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塘鬼现形

野塘鬼现形
?野塘鬼现形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95年吧,我只见过这一次,我发誓!我当时20岁。那是一个夏天好热,我探亲回汉水小镇,我和3男4女夜晚无聊出去捉青蛙,夜里12点钟吧,没目的瞎走!

  出镇来到乡下的田里坟边,只要看到水塘,我们就去抓,有时就在坟头墓碑上踩过去,夜晚嘛,什么也看不清楚,因为人多,也不怕,还唱梦里水乡的歌!

  就那4。5个电筒,都被女生要去了,有没有乱的花圈,有字在上面,我还可以叫出死人的名字,因为我有才嘛,就这样找啊,找了好久,走了好远,来到了我们不熟悉的一个地方,是一个好大好乱的水塘。乱草重生,怪叫连连。旁边是好大一块野坟地,2个傻小子下到水边去抓青蛙,我在后面岸上带着女生慢慢走啊,走到快到村头的地方时,月光下发现了一个塌了半边的破屋,本没在意,在过去的那一刻,我觉得头皮发麻,混身的毛刷的炸起来,我听到了一种很凄掺的声音,一下远了,一下近了。

  几个女生和男生就一起看向我,都把头伸到我面前,我们没说话,但我们眼睛对视中都感觉到旁边有什么。只有2个傻还在水边抓的起劲,就在我准备要他们快离开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穿着绿色戏服模样的男人,还戴着个白死人帽,从水里面向我们站起来了,看到的时候已经出水到腰,因为朦胧,所以我也没在意,等我仔细看的时候,整个形体都出来了,水面一丝波纹也没有,只有翻腾的雾气,水汽飘过它的脸,飘过他的身体,最后我看到它的脚腾空,踩在水面上翻滚的雾气上,为什么。因为雾遮住了的。

  我看不清,雾飘过去了,该有什么的都出现了,我好怀疑,我必须看清。我是军人,我学过分析,可是我只看到了一根一根的芦苇在他身后,风起,芦苇叶在它身后摆动,我仍然在找参照,我看到它两个宽大的袖子一动不动垂在身边,就在这一刻,我感觉到了好刺骨的寒气,我小声对我身边的人说,那不是个人,我旁边的几个都看到了,都问那是什么,就在这迟疑的时间,它居然向我们飘过来了,一双黑布鞋就这样悬在空中,我连它穿的袜子都看清了,只有那2个傻子,拿电筒照照那个东西,继续抓青蛙,终于我看到它那恐怖的脸,我大喊一声,快跑,我们刷的就拼命跑离开,那2个水边也明白了,杀人般的声音要我们等下,我傻啊,只看怎样跑的快些,等他们追上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几百米的地方。

  他们说是个男人,他们最清楚,只隔5米远,看到它手里还拿着个牌子,全身不动,就这样离开水面飘过来,他们以为是有人划船,所以先没怕,后来是看到超过他们的头顶才发现它不是人,我说我看着它的脚离看水面一米多高,我们商量了下决定马上回去抓它,如果是人,会找到船的,因为当中有做警察的,不相信有的,去找了好久,没找到,船根本不可以划动,整个塘全部被水草长死了,3个小子还吃没球到水里去摸,我想,要是真摸出什么来,我看怎么办哦!

  后来,当中有人病了,他的妈妈去找狠人看,一下子全出来了,这个水中出来的人是个男老师,因为年轻死的冤,死了没烧埋在那里,叫彭国斌,32岁,癌症死的用绿色被褥包着埋的,太掺了,就这样埋在自己家地里了,就是塘旁边的坟地,破屋是他的老家,没人住10几年了,后来去了的几个人以后没一个讨好的,我当时还好,因为我在部队,杀气大,还没事,到35过后,经常出事,就在前些时,我都险些被车创死,所以我说,不要以为人多就什么地方都敢去,你狠不过它的,没事就不要去惹它。

