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与精怪

人体与精怪
?人体与精怪

        我一直在考虑着这个标题该怎么定,因为,说是知识,我是实不敢当,说是答题,我又怕自己的解释有不妥之处把朋友们带进沟里。所以我先讲着,各位有不同的看法请慢慢指教。

      有很多朋友会遇到这样的事:1会在半梦半醒之间看到自己的亲人或是朋友触摸,吸允自己的如头发,四肢(如手指,脚,腿)等。

                                                   2,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接触自己的是一个不明的黑色小生物或是类似猫狗的东西(当然,不是猫狗之类的)……

                                                  3,出现这种问题,经常伴随着压身等现象,过后会身体疲惫,甚至还会出现疾病……

          正因为朋友们问的多了,我就四处找找资料,问问高人什么的。现在我就将我所知道的尽数写在这里,妥不妥的大家看看吧。

        先说一下人的结构(不是人体结构)人分为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头发等主上丹田,手指和手掌,胸乳等,属中丹田,最下面的脚趾以及我们的私处(脸微微一红)等属下丹田。有些人管每一处的顶端(如头发,手指,脚趾)叫灵接点。为什么这么叫请听我慢慢道来——

        我先说说上丹田的直属(头发):很多灵和精灵们是通过头发吸允人的精气的。我曾经写过志新北里那则故事,那是我亲临之事之一,我的朋友小李经常在半夜醒来看到有人含着她的头发一嘬一嘬的,我们在那里住过的人都有一个问题就是无缘无故的脱发,不止一个人,包括我……

         还有一个人叫莲,一次她睡觉在恍惚中感觉她妈妈给她梳头 ,开始挺美的想着妈妈真好,结果突然想到,这是在外地呀,妈妈怎可能三更半夜出现呢?而且不用梳子咋用上手指了?就在她这么心念一动之时,那个“妈妈”像发了疯使劲用手指梳着她的头发,她喊都喊不出声……很快的那个“妈妈”不见了,开灯一看,自是什么都没有,只有枕边有很多头发连发根都拔下来的那种……

  当然,不乏有有用五官的,比如嘴就是最好的吸入点。鼻子次之……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头冲外睡时多有发生。而做这种事的多是灵,当然也不乏一些小妖精……

       吸中丹田的精气多是以手指和乳头作灵接点。(还有的喜欢从腋下入手这样的少)

      而下丹田多是通过脚和脚趾,比如摸脚掌的绿小,那是通过涌泉穴汲取他们所需。

     当然也有通过房事进行采补的那多数都是成了精,已经有内丹了的。

       之所以是灵接点,是因为他们不敢靠得太近,所以特别是头发,手指,脚指,成了一些不入流的,只是有点能力的怪怪和好兄弟的收集精气的方法,他们靠允吸,嗫嚅,拉拔,触摸吸取少量的精气。有些能变成一种受害者们信任的亲人或是朋友。实质上我觉得那更像是一种催眠。因为多发生在半梦半醒的假睡眠期间,可以很好的适度催眠……而且即使受害者发现,醒后多将其当成噩梦,事后没多久也就忘了,以后还可继续行事不至于被发现,不然,一旦受害人请来个法器或是法官(这里指道士或是术师不是审判的法官)什么的,那就得不偿失了。而变成受害者亲人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受害者暂时性不会反抗,这样可以多争取点时间……

      而这些是多是有点能力的,没啥能力的,也就是你看不清的无形之物或是黑乎乎的一个东西。它们多会自下而上的爬,用脚掌腹部或是触角吸允精气,这种东西很多,盖是受害者八字轻,身体弱或是家中刚有人去世以及去了不干净的地方,而宅子朝向又偏阴湿造成。也有一种是因为受害者杂念重,恶念多于善念时,以及杀戮过重,身带太多血气,那些家伙对血食的兴奋就像久不吸烟的人对香烟的兴奋……这种东西怕盐。(这不包括会幻化的那些)。

       总之时间不长,伤害就不大。遇到上述这些情况,一,请检点一下自己。二,看一下,家中走向,适当的调整一下居室风水。三请件适合自己的法器。四,不要深更半夜还留恋公共场所。五,尽量少去不洁之地。

      也有  一些由于时间过长渐渐就会消失,有些执念重的就会靠着吸点精气留存人间……虽没什么大危害但是这里只有希望他们早日得以超度——

      好了就先写这些,我现在为这篇文字想好了一个标题——人体与精怪

   

   

  我觉得我碰到的类似“见”的事挺多的,有些我都淡忘在记忆深处了,偶尔被想起的,基本上是属于太不可思议或者说是太记忆犹新了。

  03年大学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化妆品厂做包装设计,那厂里等级分的很清楚,工人都是八人一间房,住一幢老房里,像我做设计的,属于中层级别,两人一房间,像经理级别的,一人一个套间。我和我朋友是一起应聘到这家化妆品厂做设计,所以我俩一个房间,我们那一层总共有八个房间,但是厕所只有一个,就在楼梯口边上,格局应该是T字型,就是楼梯在中间,走上来后,左右两边各走七大步,就是墙,两边的墙上都是窗户,便于通风。我们的八间房间是在楼梯的正对面,一边四间,中间有个大过道,(我觉得讲的比较细了,应该能想象吧?)我们的厕所在楼梯口的右手边,走进去,是男女共用的一个洗手台,(注:从走进这个门,里面就没有窗户了)左边是男厕所,右边是女厕所,进女厕所的时候,还有一道门,走进去后,里面是三个蹲位,每个蹲位都有一扇需要用手拉的挡门,就跟学校里的厕所一样!一拉,一松就“bang“的一声响。哦对了,忘了说我们这幢楼是新建的,而且就在我住的房间窗外,大概离我们的宿舍楼就五十米的距离,有一片公墓,真的,我看像个家族式的,因为墓不多,就大概二十来个,我估计应该是不肯迁坟的,要不然,怎么会单单只有这二十来处呢,而且这里也不是墓园哦!(疹人吧?难怪我从住进去起,连连发生)。有一天晚上,我睡着睡着就莫名其妙的醒了过来,看了下时间,才12点半左右,我睡不着了,我也奇怪啊,平时都睡的跟猪似的,今天怎么会突然就醒了,而且异常清醒。大概清醒了十来分钟,我就听到厕所里传了重重的关挡门”Bang”的声音,我想,谁半夜起来上厕所,关门都不会轻轻送,过会儿,又传来“bang”的声音,我还以为上厕所的人比较多,可是,后来越听越不对劲,这个“bang,bang,bang,”的声音是一直在持续,就像有人无聊的站在那里,用手不停的一拉,一关,一拉,一关,我当时吓的白毛汗都出来了,这铁定不是人干的,谁大半夜无聊没事干,跑去开关厕所门??!这声音就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外面有人走过,咳了一下,这开关门的声音算是安静下来了,可安静没十来分钟,当四周又平静的时候,这开关门声,又“bang bang bang”的响起来了,直到三点钟,这声音总算是没有了!这件事,是我进这个厂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之后还有几件,不过,我都觉得没这件事来的疹人!我觉得我属于那种比较容易遇见这种事的主儿~真倒霉~

