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

  大家都知道农村里那种事特别多,看了很多今天晚上也分享一些。

  首先说明我只是把自己听到的认为真实的东西说出来,没有夸张语气,全是平铺直叙,请相信我!

  我家乡是介于平原和山地之间地形地貌,人烟比较稀少,坟墓比较多见,夜里如无月加云层厚的情况下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先说一个距离我村三里的一个村子,当事人如果在世现在大约将近60岁,十多年前的春天此人在梁上梨地(农村人应该知道,就是用畜力)一望无际的田地里在他打牛回头时突然发现地头那边有两个黑影朝他走来,等走近了看到这两个人穿清朝衣服,说要和他做生意!还是南方话(我那里叫外地话为音:早言瓦烂)。

  他当时没反应过来,说我哪里会做什么生意呢!结果没说几句话那两个人走了,等他回到家里赫然发现这两个人居然坐在炕上吃饭呢!

  后来这个人就得了重病si了,据说他重病时刻对别人说那两个东西根本就不是人类,回忆起来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那两个东西的脸白的不正常!但是我就奇了个怪了,按说是晴天白日啊?太阳公公照着呢!怎么会?

  还有一个距离我家15里说的是一个人放羊遇到的恐怖事情,放羊人从早上出工到晚上才收工,中午饭自己带着干粮吃并把羊赶到可以避免太阳暴晒的地方最好,有一天他把羊群赶到一个废弃的老村庄里,吃好干粮后他躺在这家窗台上准备小睡一会儿,羊群赶到屋子里避暑,刚刚迷起来就感觉到有一把沙土扬到他脸上(有必要介绍一下我们那里的老房子,其实叫窑洞,看过抗日战争的人应该有印象,而且大多数是依一个缓坡开凿的)他火大了去了,爬上窑洞顶上看看是谁跟他开这玩笑了?

  岂知上去一看,空无一人!骂骂咧咧又回去继续睡,哪里想到刚刚迷了一会儿又一把更多的沙土扬洒到他脸上,脖颈里!他这次用快速动作跑到窑洞顶一看,啊呀我的妈呀!还是空无一人,这下子他不敢再呆了,赶快领起头羊逃出来!再说一个我同学他父亲,前17年左右夏天黄昏,他父亲翻地回来的半路远远地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走在前面,好像是带着孝一样,他就心想这是谁家的媳妇啦?

  也没听到有谁家去了老人呀!他就想去看看,结果他走快这个女人也走快,始终没有看到是谁,啥样子?这个人也有一个倔劲儿,心想我今天非要看到你不成,一路尾随进了村里看到这个女人进了一家人的厕所(农村厕所男女共用,而且是用石头大体圈起来当中挖一个坑那样的)他也跟着急步进去,这个女人还是背朝着他,他居然去拉那女人肩膀,过来了根本不是人类,当时他就昏迷了,后来苏醒过来家里人看了仙家也没用,一个星期左右si掉了,真tmd恐怖。

  这件事发生在大概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现在想来仍觉得毛骨悚然……

  那天晚上,我独自在自己的房间睡觉。时近半夜,我突然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很热,汗水沾湿了被褥。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是,我这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老觉得变扭,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

  我在黑夜中瞪大双眼,在惊恐中煎熬地度过了好长时间,此时,一阵阴风从窗户外吹进……忽然,在我的耳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刚开始时窸窸窣窣的,忽然间声音仿佛越来越近,就好像有人在和你说悄悄话。接着,这声音变得越来越尖利刺耳,听不清在说什么,但却使人感到钻心的痛,那声音仿佛要咒我死一样,令我好害怕。就这样,我在疑惑和极度的恐吓中又熬过了一段时间,当我确信这不是梦时,我按奈不住心中的恐惧,猛地从床上坐起,在黑暗中摸索着疾步跑进我父母的房间……

  这件事成了我心中抹不去的阴影,那恐怖的声音时时钻进我的脑中,令我坐立不安,心中顿生恐惧之情。在这之前我从不信鬼,但事实证明有些东西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自那件事后,我直到初三才敢慢慢地适应独自过夜的生活,由于记忆是如此的深刻,故发表此文,也求懂行的朋友们帮忙解释解释心中的困惑。

  母亲离开人世十多年了,如活到今日是七十岁。

  那是一个家属小厂,三十多家属,有一天母亲上班,刚到车间大门口,与孙姨打了个照面,孙姨看了一眼母亲,顺口讲:老王,你脸色很差。母亲看了一眼孙姨,有点不高兴,瞪了她一眼,也没讲什么,孙姨感到不搭理她,就没面子,于是就又信口开河讲:老王快死了。母亲就讲:死了带着你.这时与孙姨关系比较好的丁姨就在旁边讲:是啊,老王,你脸色不好。母亲就又讲了一句:也带着你

  半年后,我母亲去世了,

  又半年,孙姨去世了

  又半年,丁姨去世了

  同一种病去的,这是我一个真实的经历。。。。。

  我姥姥只有一个弟弟,按照当地的叫法,我应该叫他老舅。我从没见过这个老舅,因为他早就不在了。这个故事是听我姥姥讲的。

  老舅是某县城南关人氏,姓郭,这么一说,某县城的老人应该都知道这个真实的故事!

