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我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我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您好,我今天晚上属于无意当中发现这个网站,而我在网站上发表不了言论,就发你邮箱里了,呵呵。听我说说吧,绝对不是骗人的。

  事情有两件。

  1、我在大概刚上小学的时候,一次跟我表弟去我们兰州的三爱堂医院里玩,当时是秋天了吧,我们小时候没什么玩的,就跑去抓蚂蚱啊天牛啊之类的小虫子。跑到一个深巷子里面,看到有一个院子,外面估计还有医院的人养了几头猪,我们看那附近有很多荒草,很茂盛,想那里一定有很多蚂蚱之类的,就跑过去。抓着抓着,我就听到在那个院子里面很吵,有很多很多的声音。有大人骂小孩的声音,有夫妻两口子吵架的声音,有哭的声音,有吊嗓子的声音,有唱歌的声音总之很多声音。然后我问我表弟听到了没,他说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就纳闷了,我听的很清楚,我就在我表弟旁边站着我们不到2米的距离他怎么可能听不到。我仔细听听就是那个院子里发出来的,而且附近也没有其他建筑。我就进那个院子里看了看,发现里面有很多的门,可是都是木头门,每个门上面都有很粗的铁链上着一把大锁,而且锁和铁链都生了锈,不象是新装上去的。而且那院子里的草都快比我高了,我进去的时候感觉有比较明显的风一直在刮,比较凉快,我就把我表弟也叫进来让他听听那声音,可他进来既感觉不到风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还说我骗他,我都郁闷死了,让他仔细听他就是听不到,然后他就出去了,我那天一直郁闷的连玩的心情都没了。

  第2天我们又去那个地方,我还是听到了声音,又跟他说他就是不相信,正说着看见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吧,过来喂猪。她过来看了我们几眼,问到谁让我们过来的,我就说我们过来抓蚂蚱玩的,然后她就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就乱跑进来,你们小孩子别来这里玩,这里是以前的太平间!!然后就把我们赶跑了。

  事后我想起来脖子有点发凉,可我表弟什么反应都没有我就郁闷死了。

  这是第一件事。

  2、记得我上初2的时候,那时我表哥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俱乐部里上班,大年初四我已经放假,他就喊我去他们那里玩,晚上他那里的负责人都回家了,他值班,就让我在他家里拿了点吃的然后去他俱乐部了。晚上我们玩了很晚,就睡觉了。第2天是大年初5也是我表哥生日,早上我们起来说家里亲戚都来了,等他回家呢,让我等他收拾完了我们就走,最后他收拾完的时候在摸口袋里的钥匙,就跟我站对面,我们距离也就不到3米吧,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女的低着头从我们面前走进了一个长廊里面,里面很黑,那个女的也不开灯就是低头走进去了,手里好象还提了个塑料的篮子,我还纳闷呢说这个女的也够胆子大了,那么黑进去也不开灯。我以为是我表哥的同事也就没吭声。然后我表哥说走吧,钥匙找到了,把门从外面反锁上等下午上晚班的人来了再开门吧,我们不管了。

  我就问了一句,那把那个女的就是刚才走过去的那个锁里面吗?她不吃饭啊?他表哥一听这话他就急了,说你乱说什么啊?哪里来的人,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昨天晚上就我一个人值班,我才喊你来陪我的。我说你眼出毛病了吗?刚才就从我们面前走过去的啊,然后进了那里面了。我的手就指着那个女的进去的方向。我表哥一听就傻了,刚好他身上有几个擦炮,点了扔进去炸了几下然后拉着我赶紧从里面出来了,他哆哆嗦嗦把门锁上才跟我说,那里面一直闹鬼,他们所有在里面上班的人都知道,就是没人见过,他就是一个人值班害怕才叫我去陪他的,本来不想告诉我的,没想到我确看见了。当时我们两个人都挺害怕的,后来我回家后就找了个观音象挂脖子里,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也没有什么事了,后来也就没有去想了。