  我小时候爱走亲戚,喜欢去亲戚家玩,我小姨也喜欢带我出去串门,我记得有一次我小姨被我外公叫去做面条的一家去压点面条回来!(就是乡下那种压面条的机器,要自家带面去,或者去压面家的老板买也行),后来我小姨叫我跟她一起去,因为是天黑了,我外公家又是在乡下,乡下基本上都是很多田地,所以看着比较害怕,我和我小姨骑自行车来那家压面条,到了那家,很多人在排队,后来我小姨就觉得等着无聊,带我去她朋友家玩,就在压面条店的家马路对面,我们就去,因为是乡下,都是那种土地的道路,两边都是小麦,就是那种还是在绿色的阶段的那种。我们刚走到一半,我就看见左手边的麦地里有一户人家,灯是亮着的,突然出来一个穿着红色的新娘服的人拿着扫帚扫地!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我明明记得我进来的时候全是黑漆漆的一片啊,哪有什么啊,关键是,有谁能住在麦地中间的,我们乡下都是在地里埋很多坟墓的!这里怎么会有人家住呢!我叫小姨看看,小姨也害怕了,就说:“瞎想什么,什么都没有,不要往那里看,快点走,慢吞吞的。”其实我知道小姨是不想我再继续看,她就拉着我的手加快脚步走!后来到了我小姨的朋友家,我小姨把她朋友拉到一边嘀咕了一会,我只看见小姨朋友脸色大变,突然说了句:“我住在这里那么久,怎么没看见后面地里有人住 ?”这句话一说出,我当场呆住了!后面我就闹着要回家,但是小姨的朋友说:“你家的小亲戚太小,很容易看见这些东西的,我叫我爸送你们回家。”后来面条也没拿连忙回去了。那件事一直忘不掉,我现在想起来会问小姨,她说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小姨是不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我那个时候虽然很小,但是我依然很确定真的看见了!我现在想着就害怕···

  这个事情呢是发生在今年夏天的,月份我是记不得了,反正也就七月还是八月吧,由于关系复杂,我先整理下,

  因为我们家房子拆迁,所以就搬到我外婆家去了,外婆家呢在余杭良渚镇,其实也离我们拆迁的家不远,就往后几百米,但是我们不属于余杭的,正好是在一个交界处,村我就不说了,进村门口就是庙(我也怕说这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外婆家的门口有一条河,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以前河里还洗衣服洗菜的,这几年河水越来越臭,大家啊都把垃圾扔河里,因为外地人多起来了嘛,我们这块地方已拆迁,大家嘛就在附近找房子,因此也带动了外婆家这边的租房经济,由此,人口密集起来了。

  我们外婆家的房子已经出租完了,所以我们就搬到了姨娘家里去,姨娘是我外婆的大女儿,我妈妈是二女儿,舅舅是最小的儿子,阿姨嫁给了姨丈,他们家就住在外婆家对面,河对岸,我姨丈家隔壁就是他二哥的房子,我外婆家隔壁的隔壁是我姨丈大哥的房子,这个事情呢是发生在姨丈二哥老婆的身上,我呢也跟我表姐一样叫她二伯母。

  那天我下班回家,我妈妈就说二伯母被上身了,我很好奇,可是老妈又不肯多说,让我问老爸,我记得老妈是这么说的“你去问你爸爸好叻,他昨天晚上回来睡啊睡不着,你姨娘跟你老爸那个时候都去看的。你问你爸爸好了。”后来我多发打探,总算是知道了些,上我二伯母身的是他们大哥的大哥,在很小的时候就在门前的河里淹死了,因为二伯母八字弱,所以就上了二伯母是身,据说当时家里闹的厉害,他一直搅闹,要他家里人过来,然后大伯父就到了,(那个大哥是大哥,我就称做是已故的大大伯父吧,)已故的大大伯父就说“你们家你做不来主的,叫你老婆来。”大家都很惊讶的,这个啊知道的啊。我姨娘就去拉了大哥老婆,大伯母,拉她到二伯母家里去大伯母到了,就叫了声:”嫂子。”已故的大大伯父很凶的指着大伯母说:“你叫我什么的啊,叫我什么的啊?”大伯母马上改口,叫:“大哥。大哥。”已故的大伯父继续:“你个人,这么喜欢吃螺丝的,你知不知道,你吃的螺丝都是我河里摸给你的,叫你吃螺丝,叫你吃啊。……”很凶的把大伯母骂了一通。不知道谁通知了大哥的爸妈,他们赶过来了,那个已故的大大伯父就跪下了,扑到他妈妈怀里说,:“妈妈啊,我在下面过的很苦啊,一天到晚摸螺丝,你不知道啊,又冷又黑,……。”说了一大堆的话,他们都哭了。我知道的最后结局是:他们弄了几个小时,最后已故的大大伯父就下去了,然后,大家就商量,要买什么什么的,因为太小了,走的早,以后都没有人记得他(已故的大大伯父),他在下面过的不好,所以,他们就买书包啊,纸笔啊,还念经拜佛,烧了很多东西给他。

  我知道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了。每天进出村,我都要看看庙,一共有三座庙,最外面的那个每天都有香火,也是对外开放的,最里面的有和尚的,也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庙了。如果是杭州的,住在靠北边的,应该会有点了解我们这里。

  我发现许多小朋友不但喜欢,还玩什么笔仙游戏,甚至盼自己有阴阳眼有超能力。我觉得很脑残,因为你不尊重神,它们能善对你?有所谓超能力,你们也不是奥特曼,只能痛苦自己受。

  1      以前的邻居是京戏爱好者,80年代他在庄稼地里发现一条蛇,用铁铲弄死后扒皮,做了京胡。结果2天后,不明原因头痛,最后脸发麻脖子酸,睡觉也睡不着。去医院查不出,最后求助神婆,原来是蛇仙惩罚。神婆说,人家孩子《指蛇》出来玩会,你吃饱了撑的加害与它,原来动物家族也有背景较深的,碰见厉害的就得倒霉。后来买纸买香在神婆周旋下饶他一命 。多年后,他小儿子因婚姻问题杀了女孩家五口人,然后跳井自杀。不知跟杀蛇有无关联。。。。。