  城关村的农民土地都很少,所以,城关村的人们大都是做小买卖为生。南关人做杀猪宰羊职业的据多。南关男人长寿的不多,跟他们的杀生职业有关系!

  听我姥姥讲,那时,我老舅家很穷,有一个女孩和4个男孩,5个孩子都很小,只有我老舅一个壮劳力。没有土地,也没啥收入来源,家里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经常靠亲戚们接济度日。所以,我老舅家逢年过节也干点杀猪宰羊的买卖,守着县城集市,好挣点钱养家。

  有一年夏天,我姥姥接到南关人报丧,说是老舅突然死了!我姥姥赶到时,老舅已经硬了,大人小孩们都围在老舅身边哀哭着,很是凄惨!看着满院子大呼小叫的孩子们,不知谁的主意,说这样傻苦不行,不如让孩子们爬上墙头,冲着城里不远处的城隍庙大喊,也许能把人喊回来!

  于是,老舅家5个孩子和所有的大人都爬上墙头,冲着城里的城隍庙大喊,有喊爹~爹~你快回来吧!有喊兄弟~兄弟~你快回来吧!有喊家里不能没有你呀~。。。。。。总之喊啥的都有,撕心裂肺、惊天动地!

  据我姥姥回忆,这样呼喊了一阵子,我老舅自己就醒过来了!我老舅醒过来后就说,别喊了,我回来了,我死不了了,我还有二十年阳寿呢!我老舅说,两个当差的小鬼拉着他走到城隍庙门前时,他突然听到后面家里大人小孩呼喊声,回头一看,二里外自己家院子墙头上站满了大人和孩子,都在呼喊他快回去!当时那两个小鬼一直往门里面拽他,他就是不进去!他在门外苦苦哀求那两个当差的说,放他回去吧,家里离不了他,那么多小孩子都很小,如果没人管,他们都会饿死的!那两个当差的也很慈悲,商量了一下,然后就使劲往外推了他一把说,看在你孩子们可怜的份上,先放你回去,等二十年后你再进来!

  果然,老舅又活了二十年,等他的儿子们都长大结婚了,他就又死了。随后,老舅妈也死了。他们的年纪都不是很大!

  老舅还有个最小的女儿叫鹏云,她还没成家,由哥哥嫂嫂集体养活,很受气,不给她房子住,把她撵到茅草屋里。这个鹏云姨我很熟,她经常来我姥姥家诉苦,我姥姥常常帮助她。

  记得有一次,她又来找我姥姥哭诉,说嫂嫂们又欺负她,已经有人替她报仇了。她说,有一天晚上,她在自己住的茅草屋里哭着哭着睡着了。后半夜被一阵狂风呼啸惊醒,她隔着破门缝往外一看,发现有两个穿着白衣服的影子像风一般飞快地经过她住的茅草屋,在她嫂嫂的房前停住了,转悠了一会,就开始拍她嫂子的们,一会拍拍这个嫂子的们,一会拍拍哪个嫂子的们,一边拍们一边叫骂!她嫂子们都吓得不敢吭声,更不敢开门!

  我姥姥问她那两个人具体的穿戴、声音语气等等细节,然后告诉她别怕,那是她父母保护她呢!

  后来,这个鹏云姨就不受气了。再后来,她就出嫁了。她丈夫跟我二姨是一个村的,很高很高,长得也不错,她很满意。记得她结婚的那个晚上,很多人闹洞房,我陪着她躲在我二姨家的小屋里,不敢点灯,屋里黑极了,只看到鹏云姨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我记得当时鹏云姨说,要不是他父母的灵魂保护她,她早就被嫂嫂们孽待死了!她说,她以后再也不回那个杀猪宰羊的南关村了,哪个村的人不积德!她还说,她很愿意嫁到这个以种地为生的村子,安生!她强调说,她以后一定会过上好日子!