  这两件事情是我经历过所能够记得比较清楚的,还有几件事情很模糊,也就不说了。请相信我不是在骗人,我也就是想把这个事讲出来。

  我的QQ78130153,如果你也有类似经历的就给我回愦一下吧。

  我相信,很多人都试过梦中梦.(梦中梦是清醒的梦的一种变形,所谓梦中梦就是:发现了自己刚才是在做梦,觉得现在醒了,而实际上他还在做梦。我常常梦见我醒了,和别人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如何如何。第二天真的醒过来才知道梦固然是梦,和别人说梦这件事也一样是梦)

  前2年我有一次晚上8点多的时候.很累就先睡觉.突然就被鬼压了.然后我很辛苦.透不过气.   (我试过很多次被鬼压.知道只要过十多分钟就没事.越紧张越害怕就越不能动弹,曾经有一次上网看过一个人说:被鬼压的时候心里默念一遍南无阿尼陀佛,鬼就会离开你的身体,我曾经试过一次,一念之后就马上可以动了.比什么都快.不过只是一次而已,之后的都没效果.只有唯有等吧)     我好像看见客厅有光线和电视声  (当然实际不是看见,只是”感觉”得到.”感觉”然后在脑部转化成影像.因为试过被鬼压的人都知道,是无论怎样都动不了的,更别说看了.)

  等过了十多分钟.我可以动了.我就马上起来,看了一看门口.真的有光线.然后出到客厅.看见我爸在看电视.我走过去倒了一大杯水喝.越喝越辛苦.越喝越辛苦……..

  猛然一惊醒.跟一开始一样.我还躺在床上.正被鬼压着,动不了.想到原来刚刚是在发梦.没办法,只有继续等.还是感觉到外面的情况一样(这种情况试过很多次了.人是睡觉但是能感觉到周围的情况.还有2次很清晰的,都是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发生.有一次我很渴,起来喝茶,我妈刚要出门.我听见关门的声音.我怎么喝都还是感觉很渴.我就知道我在发梦.我还特意看看梦中的钟.刚好下午4点正…然后我集中意志要醒来.真的醒来了.感觉很渴.要出去喝水,一出去就听见关门声,一看钟.真的是刚好4点正.呵呵,感觉很神奇)   跟着出去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样的.不断的惊醒,不断的这种感觉.我害怕了.我怕一辈子都在这梦中,醒不来.相信过度吸食迷幻药的人也试过像这种感觉.只是吃药的是兴奋的喜欢那种感觉.自己不愿清醒过来.而我这感觉是很清醒.很清醒的.真的好害怕.我数着一共5次.然后第六次醒来我都不相信自己是醒来了.我直接就不起来了.睁开眼.一伸手按着电脑主机的按钮.等完全开机了,我就起来上网.上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真的醒来了.就出去喝水.出去的情景跟梦中时一样的.哎,不论怎样.总算是回来现实了.

  其实我喜欢研究.我也不是怎么害怕现象.希望有相关兴趣的人一起探讨一下.

  这是个真实的事情,78年我的父母从外地回济南,住在姥姥家。

  那时还没有我,正是两个舅舅为结婚的事闹分家,姥姥没有办法,叫着妈妈和三姨去经一路给四舅找房子,济南那时都是四合院,房子还是不难找的。

  姥姥她们一行就进了经一路一处四合院,接待他们的老太太还算和气,院子不错,很干净,布局也很好,价格也公道。姥姥很满意,就要付定金的时候,姥姥发现还有一间南屋没去看,就要求房东老太太开开那间屋去看,房东老太太支吾了半天,对姥姥说

  “这间屋还是不看为好,也不瞒您说,这屋子解放前上吊自杀了一个地主的老奶奶。”

  姥姥执意要开开那间房看看,因为姥姥也是个神道的人

  “不看看这间房我们怎么能随意的租您的房子呢?”姥姥说道

  老太太极不情愿的开开的房门,并且躲在了屋外。姥姥进屋后,看到房间还是很干净的,几件简单的家具摆放整齐。姥姥抬头看了看房梁,这一看不要紧,紧接着打了个哆嗦,姥姥急急退出屋外,让老太太把房门锁好,给老太太说我们改天拜访,就告别了。

  路上给妈妈和三姨说这个院子我们不能租,因为有吊死鬼。

  就这样回到家中,自不提起

  晚上10点半左右,院里的人还有大部分没有休息,每一家都还掌着灯,姥姥自己坐在堂屋八仙椅上卷烟抽,这时!!!