  我上高中的时候,家里还是住在爸爸单位分的2居室里面。就是那种很老的单元房,2家都是2室一厅,但是要公用一个厕所和厨房的那种。

  我们邻居也是个3口之家,家里有个女儿比我大概小3岁吧。我们2家关系很好。我经常的跑到他家玩,他也经常上我们家一起写作业什么的。她妈我叫他汪姨,人很和善,就是命很苦很苦(为什么苦放到以后说)。

  汪姨在5岁的时候爸爸就死了,她妈妈拉扯着4个兄弟姐妹很不容易。生活很艰难,还好就大女儿师范毕业了分配到武汉15中当数学老师。

  大女儿上班很忙,小孩没人看,就把她妈妈接到了家里看小孩,汪姨是最小的女儿,就跟她妈妈一起住到了姐姐家里也在15中上学。汪姨每天早上很早就要起来帮家里买菜,大概就是早上5点多一点吧。就和隔壁的女孩一起去买菜。

  走在一条他们经常路过的小路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很大的火球迎面朝他滚过来,她吓死了,就喊和他一起去买菜的女孩。结果女孩什么也没看见还很惊奇问汪姨为什么这么大声的叫自己。汪姨想想也许是眼花了吧就没怎么在意买了菜就上学去了,也没和她妈妈说。

  到了晚上大概8点左右的时候,汪姨和往常一样的去上晚自习,她的座位就在靠近门边的位置.晚自习的时候同学都和以前一样很安静的在干自己的事,老师也在讲台上改作业。改完一个作业老师就会叫到一个名字叫上来拿自己的作业本子。就在叫到汪姨的时候,汪姨刚抬起头突然看见门压了一条很窄很窄的缝,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婆婆冲着汪姨笑,笑的时候嘴巴张开,牙齿都掉光了那种。(可是这样的扫地婆婆是没可能在学校里扫地的啊)接着突然一闪,又看见一个黑的影子,有点像录象里的黑色突然的冲着汪姨袭来。就这个时候,老师叫了汪姨的名字,汪姨习惯性的答应了一声:到,然后汪姨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汪姨就这样躺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感觉,也没有记忆。汪姨的妈妈整天以泪洗面,每天都在水缸里那个舀水的勺子边舀水边喊汪姨的名字(这个我们那里称做叫魂魄)。

  武汉的大医院也已经看遍了也找不出来什么原因,汪姨每天就在家里躺着。汪姨的同学都去看汪姨,帮他梳头,那时候的女孩子都是留一头很长很长的头发,就那一年,汪姨的头发全掉光了。

  汪姨的妈妈很想从农村请个灵姑看看,可是汪姨的大姐和大姐夫都不相信迷信,说医院都看不好,什么灵姑就能看好了之类的话。汪姨就这样拖了很久,直到汪姨的爸爸的忌日的时候,他们全家都回了老家给汪姨爸爸扫墓的时候,汪姨的妈妈晚上,突然梦见了他死去的老公,给他说,看见霞霞(汪姨的小名)在他们那里的路上走着,汪姨的妈妈才突然明白过来似的,请了村里的灵姑给汪姨看病。

  灵姑说汪姨的魂叫勾走了,还在汪姨的身上放了自己的阴气,灵姑就给汪姨的妈妈拿了一些草药和符咒叫混在一起煮了给汪姨吃,汪姨吃了以后就吐了,吐的东西全是白色的唾沫很多很多的,这样吃了大概半个月,汪姨慢慢就醒了也慢慢的好了。

  这个是我妈给我说的

  她说他大概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人死掉了不是火葬而是睡棺材的。

  以前住的房子是个大杂院,院里有个老人去世了。按照习俗,应该在棺材下面铺上一层新新的棉被。可是那时候很穷,家里人没钱,也没办法就把老人孙子不穿的棉裤棉衣给垫在了棺材里.结果….