       我看灵隐岛有朋友转了我的帖子,很高兴。虽然我说的不一定是亲历,但保证是真人真事。当事人看到,也会似曾相识。不为别的,仅为劝人向善,别乱信,也别不信。                  

     2    单位里,有位师傅被卡车倒车压死。过磅的几个人,和医院里救护人员一起把尸块,收起送火葬场。当我,其中有位qxxx师傅 到家后,被死者附体。没想到40多岁的壮汉也会遭遇,家人见他说话声音表情都混若两人,吓得噤声。无非是死者放心不下家人老小,托人传话。后来在神婆超度下好了。这是xxx师傅的女儿和我讲的真实,她讲起来身临奇境,能把你下的蛋疼,所以我就不怎恐怖,一笔带过吧                

  我的父亲在99年去逝的,他是因为脑溢血,在医院昏迷了一个月左右去逝的,在他住院和去逝后的一段时间,我经常做梦,梦到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他去逝没多久,有天晚上,我特别想他,也是过了晚上12点了,我看着他的遗像,哭了好久,之后睡觉就梦到,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从我的房间出来,看见他就很高兴的跑到他旁边坐下来,他穿着经常穿的中山装,戴着帽子,笑笑的看着我,问我昨天晚上哭得那么伤心,是怎么了。我不好意思说是想他,就笑着摇头,没说话,只是抱着他的手,靠着他,当时我正失业在家,他说让我问我妈要50元钱,买点东西,后来就说他要走了,就走到门口,我追上去,扯着他的手不让走,他就说,所以我不愿意回来看你,就怕你这样,吓得我马上松手,他就不见了。醒来后,我把梦告诉了我妈,但没敢说爸让我问她要钱的事。我觉得,人死后,灵魂还会在人间逗留一段时间,牵挂着自己的亲人,但之后就会消失,因为之后我就很少梦到父亲了。我相信应该会有,之前我也半信半疑,但经过父亲的事后,我就相信了。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事呀?

  在我小时候。我有一天晚上写作业,那时我也只有五岁,我家写字台在窗户前,我在写作业时,我不自觉眼角余光瞟向窗外,当时我全身毛骨悚然,我竟看到一个穿中山装的圆脸,看不清面孔的一个人,我当时哭着叫妈妈,但是却没人理我,我整个人都在颤抖,我又不敢跑,只好一个劲的低头。直到我妈妈后来找我,我才轻松下来,后我妈妈知道这件事就帮我到庙里烧香。。有一天我在我爷爷家看见我祖爷爷的遗像。我当时就蒙啦竟然和我在窗外看见的惊人神似,,,,,未完待续

  首先先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请保持沉默…..我们家可能体制问题基本上每个人都撞过这种事情.先说一个狐狸精吧.我妈妈的堂姐.在十九岁的时候撞见的.那时候还没有症状的时候就有一个老头去过他们家.对她爸妈说你女儿被东西迷了.我给你们一张符就好了.贴在门上.她爸妈是老师.不信这种事情的.就把他赶出去了.后来她妈妈发现她不对了.晚上老是出门.很晚才回来.有天晚上她妈跟着她出了门.看到她坐在坟堆上在自言自语.她妈妈吓坏了.回来了就问她.她说有个小伙子.叫她嫁给他.而且那个小伙子的家很大很漂亮的.后来她妈就不让她出门了.结果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每晚都有只狐狸跑他们家.她爸看不到.她妈看的到.那狐狸哪里都能跑去.踩在地上的声音像人踩在炭上一样.这以后她就开始生病了.躺在床上不醒.她妈想找神婆那种.但是她老爸不相信.不答应.她妈妈火起来就叫她爸和她一起睡.很聪明的把她和她爸爸换了个方向.晚上狐狸一来一压压在她爸爸身上她爸才相信.然后找神婆.神婆叫她们把她在白天的时候送到外面去.并且家来里人不能去看.直到好了为止.她爸妈第二天就把他送外面的医院里去.过了两个月了.她好了很多.她舅舅也就是我妈妈的舅舅想去看看她.结果就把狐狸带去了.而且变成了两只.这样就没有救了.没办法了.到后面她身上长满白毛.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她爸妈把她放棺材里.周围一圈十八岁的小伙子守着都没用.还是死了.

  文笔不好请见谅.不只这一件.去年我们同学村里有个小男孩也被狐狸精迷了.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救回来.我舅舅是不相信有的.只信魂.但是我问他这件事时.他也说有的.他还说他觉得那不是真的什么妖怪.而是一种鬼.

  1、是否真有魂魄做短暂的驻留?

  我生在北方小城。大姑父是四川人,在铁路局上班,92年因肝病在我家疗养了三年时间,后因病情好转回到四川老家。去年腊月的一天晚上,将近9点左右,我母亲做完家务后往堂屋走,见一人从堂屋门口出来,急速擦肩走了出去,母亲以为是小偷,于是急忙转身追了出去,却怎么也见不着人了!母亲就找到父亲,问是否大姐他们回来了?因为那人的背影像大姐夫!父亲说一千多里路程,大姐夫不可能回来!回来也应该打个电话不是?10点多一点,我大姑就打来电话,说我姑父病情恶化,在半小时前没了!

  父亲他们后来说起这件事,觉得不可思议,都说是人死后留恋自己以前呆过的地方,走前要转一转!

  2、别让小孩到祖宗牌位前乱走!

  家乡有除夕去祖坟前把先祖们请回家过年吃饺子的传统。迷信说法有请回来后,不能让小孩子到祖宗牌位那儿去的说法。我以前是不信这些的。2004年,我家小孩三岁,大年初二发起了高烧,接连输了五天液,花了两千多也不见好转。母亲就说找连云看看吧,许是吓着了(连云是我村的一个神婆,60多了,十里八乡的小孩吓着了都找她!方法是自带小米、碗和红布,用布包着整碗的米在小孩头上转三圈,然后看碗里米下去的程度,就知道小孩被什么吓到了,回去后将米让孩子吃掉)。大过年的,不想让孩子受罪,于是我抱着一线希望到连云家。连云把米放到我孩子头上转了几下后,突然问我“你三十晚上抱孩子到祖宗牌位那里去了?”我说小孩跟着我去的,我没抱她去!连云叹了口气,然后对着屋子的北边墙角说“你一个蹭饭吃的就别再吓唬人家孩子了!”对我说“这是你一个本家叔叔,前些年喝药死的。觉得你家孩子可爱,没恶意!”我确实有个本家叔叔,是89年因家庭纠纷喝药死了,村里人都知道,这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孩子的高烧第二天就退了!

  3、命运是否真的早已注定?