  大家好首先我想说的是在灵异类事件中只要不是你亲自的经历,不管听起来有多么逼真,那也只能是道听途说

  大家都知道黄土地上千沟万壑,二十年多前距离我村四里外一个村子里有一家开油房的,此人为人诚实,油房生意做的很好为此早出晚归是必然的,话说有一年冬天他出去收卖油的账(那时候都是骡子拉着平板车,油用我们当地产油的一种叫胡麻的植物仔换),路上必须经过一道长达6里左右的沟,沟深大约250米,阔100米左右,大家都知道冬天的天黑的比较早,等他收好最后一笔账后已经接近黄昏,村里人就劝他今天不要走了!但生意人的时间比较宝贵,坚持要走,村里人看留不住就说那你要走就快点吧!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必须经过那个地方_被村民们打死过四个日本人并把头颅剁下来的紧地方!他也心中有数,就打起骡子快步出了村子,土路,疙瘩,转弯,上下坡,等他来了紧处(我们那里称这种地方为紧处)天已经半黑了,西伯利亚的劲风呼啸着穿过灰黑的深沟两侧,象一只看不见的野兽(凡天气预报,一旦变天就听播音员说什么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要来了,所以我感觉我们那里的冷风就是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地上的黄土,沙蓬草乱飞,深沟两侧的灌木丛,小树木摇摇晃晃,时而发出几声不太合作的怪响。就在此时,他感觉自己这头骡子有点不对劲,一个劲儿地突突,突突,蹄子刨着地面不肯前进,他往前面一看看到距他不远处有一个物体非常可疑的样子,因为天已经大黑他必须走近才能够看到,但是拽不动骡子,他只好拿着鞭子慢慢走近看看到底是啥东西,十步,九步…五步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人头!旁边石头上还有好多血迹!话说到这里我想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卖油翁其实不简单,参加过朝鲜战争,合法杀过人!当时他并没有特别害怕,他居然蹲下来想仔细看看是谁被杀了,岂知当他把两只眼睛对着这个头颅的瞬间这个头颅的两只眼睛突然睁得圆滚滚的,吓得他妈呀一声蹦的老高,撒开脚丫子就跑,后来和人们说起来说当时头发大概都竖起来了,不知道是风大还是动作幅度太大还是头发把棉帽子都给顶飞了,那骡子也很精明,知道自己跑,一人一畜在深沟中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在极度恐惧中用老娘亲给的最有力最吃奶的劲儿赛跑,等跑回去劝说他那个村子里浑身上下都湿了!

  后记:这里不由得想到武松哥,其实他如果胆子再大一些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效果?第二天还是老路,在经过此处时什么也没啦!此人现在全家搬到了内蒙,大约将近80岁啦!还很健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1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4日 03:05
下一篇 2022年9月24日 04:05

相关推荐

  • 小婷的故事

    ?小婷的故事   小婷是我在公司的同事,那丫头似乎火焰低,总是能看见一般人不能看见的东西,在这里似乎有必要解释一下什么叫火焰,所谓的火焰就是人身上燃烧的三味真火,一团在额头上燃烧,…

    2天前
    06
  • 遇到水鬼

    ?遇到水鬼   转帖   遇到水鬼   老家有条河叫后河.那几年后河水还比较大,河水比较清,因此后河两岸还有些专门以打鱼为生的人.有一家渔民,生活在城东南边的一个叫大岩窝的地方,由…

    2022年9月27日
    08
  • 101岁老道士事件5

    ?101岁老道士事件5   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因为是在我高二那年去别的镇一个同学家玩时他父母讲给我听的,讲的是他们村上一个人所遇到的事情   说是在八几年的时候,他们…

    2022年9月19日
    08
  • 血糊鬼?!

    ?血糊鬼?!   我说的是我朋友她妈遇见的。她说是血糊,但是一般来说血糊是一个老婆婆的样子,是以前难产死的孕妇,以害死新生婴儿,才能投胎。可是她妈遇见的却不同。好了,言规正传,她妈…

    2022年9月26日
    010
  • 2.Chri’s.绝对真实灵异事件

    ?2.Chri’s.绝对真实灵异事件   (前文)接下来所说的绝对是的灵异事件,信者听着当回事,不信者就当是网上别人写的鬼故事看着玩。   我小时候见过,家人有的也见过…

    4天前
    06
  • 民间鬼故事:钥匙

    ?民间鬼故事:钥匙   这似乎发生在今年年初或去年,我忘记了,我急着出去,然后去沙发拿。 (当我回家时,都放在沙发的最外角。当我外出时,拿走它,你会突然发现不在那里,当时沙发上什么…

    2天前
    05
  • 一个三十多年前真实的狐狸精故事

    ?一个三十多年前真实的狐狸精故事   一个三十多年前真实的狐狸精故事       三十多年前,我们古镇在东头的一片黄土岗上新建了一所中学和一个水泵厂。   水泵厂的厂房未…

    2022年9月20日
    09
  • 神秘的瓦房店东方红照相馆事件

    ?神秘的瓦房店东方红照相馆事件   (首先呼吁:发表在灵异网的文章最好前面注明是真实的还是传说抑或还是故事) 这件事情更加充满了怪异的色彩。看起来更像是编的鬼故事,也有些像聊斋故事…

    2022年9月21日
    08
  • 绝对真实

    ?绝对真实   以前我住宿时,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12点左右,看见一个黑影好高大,从门口慢慢进来,接着我说不了话,心里绝对醒着,就是不能动,说不了话,这样了几分钟,又没事了,好怕啊…

    2天前
    06
  • 廣東省中山市三角中學靈異事件4則

    ?廣東省中山市三角中學靈異事件4則   在這裏注冊了都好幾天了,光是浏覽,現在也發一下我自己身邊的靈異吧,平時習慣用白話打,不過爲了方便大家,所以說普通話打喇。這是我在三角中學讀書…

    16小时前
    06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