  一阵冷风吹起,房门是关着的,姥姥打了个哆嗦,耳朵开始嗡嗡作响,姥姥明白这是有脏东西在影她,这时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姥姥急忙掐住左手中指,点上烟,这时,姥姥突然的头发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堂屋的房梁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绸缎小棉袄的老太太!!!

  只见她骑在房梁上,下面搭着一根绳子,扣都已经打好,嘴里念念叨唠着;“跟我走,跟我走,那边好,跟我走!!!”

  姥姥知道这是老太太的冤魂跟到家里来了,来迷糊姥姥,影响姥姥的心智,要姥姥上吊去做她的替死鬼,老太太好超生。

  这时姥姥已经浑身哆嗦的不行,掐着中指的指甲都已经把肉掐破,却觉不到痛!!!姥姥急忙奔向里屋,满屋里都是老太太的叨唠声和嗡嗡的声音!!!跑到三舅的床上,只见三舅和舅母赤身裸体的睡着,被子都掉在了地下,任凭怎么喊两人都不醒,姥姥明白他们已经被老太太影的睡死了,就跑到西屋喊四舅,四舅还没睡,因为西屋在堂屋的外面,四舅正在抽着烟,看到姥姥跑进来,一听急忙抱着红被子把姥姥抱起来,姥姥一直打着哆嗦,四舅没敢去堂屋,直接跑到院里喊房客,可任凭怎么喊都没人答应!!!

  突然!!四舅看到姥姥直直的披着被子往堂屋走,四舅急忙跟过去,姥姥已经走到堂屋里了,四舅跑进去一看也惊呆了,只见那老太太穿着得体,骑在房梁上看着姥姥笑,挥着手,但并不看四舅一眼,四舅抱紧姥姥,姥姥得劲突然变得很大,要挣脱四舅,拿着绳子往房梁上扔,四舅使出全身的劲抱姥姥出堂屋的们,却怎么也走不到门口,只听到老太太在房梁的笑声和跟我走跟我走的声音,就这样一直抱着姥姥到天蒙蒙亮,老太太笑着消失了,姥姥和四舅都已经虚脱了,急忙招呼家里的人,把事情说了一遍,大家都觉得惊讶!就这样一天相安无事,晚上一家人都在堂屋,10点半左右,大家的眼睛惊得都要掉地下了。老太太又来了,还是那句话,还是笑着,三姨和妈妈二姨一起痛骂,但老太太还是笑着重复着那句话,跟我走,跟我走,那边好!!!天蒙蒙亮的时候又消失了。

  没有办法,家人从千佛山请下两名长老去的经一路四合院,超度念经,完毕后,姥姥亲自打开房门,燃烧纸钱,上香,摆供,说些圆为的话。

  晚上一家人都在堂屋等着,看着表一点点的走向10点半,大家的嗓子眼也提了起来,10点半左右,突然!!!三舅母瞪大眼睛,口吐白沫,直挺挺的躺在地下,大家正要查看,她就如同僵尸般的坐了起来,眼睛瞪得很大,嘴角落出笑容,说“每年要姥姥摆只鸡上供,要烧鸡,要烧钱给她,一直到姥姥死后才能算完!”说完三舅母就背过气去,一会就醒了,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从那以后,红衣老太太再没出现过,姥姥也一直过年给老太太上供,清明和鬼节7月15烧纸祭奠,一直到姥姥89年去世!!!