  87年村北楼儿家从内蒙要了个小子,要来的时候11岁。楼儿家三个闺女,小女儿十岁。为留住这个小子,楼儿当时允诺,等小闺女到出嫁的年龄,就把他收做女婿!当时我上初一,寒假期间村里来了个看相的老头,50多岁,中等身材,胖乎乎的,长的挺和善。从村西一路走来,正赶上楼儿带着这个小子在闲侃。见这里人多,看相的就停了下来,说看一次两元钱。当时的经济条件,两元不是个小数目!有个妇女凑热闹,就说我带着一块钱,你给我看半个吧?看相的说你不值个卦钱!我也不给丢蛋的鸡看!旁边的人哄堂大笑!(这妇女嫁了四个男人了,每次都是生个孩子就离婚!)这时人们都觉得这看相的挺神,于是纷纷要求算一卦!轮到楼儿时,看相的说“命里没有莫强求,求来求去是冤仇!”又摸着要来的那个孩子的头说“报吧报吧,跟这么紧有意思啊?”也没收楼儿的卦钱就走了。别人都听得一头雾水!98年夏天,村里发生了一起特大凶杀案——楼儿家的小女儿,长的特别俊俏,在县纺纱厂上班,看上了同厂的一个小伙子,不料楼儿要来的这个内蒙孩子不答应,说你早就是我的了!楼儿的小闺女之后就不回家了!7月的一天晚上,内蒙小子就把这丫头从厂里叫出来,说他们的爸爸心脏病发作了,然后把她骗到一座大桥上,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勒死了。然后又回到家,用斧子把楼儿媳妇砍死,把楼儿砍成了重伤,之后内蒙小子自杀了!事后村里人才知道那个看相的说的什么意思!可惜再也没人看到过这个看相的。

  4、人死后真的有车接?

  小时候父亲给我们讲过自己的一次经历:69年冬天,当时还是为生产队干活的时候,父亲学习雷锋,凌晨5点就去村南去为队里拾牲口粪(晚了就被别人抢了!),走过村南一片小树林,在晨雾中依稀看到一辆马车,载着村南的倭瓜的爷爷奔西边去了,父亲就紧跟着马车跑(马拉着车,总有粪拾啊!),突然在这时候听到“叫魂”的声音“老蛋回来,老蛋回来吧!‘(老蛋是倭瓜爷爷的本名!村里的习俗是人死后用他的鞋子拍着窑洞呼唤死人名字,人或许还能还魂。)父亲一下子惊出一身冷汗,赶紧跑回家,连续两天也没出工。

  5、冤魂别骂!

  接着说村里除夕请祖宗回家过年的怪异事。我村2300多人口,也算个大村子了。村东有个人叫大田,家穷,从四川找了个媳妇,模样挺俊,村里人喜欢和她开玩笑。大田对此还挺在乎,为这时常打她。前年收完玉米,大田媳妇坐邻居的三轮到地里又去割豆子,被大田撞到,等晚上就把媳妇打了,打完之后大田自己就睡了,也没管媳妇。等第二天早晨起床,才发现家里的梯子上吊着个人,赶紧扶下来一看,媳妇早冰凉的了!除夕下午,村里人到坟上请祖,有个叫五子的看到只有大田媳妇的坟前孤零零的没人,就走过去踢了脚,说“傻王八蛋,放着好日子不过上什么吊?看谁叫你回家吃饺子?”晚上村里人打麻将的打麻将,看联欢晚会的看联欢晚会,忽然听见有救护车呼叫着进村的声音,细问才知道是五子!原来五子回家后突然就在院子里蹦个不挺,并且用脑袋撞家里的梯子,嘴里还用女人的声音嘟囔着“王八蛋,吃饺子——-!”谁拉都拉不住。120的来了以后给他打了针镇静剂,好不容易才睡着了,然后医生建议他们住院治疗!五子家里人问这是什么症状?医生说检查后才知道,现在不好说。五子家也怕花钱,也没去医院。村里一个70多的说这可能是闹“庄克”,找个神婆看看吧?于是,大年初一五子家从20多里以外的周庄请来了个人,据说挺灵验。神婆来到家后看了下,就问“你们这里有个用梯子上吊的女人吧?干嘛没事骂人家?给人家烧点纸然后到她坟前供点供香!”。五子家照着做了,初一下午五子就接着找人打麻将去了!(县医院有出诊记录的!)

  6、是否横死之人的魂魄容易出?

  我家屋后有个老太太,91了,我管她叫生子奶奶。她精神矍铄,眼不花,耳不聋,每天只吃两顿饭,还经常到地里干点零活。大姑娘嫁到东北牙克石,有个独子叫顺。顺自幼好武,93年到村里来住了一年多,没事就教我们练武。当时我家的房子不算矮,他蹭蹭两下就能上去;平常十来个人近不了身!后来听说在东北成了家,也就没再来看过他姥姥。非典期间,生子奶奶在院子里闲坐,忽然挂在房檐上的耙子无故掉了下来,她就走过去又把它挂上,刚挂上又掉下来了!老太太就把耙子一扔,说我不管了!这时猪圈上放着的笸箩又滴溜溜的转了起来,然后老太太看到一个穿黑褂子的人从猪圈上跑到屋里去了!看背影象顺。老太太赶紧追到屋子里,说“顺个小兔羔子,想姥姥了?”可走到屋里却没发现任何人!老太太就又走到院子里坐了下来。十几分钟后,老太太的大儿子红着眼圈走进家,说我大姐从东北打来电话了,妈你去接一下!老太太当下就瘫在椅子上,哭着说“顺出事了,顺出事了!”他大儿子说“我姐不让告诉你,顺—–被火车撞死了!” 

  7、神别乱请

  县城南边有个村子,村里一个40多的瞎子会摸骨算命,都说算的挺准,每天只看两人,卦金50。几年时间用卦金盖了栋小楼!前年因为事业不顺,就找该乡乡政府的一个朋友介绍着找到了这个瞎子。和我同去的是我的一个同事,是个开车的复员转业兵。先给我同事看的。瞎子开头两句就把我同事说哭了“你早年丧父,少年丧母,你哥拉扯大你的;你嫂子人性好,肯接济你,要不你早死了!”我不用看就知道这算命先生说准他了。然后瞎子说我同事“你有福,你的福气全在你的七星痦上!把你的褂子撩开!”我同事撩起褂子,胸前赫然是7个痦子!瞎子又说“你的私处上边还有痦子,把它去掉吧!”我见过同事那里的痦子,不知道老头怎么知道的。给我算的时候,瞎子说我命里缺“火”,最好请个关公像,然后使其面朝东供起来,我回去后第二天上午就花88元到商场请了个回来。离奇的是请了以后,赶上下午单位发补助,从会计那里支完800多元钱后,就走着回家,到家后发现钱不见了(从单位到家50多米),我又急忙往回找,可路上没一个行人,更别说钱了!这是我唯一的一次丢钱经历,丢的挺邪乎!