  我妈说他们那个时候人死了要在家里放3天供亲人凭吊,事情就发生在第3天下午。

  我妈放学回家,发现院子里站满了人,死人的那家人闹烘烘的不知道怎么了,小孩子都很好奇就跑去看。

  原来是他们家的2女儿就在凳子上坐着,脸都涨的红红的不停的说:你们是怎么搞的啊,弄的我人不人不的,下面的说我身上有生人的气也不收我,上面说我已经死了又不让我上来 ,我是怎么办啊。。

  就这样一直弄了一个晚上,后来街坊的老人就说,棺材下面的棉被应该用新的,孙子用过了尿过的棉花铺的,肯定是有生人的气,下面又怎么回收他呢?

  第二天,他们家没办法从亲戚那弄了一床新的棉被给铺,把棺材打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死了的老人的胡子都长几寸长了,都吓死了。

  后来把新棉被换了,他家的2女儿就好了,也不胡说了。

  ”我还没死呢!,我还有七天寿命!”这句话我家的隔壁邻居老爷爷被放进棺材后也说过! 还真的又熬了一个星期后死的。 这件事千真万确, 是我亲自听到的。我后来一直看着他死去的。我有个朋友的母亲临死前说:有几个阴间的差人来抓她, 她很害怕,就告诉了她的子女们,阴间差人就开始打她,她很痛苦,说不敢再和家人说话了, 然后就死了. 这是我亲身听我的朋友讲的。我的好朋友的母亲修行过, 不是佛门弟子, 却有点神通, 她有次在野外旅行,听到远处有人哭,但是别人都没有听到哭声, 有点不信. 她就带那些人绕过几道山路,走近一看, 是一座新坟。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她自己都很诧异! 她还说, 她有次看到庙里有个小和尚头顶有白光, 非常分明,清楚的白光,圣人画像上的那种! 当时她告诉别人, 却没有人相信她, 但是庙里的老和尚说她看到的是真的。小和尚不是一般人, 是有成就的修行人! 现在想来, 可能是阿罗汉转世来度众生的. 这位母亲现在很老了,因为我帮过她一些大忙, 所以她亲口说她视我如同她自己的孩子,她说她已经很老了, 没有必要骗我的。 我的房东,曾经租过一个厂房,可是机器总是在夜里损坏得厉害, 后来半夜有个工人开始听到在说话,开始别人都不信,但是不久越来越多的人能听到在说话了。 我的房东很害怕, 就请风水先生来看了, 说这厂里有不少狐仙什么的, 还有一个死亡没几年,怨气特重的! 这个从前是这个厂房里我房东租厂房之前的那家厂里的工人。 我房东一打听, 还真有这事, 这个工人原来是个电工, 本来在六.一儿童节计划陪他女儿去逛街的, 被老板强迫加班, 结果就触电死在厂里了, 心有不甘,就在夜里破坏厂里的设备。我的房东请了一些人做法事, 想超度这些鬼, 但是都试过了, 也没有用, 最后只有搬厂撤走了! 这是我的房东亲口告诉我的

  2002年春节过后,身体一直不好的爷爷,突然开始想要蜡烛。当时,没人理会,因为爷爷住在是市里干休所,院子里有自己变电所;但是爷爷要了一周都不消停,家里没办法,大娘后来只得在阳台上搜到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蜡烛给了爷爷充数,那时爷爷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了,接到蜡烛后,死死攥在手里,口里还说:不够,不够元宵节后。

  后来,我奶奶突然就病倒了,于是双人床上一边是爷爷,一边是奶奶,当时奶奶病情稍轻些,就是急些,爷爷的病更重些,当时家里人只能请来家庭医生来看,不敢折腾到医院去了。后来爷爷开始喊儿女的名字,挨个喊,连死去的儿子名字都喊了出来。那个儿子死时才一岁,家里人只能把在世的儿子都找回来,可是爷爷最后就是固执叫那个我们找不回来的。