  这件事是发生在78年的腊月,后来有我了,每次上完供姥姥都要把烧鸡丢在火纸一起烧掉,还有上供的香,并且最让人称奇的是,每次上完供,烧鸡拿下来烧掉的时候,烧鸡一点香味也没有了,姥姥说,老太太来过了,她把鸡吃了,因为上供的东西,鬼来了只是闻味!!!

  保安

  我在遇到以下之前是坚定无神论者,现在却是一片迷茫。 俗话说的好,夜路走多了终遇鬼,在没有做这个保安之前也就当吓唬人的笑话听了,可当自己亲身经历后,嘿嘿,不好说呀!

  那是2006年6月左右,中专刚毕业的我,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我家在济南市,工作地点里我家不算远,当时的工作不好找,而保安的待遇还不错,我工作的地点是一个办公综合小区(因怕影响小区的声誉具体的地点名称就不说了),小区很大,可保安并不多,只有我们6个人。做保安上夜班是很正常的,也是最难熬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在小区内巡逻(保安的配置是夜班两人,一名在大门岗值班,一名在院内巡逻,每一小时换一次班),虽说不怕,可总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就在我做保安5个月左右的时候,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这件事让我动摇了我原来无神论的观点。这件事后也是我灵异的开始。

  记得那时11月的一天,天气已经比较冷了,一到晚上小区进出的人就少了,都早早的躲进了温暖的房间,小区和外面的马路显得冷冷清清,感觉天更冷了。今天轮到我和老郭值夜班了,老郭是和我一起的保安,26岁,家东北的,和我感情不错。大约晚上快2点左右,我在暖和的值班室值班,老郭去院内巡逻了,在有一会就该我去巡逻了,我穿上大衣走到门口,先适应以下温度,活动一下身体。大院深处的小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大门外也是漆黑一片,静悄悄的连过往的车都没有,值班室的大灯还比较亮,可以看清不远处的物体,就在我转身准备回值班室拿对讲机和警棍时,突然看见一名身穿黑色外套,手里提着一个包袱的老太太从小区内走了出来,这么晚了老太太要去哪?离得远看不清相貌,但感觉不像小区的业主(小区业主都比较熟悉了,特别是院内的大爷大妈人都不错,经常聊天),出于习惯我迎了上去,就在离那老太太1、2米远的时候,我问道:“大妈,你这是……”话还没有说完,眼前的老太太消失了!就在我眼前消失了!就像我眼前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似的,就这样很自然的消失了。我抓了下头,转身走回值班室,坐下就感觉不对,我没看错呀,怎么到跟前就没了呢,眼花了?不可能眼花了走到跟前才消失呀,从看见到走到跟前消失有大约10秒钟的时间,眼花不能这么长时间吧,还看的很真切。难道是:“鬼”!!想到这我就感觉浑身一阵冰凉,一把抄起对讲机,喊道快来人呀!我他妈的见鬼了!!这时老郭巡逻结束正往回走,听见对讲机里传来变了声的呼喊(事后老郭自己说的,我当时的声音差点把他吓尿了),他一口气跑了回来,这时宿舍里的兄弟们也听到喊声跑了过来,看到大家都到了,我才深吸一口气吧刚才的事讲了一遍,开始大家都不信,可是看见我那毫无血色的脸,也都信了几分,还好兄弟们不错,都在值班室赔了我一晚上。(事后他们讲是听我说完,没人敢自己回宿舍睡!这帮小子胆还没我大,嘿嘿)这件事过去几天后,也没发生什么,大家就淡忘了,不过夜班到由2个人改为4个人,据领导讲是最经小偷比较多,不过我觉得还是我那件事引起的。

  这件事好像预示着我灵异事件的开始,从这件事开始我又遇到了几次灵异事件,虽说心里害怕,可又觉得新奇。看来我做保安还要和“好兄弟”多遇到几次。(这件事是我亲身经历的,包括以后讲的都是我在做保安期间遇到的,很多事都要亲身经历过才会相信,没遇到过的也就只当成一个故事,多年了这些事一直在心里憋着,说出来大家听听。)