       看了很多,想了很多。想起奶奶给我说的一件事。是我奶奶亲身经历的。。

        大概是大前年的什么时候吧。晚上我和奶奶在一个屋里睡觉。姐姐在里屋。因为我睡的死死的。奶奶就听到有男人哭的声音 就在我家的窗户台下。开始一小会我奶奶就听着,说谁哭呢。。以为我爸爸妈妈吵架来呢。。后来说吵架不没必要哭哇、?一会就听见窗外压水机光机光机的响,我奶奶这就急了,叫我我也没听见。叫我姐姐我姐姐也没听见。一个人披了件薄衣就出去看了。。那晚的月光很亮。我奶奶借着月光说看看到底是我爸爸怎么了。。。一旁的无花果树挡住了我奶奶的实现,就朝向另一边喊我妈。说我爸爸怎么了。  我妈说没怎么唷  睡觉呢。。我奶奶也吓急了。也不管了就往屋里跑、、而后就睡觉了鄂。。第二天,我奶奶就问我姐姐我俩听见叫我俩了不。?我俩说没啊。。我奶奶就把这事给我么说了遍。、、说了也没在意、、我奶奶一再强调却是是听到一个男人哭折腾了。。。  那天我表姑姑就给我家打电话说让我奶奶去她家。说我舅奶奶太想他了,非要让她去。。后来我奶奶就去了、、到哪我表姑姑他们没在家。就我舅奶奶和舅爷在家。。我奶奶就跟他们说这事。后来表姑姑回去了也说。。心里别扭。。。又过了一天,我奶奶回家了。。才回家不久,我表姑姑就打过电话来说我一个表dada去世了。那是我奶奶的亲外甥,还有那10几岁的小儿子,原因是中煤气。。那天已经是第3天,我奶奶那晚出去找哭的男人就是那天。之前在城里,没弄回来。我表姑姑他们就瞒着我舅奶奶和舅爷怕他们伤心。。   

       听奶奶说早在以前大年下回家上坟以后,我表dada就没精神,该上半上班,回家就低着头呆着。。以前不是这样的。。持续了有大半年。结果中煤气了??以前一直上班,就是那俩天公司放了他,让他回家2天收拾东西去日本的。。啧啧。

      是不是人死之前,亲戚朋友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或者预感?到现在我奶奶还说那晚确实是有人哭闹呢。。迷惑。。。希望、、、家里和亲戚朋友们都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

  这是我小时侯的一次诡异经历。

    我那时刚上小学不久,一天凌晨,我猛的掀开被子,我被热醒了。发觉快天亮了,窗外有些许光线射进屋里。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人正面朝我跪在我的床沿上,可以确定,它正看着我。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那时太小,一开始没感觉多么害怕。我开始打量它,它究竟是谁呢?

    由于我是半逆光看它,所以我看不清它穿的什么衣服,更看不清它的模样。只能看见它的左边鬓角被窗外不很明亮的光线照着的几绺碎发,我清楚的记的好像还搀杂着几根长的白发,所以我确定它是个女人。

    我开始发问了。“谁啊?”它不回答,依然跪在那里。“妈妈?”它依然纹丝不动。“妹妹?”还是没反应。我于是壮起胆子用脚隔着被子去碰它。它离我不到一米,我想我绝对能碰到它。可是,我的脚却什么感觉也没有。它也没有动作。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它是?

    它是!我吓的惊呼一声,赶忙将被子盖住头背对着它,被吓得瑟瑟发抖,卷躯在被子里。心里恐惧极了!心想它不会掀开我的被子吧!它不会杀我吧!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发抖。身上的冷汗就跟刚洗完澡一样。我似乎都能听到它的呼吸声!

   

    我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等到外面太阳升的高高的时候,我才敢从被子里爬出来。这时那个人影早已不见了!心里庆幸当时幸亏它没有碰我。但心里后怕极了!

    我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妈妈凌晨时她是否来过我的房间,但她却说没有。又问了妹妹,她说也没有。于是我就把事情告诉了妈妈。结果被妈妈骂了一顿,说我是胡说!

    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我写这篇文章心里都很害怕!一种莫名的恐惧。从那次以后到现在,睡觉的时候我一直用被子捂着头。

    这个事情绝对真实,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绝没有骗大家

  你相信野生动物的灵性吗?我家在幕阜山脚下,幕阜山山脉绵延数百里,山上的野生动物特别多。有时你在山上走时看到黄羊在树丛中急驰而过,有时看到人还停下来看你一会儿,不时蹦出一只兔子,还有野狗什么的。嘿嘿,如果你端着一支猎枪在山上走我怕你什么都看不到,你信吗?下面我来讲一个猎人的亲身经历。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这是位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姓游,是我一个姨妈家的长辈,那时山上老虎豹子什么的都有,老猎人晚上睡在一块山上的大石头上,下面是一条野兽迁徙时必经的路,他预计晚上有一群麂子要从那里过。睡到半夜突然听到有个老人在呼唤,类似村人唤家畜的声音。老头觉得奇怪,这荒山野岭的,又是半夜怎么会有人呢。好像在训家畜不要乱跑之类。一会儿老人又在叫麻轱。老人这下惊醒了,他也曾听老一辈的猎人讲有山神唤野兽的事。他屏住气,竖起耳朵仔细听,好象山神在交待麻轱明晚三更去某村某屋去吃掉一只单耳朵的猪。老头仔细一想,这麻轱肯定说的是麻老虎了。猎人去年就在这个山上一个山洞里用火薰死了一对麻老虎,当时听到猎狗朝那个洞不停的吠叫,他以为是其它野兽,就用柴在洞口烧,直到里面没动静了,挖开一看是一对老虎,那时吓了个半死。猎人想肯定是山神是叫老虎去村里吃家畜了。

  第二天天一亮,猎人顾不得打猎,就直接去了那个山神说的某村某屋。到那家人一打听,说是没有一只耳朵的猪,但女主人小时就被猪咬掉了一只耳朵,现在只剩一只了。老人把昨晚所听到的告诉那家人,叫他们晚上要小心。到了晚上三更天,女主人突然内急要上厕所,男主人因为白天听了猎人的劝告,就坚决不让他女人到外面去上厕所(农村的厕所一般都在屋外面的),拿来一个桶让他女人把大便拉在桶里。就这样这家女人躲过了一劫。第二天男主人出去倒粪便,朝桶一看,这哪还是人粪呀,分明就是猪屎。

