面给煅烧了,之后,小孩才能安稳的睡觉了,而再也没有说什么有小男孩盯着她的话了。

  不过,孙老师到现在还觉得奇怪:按理说,那小孩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他的书包怎么还那么新呢?而且书包是怎么又掉在井口的草丛里面呢?不过,这恐怕又是一个永久的谜团了吧。

  在二三十年前的南方山区农村,一般生小孩是不去医院的(那时的人们哪里有闲钱去医院生小孩啊)。所以,生孩子的时候就去请接生婆。接生婆,是那个时候专门从事接生、安胎等工作的特殊人群。现在其实有些比较落后的地方也还有接生婆的,但比起那几年可是少太多了。这个故事,就是我一个老家在陕西汉中的朋友讲的,而故事发生地,就是他老家的那个村庄。

  说是在我朋友还小的时候,村子里面有个接生婆。这个接生婆的接生技术很好,而且颇有医德,因此在当地还颇有些小名气。有一个傍晚,接生婆一家人正在家里面吃晚饭,这是突然大门想起急促的敲门声。接生婆去开了门,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轿子,周围站着几个轿夫。敲门的是个40来岁的中年人,气喘吁吁的对她说,他家里面有人要生小孩了,请她立即上轿去帮忙接下生。一听见这话,接生婆赶忙放下饭碗,背起自己的接生工作箱,跟自己的丈夫孩子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急急忙忙上了轿。一路上,接生婆坐在轿子里面一直纳闷,她怎么也想不出来,附近有哪个人家这样阔气,竟然用轿子来请她去接生(用轿子请人做某事,是被认作非常高的礼遇了)。不过既然别人用轿子来请,那就待会要用心帮人家才行。接生婆这样想着,没过多久,轿子就停下来了。随着那个中年人,接生婆走进了一户人家房内。看样子,这肯定是一个大家族了,房子里面的家具古色古香,一看就有不少年头了。但是,接生婆却隐隐的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想太多,就马上投入到接生工作中去了。

  要生小孩子的是个30多岁的中年妇人,长的很漂亮。出现的问题是有点难产,但这对于接生婆而言,那就是轻车熟路了。没过多久,孩子就顺利的降生了,而且令人高兴地是竟然是对龙凤双胞胎。看见孩子平安的降生了,接生婆也终于舒了一口气,因为毕竟不辜负人家用轿子来接她一次的盛情了。趁着一家人都围在孩子身边欢天喜的时候,接生婆疲倦的走出了房屋,想歇口气。她出门口时,无意的把还没有洗的手在门框上按了一个手印。她一看觉得有些不好,正准备用手绢擦掉。但是这户人家的主人就把她拉进了屋去,,马上吩咐人打水给接生婆洗了手。又听说,接生婆还没有吃完晚饭就来接生了,大为感动。连忙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来招待接生婆。接生婆推辞不过,就落座了。她看着面前这一丰盛的晚餐,里面有许多菜式都是她见都没有见过的。尽管这家人对她非常热情,但是接生婆还是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这家里面的所有事情,都透露着一些古怪。但她还没有多说。末了,来接她的那个中年人,说了一大堆的感谢话,然后递给她一个金镯子作为报酬。接生婆觉得这个礼太重了,不肯收。但是那个中年人说,他们家目前没有纸币给她,只能用镯子相酬。推辞再三,接生婆才把那个金镯子给收下来。然后,接生婆就起身道谢,正准备起身回家了。她刚走出大门,就无缘无故地晕了过去。

  接生婆的丈夫和孩子还在家里面一直等她回来,但是等来等去,天都亮了,还不见接生婆回来。她丈夫认定她肯定是晚上迷路了,于是一早就出村去找她。找来找去,竟然在村外不远的一团荆棘刺丛中找到接生婆。他走上去,把她摇醒,问她怎么睡在这里来了,昨晚是怎么回事?怎么她躺的地方离村子这么近,她还会迷路呢?接生婆醒来过后,也迷迷糊糊的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认为是昨晚做了一个梦而已。但是她一摸,口袋里竟然真的有那个金镯子。于是她就给丈夫讲了昨晚上的事情。她丈夫也觉得奇怪,但看见自己的妻子没什么事情,只是有点疲倦,也没有过多理会,就搀扶着接生婆往村里走。没走到几步,接生婆突然叫了起来,因为她看见,在离刺丛不远的一个墓碑上,赫然印着一个血红的手印。她记得清楚,那是她昨晚上出门休息的时候不小心留下来的。