  上次有说过跟大家讲我居住“”的事情,房子早就卖了,况且我又不在家乡,不然可以把房子拍下来传给大家看看。自家和邻里间都发生过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事要讲起来就得从十几年前开始回忆了……

  我出生在一个小乡村,妈妈是当地的五好幼师,后来被调往镇上的棉花采购站工作,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算是效益相当不错的单位了,于是举家搬迁到镇上,住进了妈妈单位分的不大的员工宿舍里。父母在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下海经商,妈妈在单位里面办了停薪留职,于是我和爷爷奶奶还有哥哥猫在这小窝里一窝就是好几年,一直到我读小学五年级。

  那年爷爷的身体很差,在老一辈人眼里单位里的房子都不算自己的窝,倘若有一天不行了,就算是死也想死在自己家里,而不是外面。原本爸爸是在镇上买了块小地儿,已经打好了地基,打算抽空把房子设计了盖起来的,但担心爷爷的身体挨不到那一天,索性就将地基卖掉了,就近买了套刚刚盖起来不久的一套三层的毛坯房。我记得当时知道买了房子要搬新家特开心,每天盼着往新家里头搬,但是没有想到房子装好之后会是那个样子……

  由于父亲的眼睛患有色弱,虽然不是所有颜色都分辨不出来,但是相近的颜色混在一起在他眼里都是同一种颜色。那时候装房子砌墙面砖都擅长用白瓷砖,结果我爸爸买回来的是长条形的米色瓷砖,一贴到墙面上,整个墙就像上了年头的很陈旧的房子,完全就是白砖时间长了泛黄的颜色,导致整个房子看上去就是个老房子。考虑到家里就爷爷奶奶和我(哥哥那时候在武汉读书了),爸爸担心房子大了奶奶上了年龄卫生不好做,买的是大理石砖铺的地面(深灰色),墙上随便的粉了一下,客厅没有吊顶感觉非常高,设计客厅直径也非常深,整体感觉就不紧凑并且空间很暗沉,关键在于大门的颜色,应该是朱红的,漆成了黑色,风水大忌木大门是不能用黑色的,因为只有棺材板才用那种颜色,当然我那个时候是不懂这些的。由于奶奶拜观音,早晚都得上香,搞得家里青烟袅袅,很是恐怖,本来是朝南的房子,结果对面一栋三层的房子竖起来,家里的采光全给挡了,搞得个房子总觉得是又阴又冷。。。

  住进新房后一年的时间爷爷就走了,那年年初奶奶找一个算命的为爷爷算了个命,说问爷爷大概是什么时候“走”,感觉奶奶似乎知道爷爷挨不过那个年头,算命的说逢三、六、九,也就是“走”的时间肯定是三月、六月和九月。没料想到爷爷真的是在九月走的,我记得那天是九月一日我开学的日子,开学没有去上学还挨批了,到班主任面前哭得像个傻子。奇怪的是,奶奶像算准爷爷那天要走一样,事情是这样的……

  爷爷去世的前一晚,奶奶叫来了一个远房亲戚,大概50岁左右,正好是我妈妈单位守夜的大伯,住在了我们家的客厅,客厅是有一个连体沙发,摊开就是一张床可以睡的,那晚就在客厅守着,大概到凌晨天还没大亮,我跟奶奶的房间的窗户就有人在敲:“青姨,大伯走了,快起来啊”我也迷迷糊糊磨蹭着起床了,感觉爷爷走了并不是一个事实,之前也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反正当天我就没有流过一滴泪。我起床透过爷爷房间的窗户往里看,爷爷的脸上已经被奶奶盖上了一本书,床头柜上点了支蜡烛,烛光一闪一闪。