  爷爷奶奶的屋子里供奉一尊菩萨,天天都要上香的,大娘觉得家里最近有点乱,就上了一柱,结果烧到一半时,奶奶突然和大娘说,去看看香,怎么今天的香三跟柱子瞅着陌生啊。大娘背过奶奶翻开香谱,家里的香型在香谱上就一句话解释:三日内有孝服穿。

  晚上大娘和大伯说起这事,我家的大伯说来也有点神叨,是靠算命为生的,大伯喜欢占卜什么的,然后拿出来三枚硬币让大娘扔一下,出来的造型再来解卦,结果是个死卦,然后大伯觉得大娘和自己家里应该没有亲属关系,就让爷爷最小的儿子媳妇扔一下硬币,结果出的卦型还是死卦,最后很不甘心的让我奶奶也扔一下,结果,都是一样的,显示的是死卦。

  家里当时就乱了,一来不知道这话如果准了是准在谁身上,二来,太诡异了,虽说大伯是靠算命为主的,但是他内心也不是很全信这些。于是,大伯找了一个带他入门占卜的人,那人给了一个准备日子,阴历正月二十。后来,大伯让家里人那天都回家,回大爷爷奶奶身边,如果躲过去,就算过去了,如果没过去,就算见最后一面。

  阴历二十那天,大娘上班前去看爷爷,因为大娘心理也有点不舒服,爷爷突然说了一句话:今天,你早点回来。下午,爷爷的儿子都从各地跑了回来,有个伯父是外地的,从上海飞了回来,前脚进门,说了声:爸,我回来了。我爷爷抬头看了一眼,就过去了。

  ……

  三天后爷爷出殡,我所在的城市下了一场报纸上说五十年来都没有过的大雾,这些并没让我们觉得什么,但是大雾影响了发电,结果那天追悼会是靠蜡烛维持的,火化也推迟了时间。

  出殡的过程都录像了,追悼会现场黑暗暗的,回来给奶奶看时,婶子说句,蜡烛太少了,要是多点就亮堂了。奶奶抬起头说:你爸跟你们要蜡烛了,你们谁给买了。

  据说 ,上吊死的人往往不能超生,非要找一个替身。

  有天,有个媳妇和婆婆吵了一架,自己回到了屋里,越想越委屈,心想,活着真没意思。想着想着,就想上了吊得了,就找绳子,找凳子。

  这时候,他老公不放心,来房里看她,又怕惹她生气,就从窗户里看她再干吗,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房里也没点灯,他老公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话说她老公向窗里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在屋里,他女人正在绑绳子,他女人身后,似乎还有一个女人,不停的对着他 女人的耳边念叨什么,看摸样 却又看不清楚。男人心知不好,当即来到房门前,一脚踹开房门,大喝一声,干啥呢!

  这时候,他女人正在把脖子往绳套里放,被他一喝,一下子从凳子上掉下来,男人再找,哪有别的人,只有他老婆自己在房里。

  后来,这个女人说,当时,一有死的念头,似乎就有个声音不断在她耳边说,死了吧 死了好 死了一了百了。。。。。。她也就身不由己的开始找绳子了。

  有老人说,人一起死念,多半会招来找替身的野,在你耳边撺掇。这时候人要心境清明,对抗自己的念头,可以大骂或大喝,走开!我活的好好的,才不想死! 邪道就可自然而解。

  在以前,广大的农民并不是人人有地种,要吃饭,就要去地主家当长工,也叫扛活,要知道,这是非常苦的,别的不说,因为没有星期天,要天天干活,一般一年才能分些粮食回自己家,到一年的年底,地主会请长工们吃顿不错的饭,然后每人分上一年的工钱或粮食,让长工们回家过年,等开春了,再回来干活。

