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宿舍恐怖夜

校园鬼故事:宿舍恐怖夜
?校园鬼故事:宿舍恐怖夜

  挣开眼睛醒来时,窗外笼罩着粉红色的升腾着的水气,渐渐的,又被阳光蒸发而去,于是数缕阳光清晰地折射到我的床边,我想这是我三天四夜以来最真实的阳光。

  只是头还很疼,但我是明白,自己是活过来的,我缓缓的撑起身,向已经打开的奶白色的窗外的世界望去,哪里是那么的美丽平静,我甚至开始怀疑,刚刚结束的那一场厄运的真实性。

  小屋的门扉被轻轻扣响,轻轻的被拉开,是母亲,她端了一杯牛奶,笑盈盈的走了进来,轻坐在我的身旁,我知道她只是给她的女儿送早点了,但我对此情此景是尤为赶上的,眼眶中积满了滚烫的泪,于是依偎在她温暖的怀中,任凭泪水肆意的流,母亲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说道:“玲儿,不要伤心,明天无论你的高考分数如何,妈都是不怪你的。”

  我听闻此句,心中不尤的一震,我问自己,今日是哪天?我向床边的电子日历望去,上面赫然写着2001年7月27日,我也终于明白,那天的四夜三天毕竟不是一场梦。

  母亲将早餐摆好在我的桌案,交待她是要去上班的,父亲也是,于是八点后,家中就剩下我一个,我难以下咽,只是在痴痴的会议,回忆起菲儿,阿威还有冬子,想起那树影婆娑的地方,脑中显现了两个号码。我拨通其中一个,电话的那端是一个温柔的少女的声音,其间还有很赶上的味道——是菲儿。她也很快听出我的声音,她又说,她已经给阿威打过电话——“阿威死了,猝死!”到此,她的声音开始颤动,哭了。

  后来冬子也打来电话,我们终于知道那段经历,我们的确走过。

  高考成绩仍然还是那个样子,于是母亲给我联络了一所高校,长安科技学院,那所学院还是很不错,只是在我眼里。

  那所高校处于一个叫做翠碧山的背面,山终年是绿的,大概山名也因此而得。其实翠碧山是属于千里秦川的,整个山脉都是温柔的一碧。

  我分到了女生的223宿舍,同宿舍的有5个人,安徽的张菁,江西的李兰,还有一个来自青岛的老乡于斐。于斐与菲儿来自同一个学校,所以我们很能说上话,但她又很差异,白她所认识的菲儿何时于我这个外校生认识的。

  宿舍的房间还算宽敞,但让人不快的是对着碧翠山的北部,总让人感到寒意,每每入夜,峡谷中总是萧萧做响,那大概是夜风的缘故,北部的山坡上有一座塔,人称卧龙塔,晴天的时候,也可以从窗口望见。

  第一天晚上的宿舍是颇为热闹的,几个姐妹从熄灯后就不断聊,天南地北,直到把一天的平常事说尽,张菁就躺在床上邪乎乎的说道:“你们可不要在长安科技大学乱说话。”李兰问为什么,张菁便又说:“这女生多,山也阴,很容易出”

  我从窗子望到今天的碧翠山,山的背面果然是很阴森的,有时传来几声神秘的鸟叫,手中的漫画树我是不再想看了,于是将它抛到铁架床上去。灰白色的阳光将上面夸张的美术体字映的十分清晰——“一年C组会议”——李兰昨天借的,她还一脸无知的小,说此事只是一种娱乐,只是吓唬一下自己罢了。但她又怎么知道这是虚无的事情?

  我又想到了济木学院,那棵参天的妖树,想到死去的阿威,这种事情,有人拼命的想,有人拼命的逃!