  姑妈是最先赶到的,因为她就在本市离得最近,一进房就跪在爷爷床边哭,摸着爷爷胸口说有热气,一直嚷爷爷没有断气要找医生来看,医生来了说爷爷的瞳孔已经扩散,证实已死亡,但姑妈一直说爷爷身上有热气,可能是当时我还小,一直到爸爸他们从武汉赶回来之前长辈都没有让我进房间,更不知道爷爷的胸口是否真的有热气。中午家里所有晚辈都到齐了,姑妈才说爷爷的身子凉了。然后是伯伯这个长子和爸爸帮爷爷净身之后将爷爷抬到了客厅(我们家乡有习俗,去世的老人,遗体要在家里放三天,所有前来相送的亲朋好友都要来上柱香的)在将爷爷脸上的书换成纸钱的时候,我隐约看到爷爷眼角的泪痕还有嘴角清晰可见的血迹,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血?当时赶紧擦掉了,爷爷生前是有心脏病、哮喘和糖尿病的,医生的解释是爷爷的哮喘一口痰哽在喉咙咳不出来,一口气没有缓上来就这么……那三天是家里最热闹的三天,人多我才不怕。一直到爷爷出殡的那天,追悼的时候司仪说乐哀三分钟,全家人都在哭只有我没有流泪,当时我心里暗想我是不是冷血,但当司仪说,起立抬棺出殡的时候我的眼泪突然就一下涌出来了,一直就哭到火葬场。在送进火葬场的火炉前爸爸揭开爷爷脸上的纸钱说最后看爷爷一眼时,我又看到了血,还很新鲜的血的色泽,旁边有人见着开始议论,爸爸赶紧将纸钱盖上了,我就眼见着爷爷这么走了。

  后来要刻碑文,得知道爷爷去世的准确时间,我才又知道了一些事情。那个伯伯说爷爷应该是在凌晨五点去世的,因为他听见抵大门的条凳滑倒在地上一声闷响把他惊醒了,他第一时间跑进爷爷的房间,已经叫不醒爷爷,但是爷爷的身体还是很暖和的,他说那时候爷爷可能刚刚走,而那个条凳倒下发出的声音其实是爷爷想告诉我们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而且那天很奇怪,我们家里停电了,按道理来讲我们家里是不可能停电的,因为除了队里的电,我们家还接了单位的电,可以说是双重保险,停电对我们家来说是不可能的,可却变成了已经发生的事实,那伯伯在我们家守夜的那晚才换的手电筒的电池居然也打不亮了。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头七在我们家乡是还魂的时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但是头七那天听爸爸说家乡里的风俗,用竹子挑着已经去了的人生前用的毛巾,烧掉会看到去世的人在路上的样子,爸爸说他看到了,爷爷是做飞机走的,这我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我爸爸说的话。爷爷走后,他的那个房间我就再也没有进去过了,跟奶奶一直住在后面的那个房间,有一次在客厅做作业听见爷爷原来住的房间纱门嘎吱嘎吱响了两声传了两声“青儿,青儿……”(爷爷一直这么叫奶奶的)那声音就是爷爷的声音,并且还是生病时候气若游丝的声音,我心里有些怕赶紧叫了两声奶奶,马上就听不到那个声音了,再此之后家里就很平静,爷爷的房间也一直空着,直到又过了个新年家里团聚热闹了一番,我跟奶奶才搬到前面那个大房去住,也就是爷爷生前住的那个房间,拓大的一间三层楼房就住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就算不阴森死也冷清死。