  话说有这么几个长工,一起在离家几十里外的另一个地主家干活,这年年底 收成不错,地主晚上请大家吃了顿饺子,还喝了点酒,每人分到了工钱(那时候人实在,不象现在经常不给民工工资)几个人拿了钱都很高兴,原本是明早走,可是大家兴奋,一年没见老婆了,又喝了点酒,一冲动,就决定今晚回去,几十里路 ,走半夜就到了,,地主知道了,劝他们,说这条路不太平,因为当时是战争年代,到处死人,劝他们,但是年轻人不听,就坚持出发了。

  走到路上没多久,就下起了雪,几个人仗着酒劲,冒雪而行,但是天实在是冷啊,夜也深了,所以还是冷的厉害,好在都年轻 ,也能抗住。

  可是 快要到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几个人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那时候其实就是穿手缝的棉袄,不象现在有皮衣或羽绒服。得多冷啊,正在大家又冷又困的时候,突然发现 前边的山脚下有火光,走进一看,几个人在那烤火呢,这下,几个人很兴奋,终于可以暖和一下了。

  走过去,和几个烤火的人说话,可是那几个人似乎不怎么爱说话,只是低着头在烤,几个长工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围着火坐下了。

  长工里有个人,岁数大些,经历的事也多,他一坐下,就看那几个烤火的人面色不对,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接着发现这火一点不热,越烤似乎越冷,也许是心智明净吧,他当时就站起来,拉几个同伴,说快到家了我们赶紧赶路吧。可是几个同伴谁也不听,非要再烤会,这个人没有办法,知道再下去会凶险,就一个人离开 ,回家去找人。

  到家天也就亮了,他赶紧约上乡亲们回来,可是到了地方一看,几个长工已经横七竖八的冻死了。附近哪有什么活啊 只是遍布着几具白骨。

  有老人说,那几个人肯定是冻死,半夜点着火,专等着吸活人身上的热气呢。

  这个故事是我听一个长辈讲的,那是50年代的事。据说是真实的,但无从考证了。

  大家如果有地图,可以去查一下,在石太线上(石家庄到太原的铁路)有一个很小的站叫豆妪站,就在这附近的铁路上发生过一起诡异的惨案,

  当时的铁路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防护措施,很多道口都没有人看护,就在车站附近的一个道口上,接二连三的有人被火车撞死,所以那个道口是一个凶地。

  事情发生在夏天的早晨,一个6岁的小姑娘,暂时起个名字叫叶子吧,跨着个篮子,大概是出来割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铁路中间。这时候 铁路两边的农田里,很多大人都在干活,大家看见叶子在铁路中间走,也没在意。

  这时候,远远传来了汽笛声,有火车过来了。

  叶子大概也听见了,不知为什么,就站在路中间 ,不动了,这时候有大人远远的看见了,就喊,叶子 到边上去。但是叶子还是不动,大人以为叶子故意的,因为火车还远,也就没太注意。

  火车渐渐近了,已经远远能看见了,这时候,大人有点急了,就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喊着 叶子快躲开!叶子好象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开始往边上跑,可是这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叶子跑到左边 ,又掉头往右边跑,跑到右边又掉头往左跑,来来回回,可就是跑不出不宽的铁路,看那情形,分明是路两边有什么东西在往回赶她。

  大人也反映过来了,有男人们就放下东西 往路中间跑,女人们也大声喊,叶子快跑!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火车呼啸而过,最后人们只在铁路旁找到了几根头发 和一个空篮子。

  那出事的地方,就离那个凶口不到200米,有人说,那是有东西在那里找替身,把小姑娘给硬按在铁路上了。。。

  这是我7岁的时候发生的一个真实的,那两个男孩我都认识,这个事件哄动了整个村子。

  那是夏天的中午,大概正是放暑假吧,两个男孩—那时候应该是上5 6年级。出去庄稼地里去玩。

  在我们当地的农村有个禁忌,就是正午时分是不宜出门的,即使出也不要去野外,因为正午时分,是一天中最凶的时辰,所以在那个时候,村里几乎看不见人。但是两个孩子,正在假期,也正是玩的疯的时候,哪还管的了这些,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跑向了村外的田野,而巧合的是,野地中有一口废弃的机井,其实就是不算很深的井。用来抽水浇地的。两天后,两个孩子的尸体 最后就发现在这口井里。