  就如这个漫画,开场只是一个学生之间无聊的试胆大会,但最后却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

  平静中,舍门被推开,于斐和历来一起涌入房内,手中拿了一块已经有了铜绿的镜子,上面粘了一层灰,一见便知道是有来由的东西。

  李兰把镜子在我面前挥了几下,尘土立刻飞扬起来。她颇为自豪的说:“怎么样,卧龙塔里找到的。”

  我接过镜子端详了半天,那是一把很像《大话西游》中周星驰从菩提老祖那弄来的照妖镜。

  李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道:“你不知道这镜子摆的好高哦!害的人家爬上取才拿得到!”我对此轻声笑道:“你拿了人家的宝,人家不追你?”她却很自然的说,那是空塔。

  晚自习放课后,夜漆黑无比,宿舍管理员又说要停电,于是李兰索性到小卖部买了一捆蜡烛,说要回宿舍点。

  后来,我们点了五支蜡烛在桌面,镜子放在蜡烛跟前,这样就会有十根蜡烛的效果,寝室变得有点光亮起来,我们四人就在这样微弱的光下洗完脸,爬上床。

  李兰爬上去后不久,又跳了下来,在桌子前后左右摆了四把凳子,道:“我们也来个试胆大会。”于斐很是同意,我也无所谓,但张菁却很为难,李兰却把她拖到桌前。

  李兰诡秘的说:“既然是我发起,那么就由我来讲第一个故事,这是一个发生在我们学院话剧社的故事。——这是我听大二的学长讲的,我们学校的飞力话剧社你们都知道吧!然而就是这个话剧社,在几年前就发生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个时候,话剧社里有一对被大家称作金童玉女的拍档。女的叫小惠,五官十分的周正,男的叫徐城,两个人认识后,就火热的恋爱开,最为徐城喜欢的是小惠那一头齐腰的秀发。但小惠却因为一初话剧的需要,把长发剪掉,徐城便很不愿意了,说要与她分手,小惠从那一天,就神秘的消失了。

  直到四天后,徐城在演完话剧后,突然在后台看见了一个长发的女生,虽然她背对着他,但徐城心里明白的很——那是小惠,那身影,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

  徐城就赶忙跑了过去,但那女子却一路跑走了。

  那夜很黑,徐城跟着那飘动的秀发穿过人群拥挤的地方,跑过矮矮的灌木丛,一直来到艺水河边。

  那女子停住了脚,徐城也停在了离她不远处,慢慢走了过去,小心的问:“是你吗?小惠?”

  那女子却不应他,四周一片沉寂,偶尔听见低沉的风声与未名的鸟叫。

  徐城从那女子背后缓缓的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用鼻尖在缕缕青丝上嗅过,上面有小惠熟悉的味道。“我爱你。”徐城说,“小惠,我真的爱你,原谅我,好吗?”

  女子背对着徐城,幽幽的说:“无论我怎样,你都会爱我?”

  他坚定的点着头。

  月亮收入了厚厚云层中,万物遁入黑暗,小惠把头转了过来,深深的埋入徐城的怀里。徐城把她的头缓缓的抬起,想要抚摸她的脸庞,可他摸到的却是头发,就如还没有剪断前的手感,他把头发向两边拨去,却又是头发。

  一丝月光从云中撒下,徐城接着光——看清了!他手中抚摸的分明是一个头发攒成的球!他不顾一切的用力甩开,向反方向跑开。一边跑,一边听到后面凄惨的叫声:“你不是说——永远爱我的吗?”

  其实在这天早晨,在艺水河的下游,人们就了一句尸体,可是没人认出,那是小惠。“

  李兰收了口气,道:“讲完了!”让后吹面了第一根蜡烛……

  张菁不禁吓的大叫出来:“干嘛吹蜡烛呀!”

  李兰倒很不在乎的拿起漫画,答道:“它教的啦!上面说当吹灭最后一根蜡烛的时候,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哦!”

  “真的!”于斐爬在桌子上惊恐的问,眼中满是慌张。

  四人沉默了一阵,我知道各自心里都在想着什么,我从前反正是对“此类”无聊的说法持否定态度,但经过骇人的四夜三天后,这类邪门的说法便能使我很动摇了。

  “骗你的啦!为了增强一下气氛!”李兰在沉闷之后蹦出这样一句,终于使别人解放了。

  此时,墙上的挂钟告诉我们时间已是晚上11点了,外面没有月光的黑夜显得十分黑暗。但还可以依稀看到翠碧山玄黑色的影子。

  于斐埋下发丝,凑道昏黄的烛光下,说“我来为大家将第二个故事吧!”