  搬前面住之后,奶奶患上了高血压,爸爸便请姑妈来照顾我和奶奶,那个时候我读初一,考的是我们当地的重点初中,记得初一时成绩还特好,当的英语科代表,成绩一直是名列前三,日子也就这么过着。到了初二我的成绩开始下滑,我也不知道是青春期的叛逆还是怎么的,一向温顺的我性情大变,不喜欢回家,家人一跟我说话我就嫌烦,并且讨厌吃饭,初一的一整年我就没有碰过米,姑妈总是弄面啊什么的汤汤水水的我吃,一直到初二,我的这些问题才好一点,但是初二却发生了一件全家都很伤痛的事情,姑妈的女儿原本在武汉空军雷达学院读书,她英语成绩特别好,但是那年却出了意外跳江未遂,这一次是吃安眠药,被送医院抢救洗胃,学校就不再敢收她了,送回来我们家姑妈照顾,我每天上学基本上吃饭啥的都不跟她一起,因为她回家后就没有下过床,睡在爷爷以前睡过的那张床上,头也是朝爷爷睡的那一头,房间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她和姑妈睡,还一张是我跟奶奶睡,她每天晚上到了十一点钟都会在被子里面哭,我那时候莫名其妙的,姑妈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只知道哭,直到有一天晚上姑妈不知道跟我说什么把我说烦了,我很不耐烦的说:“以后我跟你说话你就跟我说话,我不跟你说话你也不要跟我说话。”话音刚落,表姐一翻身下床把我狠狠的教训了一通,问我凭什么这样对姑妈讲话,何况姑妈还是长辈之类的说了很多,一直说到我哭得睡着。第二天一早上学了,中午回家吃饭,我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去跟家里人讲话,表姐又把我拉到她旁边跟我讲,说我这样的脾气不好,以后身边会一个朋友都没有会很孤独,她就是因为这样别人都孤立她,她才这个样子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她寻死,但是我觉得只有那天她跟我说话是唯一让我觉得正常的,可是第二天便收到消息,她失踪了。姑父把他接到家里去休养,说是去医院打一个针便再也没有回家了,这一失踪就是到现在,了无音讯,法律上讲达到十年的失踪人口可宣判死亡了,而现在除了姑妈一个人,家里所有人都当她已经死了,后来听说表姐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患上了精神分裂,我就在想,她要真是患上精神分裂那是怎么考那么好的学校的?回忆起这些我真的不知道做何感想,这篇纪实回忆了我儿时的记忆,太多太多……而且我也写了好久好久……

  自从姐姐失踪之后,姑妈便开始变得神经兮兮,我每天依然还是怕回那个家,总觉得家里的每个人都让我觉得怪怪的,我也没有多的话去跟她们讲,睡觉我从来都是蒙着头睡,我没有哪一天是把头露在外面睡过,我总觉得我的床头站着一个人,但又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就是这么胆战心惊的过了那几年,在读初三的那一年,也是我在这个屋里住的最后一年,右边邻居家生了个宝宝,总能听见孩子的哭声总算是有些生气,左边邻居的空房子终于也搬人进来住了,感觉一切都像有了新的转机,可后门的正对的空地基一盖好房子别人一搬进去不到两个月那家的顶梁柱就死了,一大清早就听到嗷嗷大哭,听邻居的老人说是搬家的时候没有“讲礼节”所以就死人了,我那时才知道我们搬家进去之前是东南西北拜四方了,并且还请了灶神,拜了土地公,加上家人长期拜观音基本还算太平,总比别人家大白天的墙壁上鬼影重重,能听见古怪的声响要好很多。后来我考上高中便开始住校了,那个房子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考大学到武汉跟父母团聚了,家里也在这边买了房子算是定下来了,都没有再回去过。

  一次偶然听父母闲谈说是要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说卖不了几个钱也卖了,那个房子不好,爸爸说他大男人一个阳刚气十足从来不怕鬼,不信邪门的事情,但是一回到那个家里就不自在,睡不好,那房子该是有些问题,说当时打地基的时候挖出来过几口棺材,我们住的那一带就是一个坟场,卖房子给我们的那个伯伯急着转手卖出去,是因为房子一落成他的儿子便得了白血病急着医病才要卖房子的,妈妈一听就说叫爸爸什么都不要说了,更不要说房子不好,不管价钱怎么样,房子脱手就好,后来用我们买回来一半的价钱给卖出去的,亏是亏了不少,但是房子卖了家里一直过得比较太平了,现在在武汉的新家,就算是爷爷奶奶的遗像都放在面前,晚上都不觉得害怕,奶奶是在我读大二那年走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现在想想过去的那些日子,真的是很难以想象我当时是怎么过来的,毕竟那个时候小,我也只能按照当时的感觉和记忆去写,表面上好像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但是用心去看去想去回忆,真的是有够邪门的了……