  这件事在我们村传得很神,猎人在我小的时候还见过,还亲口听他讲过的。人家都在说那女人要是那晚给老虎吃掉的话,投胎肯定变猪了。

  这个故事在网上发布,据我回忆是第一次。

  那应该是2009年10月初的事情, 因为上海这个时候才开始降温,记得那天是房门关着窗户都关着床边上的窗帘好像没拉,我的房间差不多正方形,床靠左下角&窗边。

  晚上照常睡觉没什么 大概凌晨3点~4点时候感觉有人在旁边,我迷迷糊糊眯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背墙睡的,眼前整个房间都看得到,靠着比较明亮的月光,隐约感觉那个人脸慢慢贴过来,当时没有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的看过去是个人影是蹲着的,我努力睁开眼睛,这时“他”好像发现我了,突然向后面一个大青蛙跳跳到对面墙角(正方形右下角),跳到墙角后瞬间 斜上角45°左右方向跳上去了(往右上角方向)那是我房门的方向,我钟放挂在门上,然后不可思议的时刻

  。。。。。。。。。。。。。=和谐分割线=。。。。。。。。。。。。。。。。。

  就在“他”跳进墙里面那一刻钟掉下来了,砸在地上钟面玻璃碎了木地板上一个小凹口,我彻底醒了。

  一切发生在瞬间,最多不超过5分钟动作很连贯,大家想一下,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那个影子后跳上跳入墙掉钟。

  当时时钟砸在地板上的声音把隔壁房间的爸妈吵醒了,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钟掉了,他们还以为是有人砸我们家窗户的。。。。想想这个事情还没有和他们说呢。。。。 看着外面还有月亮感觉好冰冷,浑身抖了一下,迷迷糊糊又睡着了。。这事情和同学们讲过,都说应该是真的。不知道大家怎么想~~

   在我很小的时候(记不清了在什么时候了)在和朋友玩的时候,我在我经常玩的一个 怎么说呢 一个管道吧 里面全是管线。发现了几只小黑猫 当时也没想这么多就和朋友把他们抓出来了,本来想拿回家养的 但是父母不同意让我放走 我也没办法就只好放了

     到了晚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醒了 因为我家是一楼 所以会有灯光射到我家的墙上

  我看到了    一只猫从我家 的窗边爬过 我很害怕 想叫人但是我一低头 发现两个亮亮的东西就像猫的眼睛 正在看着我 我呆了 我慢慢的转过身  我鼓起勇气大声的喊叫  来人啊 !  我的父母起来了 问我怎么了 我没回答他们的问题  只是一直大喊 开灯开灯

  灯开了  我转过身 发现地上什么都没有  我害怕从那开始我就不敢关灯了 一直过了很久 我懂事了 才开始关灯   那断日子真的很难过   (信不信你们的事  我只是想让相信的人看到 并给我解释一下  因为我现在晚上听到猫叫还是很害怕)

   

   

           今天我想说说我儿子的事情,儿子在六个月大的时候,一天晚上,我跟他玩。我就跟玩恶作剧。

   

      这个时候,他说了一句非常清晰的语言:“唔个宁唔弄头(按照发音)”这句话标准语言意思是:你这个人没有弄头。普通话意思是跟你不好玩。说话时候,虽然舌头叼着,但是发音非常清晰。

   

     我儿子说了这样的语言我非常惊奇。当时正常情况下,爸爸妈妈还不会说呢?

   

  他妈妈说,儿子是无意嘴巴得出来的。

   

  我感觉,他的话是他自己灵魂说出来的。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几乎已经忘掉了,但是我看了这个网站的文章后,让我回想起了,其实,这件事情,我并不怎么害怕,只是很纳闷,想知道答案。

    事情就是:

      那年我读初一,那时我们村已经快被规划了,于是这段时间,周末或者空闲时,我喜欢去村子的田野逛逛,是因为对这个村子的留恋。我家的农田。上方角,有一个土坟墓。我一直都不知道是谁家的。当时是傍晚,我又一个人到田边去逛,,路过那座土坟墓时,因为过去的唯一的一条路 是要踩在土坟墓的边角过去。 因为也是经常走,所以也没有过忌讳, 可是 当时我 刚走踩在 坟墓上时  突然有块 干泥土打在我的脸侧(我的感觉是飞起来 打过来的),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看了周围  , 没有一个人, 而打中我的泥土方向 正好是坟墓正中的方向位子。后来想想 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是迷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发帖 不需要大家相信,只是想 跟我有同样经历的人 能交流交流,我很想知道答案,谢谢

      还有件事情,我想很多人因该知道 就是: 压床

     我一直听说过压床, 可以是一直不相信

    但是,在我刚工作不久的晚上, 是冬天,我忽然醒来,我敢肯定 自己的神志很清醒,我想动,但是怎么动也懂不到。我于是想到了 喊我父母,可以是也不能发出声音。于是我想到了 压床   所以我一直不敢睁开眼睛。 但是一直在挣扎。感觉过了很久,忽然出了冷汗,之后便能动了 ,我害怕极了,把电灯开了通宵,不过后来也没有再发生过。

       2件事都是却对真实的事情,但是 依旧不相信鬼神之说。我希望有人能为我解答出来。谢谢!

  现实还是梦?

  事情是在08年的时候,当时是夏天了,学校放暑假了,当时闲的无聊就跟家里人说了声回奶奶家了.奶奶家在乡下,当时家里正好是收麦子,村子里的人不超过50岁的都下地去收麦子去了,奶奶家在街后面,屋子后面原来有户人的不过早搬走了原因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们家后面有条小溪,村里边死狗死猫都往那扔,后来他们家小子掉进过那小溪,还好当时被他爸看到了才没事,不过从那就发高烧过了一个星期才好.我记的很清楚,当时做车做了1个多小时,头晕忽忽的,回到家就看到我奶奶在大屋里看电视,奶奶看到我很高兴,由于奶奶这几年生病导致卧床不起。每次看到奶奶这样心里都揪心下,感觉奶奶还能起床给我做饭什么的,爷爷当时出去打麻将去了,所以家里当时就我跟奶奶两人,奶奶跟我说做车做累了吧,就叫我去休息会.奶奶在大屋里看电视,大屋里有张床,这个一般都是我回来就睡这大屋的,不过现在奶奶在床上看电视,也动不了我就去东边的小屋子了,小屋子里边一般是放东西的,不过里面被我爷爷收拾的也满干净的,我也没想什么就进去了,东屋由于背着太阳,所以阴潮阴潮的.铺上被子就躺上睡了,没一会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醒了过来,发现混身是汗,可能是天热的原因,醒后感觉之前做了个梦一直想不起来,反正是梦也没什么,就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发现起不来了,只能睁着眼在那看着,说话也说不了乐,当时心里特着急,这是咋了,眼睛往墙上瞟了一眼差点没把我吓掉魂,一只很像壁虎的东西在那爬着看着我,其实也说不上壁虎了,个头很大,吐着舌头在那盯着我,我就那样盯着它,它也盯着我,PS<不是我喜欢盯它,是我发现当我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我连眼睛都移不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一个声音叫着我,突然浑身打了个哆嗦,猛的一下我坐了起来,就听到大屋里奶奶喊我,说我怎么哼哼的直叫是不是发烧了,我看了下墙上钟表,我才睡下不到5分钟,但我感觉跟过了好几个小时一样,跟奶奶说了声没事,接着就开始想刚才发生的事,想着想着就看到窗户外面有双手贴在上面,没别的,就一双手掌在那贴着,我随时感觉那双手能像我扑过来,又是一个哆嗦这时候我发现浑身都被汗浸透完了,浑身冰冰凉凉的,就在我过程回想的过程中貌似又睡了过去,可当时我是坐着的完全没睡的意识,越想越害怕就赶紧出了东屋,我当时问了奶奶东屋怎么了,奶奶说没事啊,接着我把刚才的事说了下,奶奶脸色变了下跟我说没事,接着叫我把墙上挂的小玉佛拿下带上脖子上,告诉我这佛送给我了,叫我一直带着,我也没管别的就带上了,接着在奶奶家住的一个月时间,期间在也没发生过这事了.现在长大了,才发现原来那是压床,之前那个貌似壁虎的东西可能是后面小溪里小动物的魂,不过那双手我实在无法解释,那是让我感觉我随时会被掐中脖子的感觉.我现在跟朋友说朋友都说我开玩笑.唉,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懂啊.