  听我朋友说,他小时候还经常到这块墓碑附近去玩呢。不过现在,这块墓碑早已经被房地产开发商铲平修建成了几栋公寓了

  奇异的买肉事件

  在保定市易县有个叫南白河(音译)的镇子,镇子上有个姓李的一位老大爷,经营着一个肉摊。由于李大爷在这个镇子上卖肉卖了好几十年,童叟无欺,口碑很好。偶尔有人来赊账时,李大爷也都一一应允,因此颇受附近人的好评。

  大概是2001年的一个夏天中午。有个老头来到李大爷肉摊子上买肉,说要买十斤纯瘦肉。李大爷把十斤瘦肉割好后,这个老头才吞吞吐吐的说,他今天没有带钱,想赊一下帐,一周之后让他儿子来还肉钱,并把自家住的地方给李大爷说了。李大爷知道那个地方的,所以就同意了,把肉赊给了他。但是一晃一个月都过去了,李大爷还没有看见有人来还这笔猪肉钱,认为是不是他们家人忘了这件事情了。于是就在一个下午卖完肉后,按照当时那个老头告诉的地址去了东北涧村,打听找到了上次那位来买肉的老头的儿子,并把事情给他说了。听完李大爷的话后,那个老头的儿子一脸的奇怪地说:不可能吧,我爸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怎么还可能去你那里买肉呢。见李大爷不相信,于是就把李大爷带到了他爸的坟前。李大爷一看坟前的相片的确就是上月来买肉的那个老头。再一看坟前供桌上赫然放着一堆猪肉,只不过猪肉已经开始腐烂了。

  据说卖肉的李大爷现在还活着的,但是没有自己卖猪肉了,而是把肉摊给了自己的大儿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8903.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09:40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11:05

相关推荐

  • 奇怪的身影

    ?奇怪的身影   妈妈咪也,影子怎么还跟我阿!   明天的报纸头条新闻可能会是“某花季少女无缘无故惊吓而死” ,我想到这儿,我立马就来劲了,我拼了命的跑,心里无数个小人在心里大叫:…

    2022年9月23日
    010
  • 客厅的脚步声

    ?客厅的脚步声   这是一个舍友遇到的事情:在她上初中的时候,由于家里经营一个养殖场,父亲晚上都是住在那里的,母亲每天也是等她睡着之后就去父亲那里,所以每天晚上都是她一个人在家,渐…

    2022年9月19日
    015
  •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好朋友的经历我觉得可信度极高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好朋友的经历我觉得可信度极高 这个故事发生09年差不多是10月份的时候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也是我朋友跟我讲的,但是我觉得可信度极高。 先来讲讲我那个朋友吧!我那朋友…

    2022年9月18日
    012
  • 恐怖电话

    ?恐怖电话   这是我高中时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那年高一,在学校住宿。是冬天的一个晚上、同往常一样我们放学后便回宿舍。到十一点时宿舍统一关灯,而且关灯后不允许玩手机,学校老师说…

    2022年9月22日
    011
  • 接生婆遇鬼

    ?接生婆遇鬼   这个故事是奶奶给我讲的,距现在也有两年时间了。因为奶奶是很信佛的人,所以对这种灵异事件比较在乎。我从小就是奶奶带大的,,所以对鬼神之类的也比较敏感。但是奶奶每次讲…

    4天前
    05
  • 外公去世前真实的事情

    ?外公去世前真实的事情   下面我要说的没有半句虚假,如果你不信的话就别往下看了,因为俄觉得这是对灵魂的一种玷污。   外公在我1岁多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我对他没什么深刻的印象,但…

    2022年9月24日
    09
  • 我小时候经历的事情

    ?我小时候经历的事情   我小的时候,和爸爸妈妈哥哥出去串亲戚,当时都已经很晚了,路上行人已经没有了,并且是在老家,爸爸在屋里和别人说话,妈妈和哥哥跟我玩,当时我们在街上,他俩面对…

    6天前
    08
  • 没定钉子的棺材

    ?没定钉子的棺材   没定钉子的棺材   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同事还在老家上学的时候,她们村子里面有户刚结婚不久的夫妻俩。其中男的对女的特别好,夫妻俩的日子过的是夫唱妇随,恩恩爱爱的,…

    21小时前
    03
  • 身边真实的事件

    ?身边真实的事件   我知道的这件事情是在3-4年前吧,是妈妈的一个小姐妹家里发生的事情。她家是郊区的我们这里叫本地人,在她家里的一条大黄狗有天夜里突然在院子里哭,她家人也觉着奇怪…

    2022年9月21日
    010
  • 小时候不知道算不算灵异事件

    ?小时候不知道算不算灵异事件   我小的时候~!大概7.8岁的样子不懂事~!   人家挖路边的土堆,哪个地方我一直觉得很恐怖,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到哪个地方上厕所(旁边是个厕所).挖…

    5天前
    0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