  事情闹大了,村口一位老人回忆起一件事,老人家在村口,距离出事地点不远 在事发的当天,老人在自家院门前闲坐,突然发现两个孩子飞快的从门前经过,让老人惊呀的是,他发现两个孩子几乎是脚不沾地,老人当时还喊了一声,但是孩子们没有任何反映,飞快的直奔那片野地而去,老人当时以为自己有点眼花 也就没再想别的。

  有上了岁数的老人一听,当即就断定,孩子们是遭了架了,是被架着扔到了井里,

  这么一说,有个年纪更大的孩子也说了,那口井是有点问题,他在那附近曾经打过草,有一天无意向井里看了一眼 ,竟然发现里面有颗大珠子 在井底发出五彩的光,他惊讶和兴奋,当时就想跳下去,但刚到井边,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他忽然闻到有说不出来的臭气,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就逃离了那里。

  此事,当然惊动了POLI.CE,但官方给的结论是两个孩子误入废井,而井中缺氧导致窒息死亡

  事后不久, 村民们就悄悄把那口井填平了

  这件事已过去20多年了,如果两个孩子还在,现在也大概是将近40岁的汉子了。

  前面说了周老道长去世的时候是101岁,他的徒子徒孙在我们那一块不知道有多少,因为农村里面那时候都很穷,主持丧事慢慢的成了一个职业,很多人开始以这个为生,自然拜老道士为师父不在少数,他最大的那个徒弟带的徒弟我就知道有二十多人,呵呵,那时候小孩子都很好奇这些事情,所以很了解,他那徒弟姓郭,有一年这位郭姓的道人带了几个徒弟在旁边乡里的一个农户家里主持一场丧事,死者是跟儿子媳妇闹矛盾喝农药自杀的,算是死于非命,一般按照他们的说法这种人一般在头七回魂的那天晚上会很凶,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这件事上,

  郭道人如往常一样的带着自己的徒弟在这户人家家里,敲锣打鼓一边唱着经文,直到第三天,整个丧事半下来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在这场丧事办完十多天后,那户人家就找到了这位郭道人,一边哭着说他们一家人都不敢在自己家里过夜了,说是死者现在每天晚上出来吓人,有时候明明关掉了的灯突然亮一下,还经常听到敲门的声音,全家人也老是梦见死者,于是这位郭姓的到人带着几个徒弟在他家里晚上做了一场法事,做法事的当晚也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等他一走,那种现象又开始发生,一家人被闹得人心惶惶,有家不敢回,每天晚上都寄宿在亲朋好友的家里,

  实在没有办法之下,这位郭姓的道人找到了他的师父,老道长,老道长当时都九十五了,但精神依然很好,走路健步如飞,也没有什么病,当天晚上老道长带着他的徒子徒孙在那户人家也弄了一晚,但是可惜的是老道长要所有的人都回避了,在那户人家大门紧闭弄了一晚,谁也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事,弄了那一晚后,老道长还在他家外面贴了很多自己划得符,之后那户人家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种事情了,

  这个故事是这个老道长的一个徒孙的儿子跟我讲的,也是那天晚上在那房子里的当事人之一,说那天晚上那喝农药死的人很不甘心,闹得很凶,原因很简单,那喝农药的人说他累死累活一辈子,到了自己的儿子长大成人了,娶了个媳妇开始处处针对他,他实在受不了,就喝农药自杀了,但是又不甘心这么走了,所以就回来想报复,