  这应该是我所回忆里面最长的一篇,以后写的事情可能会简短一些,就只讲的重点,这个回忆我只知道有些但我自己具体说不上来,大家自己慢慢体会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早谈创业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67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4日 16:28
下一篇 2022年10月4日 17:28

相关推荐

  • 直播探险废弃大楼 邻居半年没见的老人竟成「1具白骨」!

    ?直播探险废弃大楼 邻居半年没见的老人竟成「1具白骨」!   脸书社团《61灵异探险团》在台南市中西区直播,直播地点是一栋废弃大楼,结果过程竟惊见大楼某房间内,有一具已成白骨的遗体…

    2022年9月27日
    036
  • 跟在身后的女鬼

    ?跟在身后的女鬼   一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玩,回来以后已经是11点多了,家里没有人,我就去朋友家住,进了大铁门以后就发现地上全是白色的东西,也没在意,就上楼了,回头一看看见一个穿着…

    2022年10月7日
    027
  • 找替身的水鬼

    ?找替身的水鬼   找替身的水鬼   老家那边的河流、池塘比较多,而且当我还小的时候,水都是比较清澈干净的。因此每到夏天便有许多人成群结队的去河里面游泳。   我认识两个表兄弟,一…

    2022年9月26日
    033
  • 天津传闻的真实32个灵异事件大全

    ?天津传闻的真实32个灵异事件大全   一般住高层住宅的朋友都以电梯为主,而楼梯就成了被人们忽视的地方。一个住13层的女孩晚上回家,正巧赶上电梯故障不能使用。望着长长的楼梯有点害怕…

    2022年10月5日
    028
  • 我身边的真实鬼故事

    ?我身边的真实鬼故事   近年来写的山野鬼事,基本均出自亲历着口述,现逐一发布,文笔粗劣,敬请读者口下留情!   我身边的鬼故事系列之一:鱼塘中的人头   沛县位于江苏省最北部,苏…

    2022年9月27日
    029
  • 一个奇怪的梦

    ?一个奇怪的梦   一:1993年,我晚上做了一个:见我奶奶(已故多年)坐在一把椅子上,后面还有一个女人站着,(那是我逝去的姑姑)都穿的很破烂。什么话也没有说。醒来后,我赶紧让老婆…

    2022年9月21日
    034
  • 海市蜃楼还是显灵

    ?海市蜃楼还是显灵   我老婆和我说好几次了,大概在她7,8岁的时候,有一天下雨打雷,天空一道闪电,她看见天空有一身穿盔甲,手拿长枪的武士。   好久没到这网站上看看了,本来是不想…

    2022年9月23日
    034
  • 会上下楼的木头柱子

    ?会上下楼的木头柱子     这是我亲生的经历,3岁的时候住的是个3层楼的私房(就是原佳丽广场那),从一楼到三楼的楼梯是那种老式木头做成的,一楼半的转角处,有一个大木柱,…

    2022年9月30日
    026
  • 我干哥死后回家哭自己

    ?我干哥死后回家哭自己   我干哥叫彬彬 他在外地上班  他妈他们想他了 就说儿子回家吧 我们想看看你 我干哥就回来了 可是回家第一天他病没有回家 而是跟狐朋狗友去喝酒了…

    2022年9月21日
    033
  • 本人小时候发生的怪事,请大家帮忙解开谜题

    ?本人小时候发生的怪事,请大家帮忙解开谜题   我小时候, 大概是我7岁的时间! 那天气象很热, 咱们在客堂打地铺睡觉 , 我家是在一楼, 不是在上面的楼房, 以是, 客堂比较大,…

    2022年10月9日
    028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