  陀螺

  那是我上小学4年级的时候,很多事都记不清了,就记的一件,那时候我们班很多小孩喜欢玩陀螺,每次看到别家小孩在那玩很是羡慕,回家就跟家里人要买个陀螺,家里人怕我玩耽误学习就不给我买,当时我哭着闹着非要买个,家里人实在对我没辙就给我买了个,拿到手的那一刻很是开心,立刻跑出去找了几个朋友在一起玩去了,我记的当时我们几个人玩着玩着不知道谁提了个建议去堤坝那边玩去,我也没想什么跟着他们就跑过去玩了,到了提拔那边玩的起劲的时候,我不小心把陀螺打掉提拔下了,当时小啊,害怕不敢下去,下面草很多怕里面别有什么蛇什么的,晚上回家很是害怕担心别被家里人打,家里人看我脸色不对,问我怎么了,我说今天才买的陀螺被我弄掉了,说着说着我就哭了,害怕被家里人打,家里人一听说弄掉就掉了吧,回来在给你买个新的,别老想着玩早点睡吧,我一听也就老老实实的睡了,晚上就做到了个梦,梦到我在家院子前打陀螺,老妈在后面扫地,就看到前面走过来个人,我回头一看老妈把门给关上了,接着就看到前面那个人跑了过来,我很害怕接着赶紧敲门,叫老妈把门打开,可怎么叫都没人理,接着那人一把,把我抱住我离近一看是个老头,就一只手,另一只手是条链子,我哇的一下哭了,睁开眼睛就看到我爸妈在我床头前看着我很是担心,我妈上来摸了下我的头,说了声发烧了,赶紧去请了医生来,量了下体温还是高烧40度了,赶紧打了针,医生给开了药说没事,烧退了,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第二天果然烧退了,当时家里也没怎么在意,第二天晚上又做了一样的梦,接着就是高烧,最后我跟家里人说我做的梦,跟昨天一样的很害怕,家里人一听慌了,问我之前那陀螺掉那了,我告诉他们在堤坝那,接着他们就出去了,过了有一会就看到他们拿着之前掉的那个陀螺回来了,后面听老爸老妈说之前那个陀螺掉在了一个坟头前,堤坝下面有很多坟头,后面他们出去找了半天才找到我掉的那个陀螺,拿回家接着把陀螺烧掉了,后来几天就在也没发高烧了.

  狗

  小时候感觉自己特别灵验,心里面想什么接着就会发生,虽然有时候不同,但是还是很接近,记的当时我才上一年级,放学的时候爷爷从学校把我接回去,当时想着爸爸要是给我买条狗就好了,等我回到家就看到爸爸在家,接着在地上放着一条黑色的狐狸狗,<这是真的,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结果回到家还真买了条狗>看到小狗后那个心情别提多开心了,然后等到3年级的时候父母从外地回来做生意了,我们也搬到城里了,狗就送给我爷爷奶奶养了,每年我回去大老远的”过来”<本来取了名字但是没人叫,小时候我老喜欢喊过来,过来,接着家里人也就喊上了>就赶紧跑过来围着我转,可能狗活的越久就越懂人性,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奶奶生病了,当时挺严重的,我就赶紧回家看我奶奶去了,晚上我在床头陪我奶奶聊天的时候奶奶说那天晚上这狗在门口一直叫唤着,接着她就看到外面有个人影在那,那狗就是冲着那人影叫唤着,第二天我奶奶就生病了,我一听当时挺害怕的,往外一看”过来”就在门口爬着,我叫了声”过来”接着它就跑了过来也不闹就那样静静的卧在我旁边,我奶奶说它可听话了,你跟它上出去看门吧它就出去蹲在门口,叫它看着点门口晒的粮食就那样看着,别的动物过来它就叫两声吓跑它们.听着奶奶夸着”过来”我心里很是感动,爷爷那时候那在小学教书,每天家里就我奶奶自己一个人,也就”过来”陪着我奶奶了,最后一次见到”过来”的时候是08年时候,想想”过来”在我们家有13年半了,当时回去看我奶奶的时候没看到它,晚上的时候也没回来,我就问了我奶奶它跑那去了,奶奶说她也不知道,第二天早上就看到”过来”满身是水的跑了过来,接着就往我身上蹭我当时还有点讨厌,浑身是水把我弄的衣服都脏了,对它喊了句过去,别蹭我,接着就看到它底着尾巴跑到院子里爬着.我问奶奶它这是怎么了,奶奶说”过来”好几天都这样,可能有火打了针了,不管用吧,医生说这狗太老了.我一听心里难受了起来,毕竟在一起也有13年多了,我走了过去摸着”过来”的头就那样在院子里陪着它晒着太阳,等我回去后过了没两天跟奶奶家通了电话问奶奶身体这两天怎么样了,聊了会,奶奶说”过来”死了,我一听心里咯噔下,怎么可能…原来那天我走后,晚上”过来”就没回去,本来也没什么想着第二天就回来了,结果第二天邻居跟我奶奶说我们家的那狗死在后面小溪里了,后面小溪里的水早干了,当时他看到下面有条狗躺着那,看着挺像我们家的,结果还真是,就告诉我奶奶去了,我奶奶说也是时候了,毕竟这么老了,说到着里我听到奶奶声音略显有点颤抖,我当时一下就哭了,想着那天早上”过来”跑过来围着我蹭,我还叫它过去,别蹭我,或许它感觉那是最后一次见我了,那天或许一直坚持到我走的.想着过去陪着我玩,每次回去都围着我转,哭了,…..如果真的有轮回,希望你能投世.