  后来,我听说(仅仅是因为听说)那个喝农药自杀的人的儿子因为这件事和他那时候的老婆离了婚了,

  前面说到了老道士跟他师父为村民去蛇乱的事情,下面说到的是发生在中国每年的节上的事情

  鬼节大家都应该知道,所以就不多罗嗦了,

  以前的农村夏天连电风扇都很少,所以大家一般是在吃完晚饭后会相互串门,然后搬个小凳子坐在风口的地方一起聊天,有些家里房子建的矮的,直接在外面达个竹席然后弄个蚊帐,就这样在外面过一夜,那一年鬼节前两天的样子,老道士也是同样和村上的人在外面聊天,九十出头的人了,但依然精神抖擞,不知不觉当中就是凌晨一点多了,那时候他们聊天的地方是在村里灌溉渠的桥上,不知不觉得就只有两个人在那里听他讲他年轻的故事,这是桥底下响起了落水的声音,好像有很重的东西掉下了水一样的,其中有一个往桥底下看了一下,看见了一张很白的面孔,似乎是在看着他,也似乎在看着别处,当时吓的不轻,立马把头缩回来,说话都开始发颤,老道士问他看到什么了,他不说话,然后老道士就把头伸下去看,但什么也没看到,但是对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吧,有不干净的东西,但是那两个人也不愿离去,不是好奇,而是怕!深夜一点多,农村的夜晚异常的安静,谁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后那种落水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老道士于是对着水沟下面怒吼了一句:还没到鬼节,出来闹什么闹,全都给我回去!”当时水下立马就变得很安静了,再过了半个小时,那种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最后还是老道士把他们一个个的送回的家,第二天两个人似乎都病了,还是请了老道士到他们家去驱了下邪,两个人好起来,这个故事就是当时这两个人之一的一个人跟我讲的,他说他们当时见到的是一个“落水鬼”(水淹死的人,变成的鬼)是个女的,说只是偷偷跑出来过鬼节的一个鬼,没有害人之心,他们说老道士道行深,鬼见到他都要避让三分,所以在老道士骂了那句话后就灰溜溜的跑了

     我从10岁就开始看电影,那时自己回家上楼老感觉后面有人,我想那是自己看的电影看多了自己吓自己,上13岁的一个8月15那天我看见的传说中的飞碟,那时是晚上我和我姐姐他们往我姐家走那时他家住的啊平房 我们看见地下看几种颜色的灯光。听见好大的机器的声音。我们就吓的望家里跑,到了家样家里人看,那时我们才知道那是飞碟。15岁一个晚上我在我爸爸的一个功地玩下2楼下来没有灯只有点灯光我一回头看见了一个掉死 那个鬼是那男的能有40多岁.舌头好长。太多的就没看见了给我吓跑了,我回到奶奶家和我奶奶说,我奶奶告诉我那是以前的坟场。我家里人有点怀疑我能看见那不好的东西 。带这我去看什么仙家和道家。都说我是天生带来的。我一生中就看过3个鬼第一个就是掉死鬼。第二的是车祸死的(但这个人是我一个哥哥)第三是水鬼了 。我先在有时能看见有事看不见。但我在这写这东西我的寒毛都梳起来了。但我先在佛开没开光我一下就能看出来?我的学习不好我这能写怎么多要 是看的多我找个人给我写我在边上说?世界上真有这东西。我回知道怎么样他们离我们远一点不靠进我们身边。有能看见的想知道的怎么不样靠进办法流言。

         不知为啥,在小时候经常有压床的感觉,那感觉真是很恐怖啊,还好现在不会了,真是谢天谢地啊,呵呵。

       以前有一次鬼压床的感觉让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天夜里我睡到半夜那种鬼压床的感觉就来了,身体不能动,但这次不是全身不能动,我的左手和左脚还能动,另一边就动不了,眼睛也张不开,也喊不出声来,意识也很清醒,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用了很大的劲才睁开一条逢,我看到有个半透明的人压在我身上,我想喊醒睡在我旁边的老妈,但是老是喊不出声,它的一只手按在我的颈部这里,我当时很紧张就就用左手去掰它按在我颈部的那只手,我感觉好像还碰到它的指甲,我意识里就想快点叫醒睡在我身边的老妈,就用脚去踢我老妈,老妈就是没起来,哎。后来听到窗外铁罩上咣的一声,一声猫叫,那种不能动的感觉才消失了,第二天我问老妈说昨晚我踢你你不知道吗?她说知道啊,我晕,真是无语啊 –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891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17:05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18:05

相关推荐

  • 身边真实的事件

    ?身边真实的事件   我知道的这件事情是在3-4年前吧,是妈妈的一个小姐妹家里发生的事情。她家是郊区的我们这里叫本地人,在她家里的一条大黄狗有天夜里突然在院子里哭,她家人也觉着奇怪…

    2022年9月21日
    011
  • 太姥姥被鬼上身

    ?太姥姥被鬼上身   今年七月十五,姥姥和小舅给我讲了一件发生在太姥姥身上的灵异事件。   那天镇上放电影?还是唱戏来着?小舅在戏台玩儿,碰到姥姥,叫:“娘,你闹啥去?”“你姥姥难…

    1小时前
    01
  • 一个朋友的租屋经验

    ?一个朋友的租屋经验   前些日子,朋友要在东湖附近找房子,透过网路,找到一家房子,约好房仲业者,前往租屋处。   朋友是跟他的爸爸一起去的,当时是夏天,进去时,朋友(他很怕热)觉…

    3天前
    05
  • 公鸡被宰前开口说话吓死人

    ?公鸡被宰前开口说话吓死人   根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最近,在尼日利亚Makurti的市场上,一只将被屠宰的阴茎突然说阿拉伯语。消息传开后,整个城市一团糟,每个人都惊慌…

    2天前
    05
  • 我相信,因为我经历过。

    ?我相信,因为我经历过。   我们学校是一所寄宿制的学医药方面学校,但是周末可以回家。可以不用住在学校,   但是我们寝室就我一个人是外地的,所以一到周末她们都回家了,寝室里就我一…

    2022年9月20日
    012
  • 住香港「四大鬼域」之一 鬼佬居民話你知:荔枝莊點解冇荔枝?

    ?住香港「四大鬼域」之一 鬼佬居民話你知:荔枝莊點解冇荔枝?      西贡荔枝庄地处偏僻,要不行山入去,要不一日才有两班街渡前往。夜风中,野林、荒地、破屋影影绰绰,跟新娘潭、大埔…

    4天前
    06
  • 聊聊亲耳听到的灵异事件:风水不可不信

    ?聊聊亲耳听到的灵异事件:风水不可不信   现在说下我们村马姓人家的事。这也是父亲告诉我的,前些年也是和邻居求证过。   我们村姓马的就那么两三家,但是家庭条件不错。听说,老年间,…

    6天前
    018
  • 见到去世的祖母

    ?见到去世的祖母   我所说的事是我亲身经历体会的。说了你们会不信的。绝不骗人,骗你是小狗。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害怕。我是一位中专生,学过物理.生物 知道死亡的含义。也知道科学。相信…

    1天前
    00
  • 遇到四个穿白衣服的小孩,应该是真的

    ?遇到四个穿白衣服的小孩,应该是真的   我家在,当然灵异事件就比较多,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生人怕水、熟人怕鬼。不知道为什么灵异事件好像大多在。   我先说一件事吧!给我说事的是两…

    2天前
    04
  • 我梦见我被石头压,又掉进了悬崖

    ?我梦见我被石头压,又掉进了悬崖   我虽然瘦,但我的身体一直很棒,到现在我只记得我得过三次感冒,有一次就是在上初一的时候,那天上午五点左右,我梦见一块石头压在我身上,压的我喘不过…

    2022年9月24日
    0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