  PS:写到这里小末心情很是难过,每次想起这件事都很难受,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也是一样,人只不过比动物高级一点,可能有点自做多情,但是那天”过来”在院子里就那样卧在我身边,一会抬头看下我一会抬头看下,…唉,

   

  以下是我几年来做的梦,也许你认为是梦,而我看来更是一种预言,当你读完我做的梦后,你就会明白,请不要用科学来解读。

  我第一次做这种梦是在父亲死后,父亲去世那年的暑假,我正好升高三,高三那年我经常有一种感觉,晚上睡觉我经常会感觉到被子有东西走过,我知道我根本就没睡着,只是闭着眼,每当有这种感觉,我就会起来看被子,可什么都没有,而且感觉会立即消失,跟令我害怕的是直到有一夜我做了梦,梦里去世已经很久的奶奶告诉我,我还有两年的寿命,我当时很害怕,之前算过几次命,算命先生都说我命短,可毕竟生在科学社会下所以必不在意这些,只是母亲非要给我算,于是这次我告诉了母亲,母亲带着我到山里一个很有名的“半仙”那里,可还没进门人家就把我和母亲赶了出来,那个真的很厉害,是个老太太,给人算生男生女,几乎没错过,老太太说我的病她看不了,无奈下我和母亲只好放弃了。后来就找了另一个人,又是烧纸又是烧衣服什么的,慢慢的也就忘了。

  上了大学了,本来认为一切都会好的,直到那一夜我梦到了父亲,那是大二上学期,父亲在梦里告诉我,今年暑假不要回家,而且梦里显示出来我出车祸的情景,那是距我家不远的马路上两辆车过来,我怎么躲都躲不过去,后来就看到母亲报着我的身体在哪舍命的哭,而我的视角就在天上。直到现在想起了我都害怕,所以今年暑假我没回家,也是为了锻炼自己,我不是害怕这些,我害怕的是前后两个梦所崔算的时间完全吻合,所以我不得不在意,也许你会说我是内心里经常想才会做了这个梦,可我从高三那年以后就几乎没怎么在意那个梦,而现在,梦里父亲的忠告和当初奶奶的话时间完全吻合,

   

  大家听说过吗 人死后会回到他以前走过的地方收回他的足迹

  我以前也不怎么相信 可是今年夏夜的一个晚上 大约9点时

  我正准备睡觉去 忽然听到楼上发出一种怪异的声音 有点像

  古时刀剑之类的兵器互相碰撞的刺耳的声音 当时也没太在意

  也就上楼去了 我问我弟他刚才在干什么 可他却说什么也没干

  我就有些犯嘀咕 怎么会呀 分明有东西呀 当时也没有什么猫鼠

  之类的动物经过

  第二天 问父母 他们说这应该是人死后来收足迹了 因为前不久

  邻村刚有人去世

  这可真是蹊跷啊

  压身这种事我也遇到过。

  那时七八岁的时候了,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平常家里吃过晚饭都睡得比较早,冬天天冷嘛。

  在床睡着时我就听到了哒哒的声音,我就心里想,谁会在这大冬天的穿个拖鞋呢,再一听这个哒哒声一直在原地,一般有人路过什么的,脚步声都会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可那声音一直在原地,我就觉得奇怪了,我听了响了有几分钟后,就叫我姐,叫了好几声,问她有没有听到,她好像是睡着了,没有理我,后来我也不知怎么了。

  …………

  再后来感觉被什么东西压得揣不过气来,(我当时没醒)一直要挣开,想透过气来,但是我就突然醒过来了,回想起来真是吓人,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早谈创业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8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7日 23:40
下一篇 2022年10月8日 01:40

相关推荐

  • 我回忆的梦

    ?我回忆的梦   是这样,前两天,我陪着老公去了一趟矿山了,在到达目的地之后,我就留在了洞子外面;因为关于做矿,不允许女人进去,所以我就在车上等着他们;   我记得很清楚,我把座椅…

    2022年9月19日
    036
  • 1982年安阳灵异事件真相及详解

    ?1982年安阳灵异事件真相及详解   安阳灵异事件发生时间:   1982年6月30日   安阳灵异事件发生地点:   河南省安阳地区林县(现改名为林州)   安阳灵异事件见证人…

    2022年9月24日
    062
  • 西贡有结界?王福义修路「破界」拒鬼古损郊野

    ?西贡有结界?王福义修路「破界」拒鬼古损郊野      要谈王福义有多爱郊野,可由山中的鬼怪之说,甚至西贡「结界」传闻说起……   西贡「结界」自2005年的丁利华失踪案,传到去年…

    2022年9月27日
    030
  • 可怕的噩梦

    ?可怕的噩梦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可是非常非常的真实。我一夜竟然梦见同一个女人好几次,每次都把我吓醒。那女人穿着黄色的衣服,是古代的衣服,站在墙边,脸上没有五官,当天快亮的时候,…

    2022年9月23日
    035
  • 半夜的叫声

    ?半夜的叫声     2004年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作为家里长女的我,感觉天像塌下来一样,心里的悲痛是难以言表的。在我们当地有个风俗,就是孩子出生时如果父母亲有一个是31周…

    2022年9月26日
    025
  • 绝对自己真事,有懂行的吗

    ?绝对自己真事,有懂行的吗   其实我长这么大灵异的也碰了不少了,但这件让我最为记忆深刻。   我人特别瘦,身体也很虚,现在一米七,人才88斤,此为前提   小时候我妈说我动不动就…

    2022年9月19日
    037
  • 爷爷的托梦

    ?爷爷的托梦   这件灵异事件是我奶奶生前亲口对我讲的。   她说有一回她梦见我爷爷跟她说:你害了我不能上去啊!我爷爷是的,不杀生,蚊子叮他都不拍,只是赶走。只,油都用植物油。所以…

    2022年9月20日
    040
  • 我儿时的遇到的闹鬼怪事?

    ?我儿时的遇到的闹鬼怪事?   大约五六年前!我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放学回来,独自睡在一间偏远的单人房里,因为生意关系我叔叔暂时从我母亲的单位租了一间。那天晚上,在半夜,当我感到困…

    2022年9月29日
    028
  • 遇到高人

    ?遇到高人      当时我上大四,因为拍艺术照认识了影楼的化妆师。认识她的第一天,突然就问我:“你是不是经常会突然一阵头痛,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当时特别讶异,…

    2022年9月22日
    032
  • 幽灵同路人

    ?幽灵同路人   幽灵同路人   离老家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有个人去外村吃酒席。他吃完酒席后,又在主人家里面摆了一会龙门阵(闲聊)后,就起身准备回家。吃酒席的地方离他家还有三个多小时的…

    2022年9月19日
    038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