  ——这是一则发生在卫校的故事,我初中的同学伊美就在那里读书,这是她的学姐讲的。

  当时有个女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睡不好,黑眼圈好重,并且喉咙每天都痛,直到一天晚上,她们宿舍都睡下了……其实班长也与她同舍,最近牙一直痛得厉害,这晚尤甚,结果到半夜还没睡着。

  又过了一会儿,该班长那个女生悄悄的起了床,拿这一瓶暖壶,再轻轻的走出宿舍,班长看着表,一直到凌晨1点,那个女孩还没回来,她对此很不理解,那女生这几十分钟到底去哪了?

  第二天,班长讲此事告诉了睡在她上铺,一直公认为胆量最大的学习委员,学习委员说:“我们疑惑什么!跟着去看看不久得了!”

  于是二人在当天夜里,一直保持着清醒。

  待到半夜,那女生果真又悄悄的起来了!拿着暖壶轻手轻脚的离开了,不是班长和学习委员立刻从床上翻了起来,尾随着她。

  哪女孩川过狭长的走道,一直来到解剖室,待那女孩进去后,二人藏在门后要看个究竟。没想到前面的景象让二人惊惧不已——那女孩竟然跪在那里吃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的腐尸!她讲那死人的肉一片片撕下来,慢慢的吃掉,然后又用沸腾的热水灌入自己的口中!——那大概是为了消除味道!

  学习委员看到这里,忍不住大叫一声,那女生听到后,缓缓的转过头来,痴痴的望着她,两眼发出像猫一样幽幽的绿光,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好吃呵!你尝尝吗?你尝尝吗?”

  学习委员拽拽班长的衣角,可班长却一丝不动,她低头一看,原来班长整个人瘫在那里——活活的被吓死了。

  于是学习委员调头猛跑。把熟睡的管理员喊了过来,到场时,那女生已经不见了,只剩下班长静静的躺在那里。

  过后的第二天,那女生就转校了,没人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剩下这个的故事在流传。

  这是我们村老人讲的…年代不详…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晚上,有一个年纪五十岁左右的人一西瓜地的瓜篷看西瓜,看着看着就蒙蒙睡了,但还没睡死,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瓜篷搭的靠路边)说:那个谁…谁…听说你明天要娶亲哦…答说:是啊,问:那谁给你做的媒的?答:蒲叶扇.

  然后看瓜的人就奇怪了,做媒还能这样做?他马上就跑出去看,怎么一个人都没人?声音也没有了?就问谁在这嘀咕啊?没听到回答,他一个人郁闷着回蓬准备睡,但刚才的说话声音又响了,他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在瓜蓬附近等,瓜蓬旁边的路边有条河,河不宽,就是深,一般都三米以上最宽也只是四米,大概到中午十二点时候有几个女的赶集回来了,其中有个看样子还没出嫁的,手里还拿着把蒲叶扇.

  这时,一陈风吹过来,把她手中扇子吹到河边缘的树枝上,她条件反射走过去想拿回来,这时看瓜的大伯突然叫住她,说:这扇子千万不能去拿,去了就没命了,然后这女的也怕了,问为什么?大伯说:你不觉得这风是把你的扇子抢下去的吗?那女一愣,好像是,然后女的就问:你怎么会知道这风有问题?然后老伯就把昨晚听到的事说一遍,听的几个女的心都发麻了,然后就道谢回家了。

  老伯晚上又来看瓜,又是睡蒙蒙的时候听到有人在骂:那个看瓜的,本来到手的媳妇给他搅黄了,等改天我叫多几个人过来弄死他。老伯听着突然就拿起他的火枪(充火药进里面然后再加钢珠的一种枪,一百米内可以打的很准)跑出来,朝说话的地方放了一枪,然后大吼一声,说:你们能干刁给我?有个刁本事就上来,然后就回家睡觉去了,后来一直都不敢去看瓜,直到收瓜…故事到这就结束了…还有好多…因为手机打字不爽…所以就…如果还想看就顶…我就有动力了…

   记得那时候总在八九岁的样子,每年夏天的时候我喜欢跟着大人在自己家旁边的河里面游泳,那时候刚开始学的时候爸爸还给我准备了一个大的汽车轮胎(那时候印象中好像没有救生圈),后来慢慢的学会也就没再用那轮胎了!有一次,傍晚了,家里爸爸妈妈不在,我呢又很想去游泳,隔壁大点的伙伴也都没有去游,然后就和大妈说我要去游泳,起初大妈不同意我去游,后来我坚持也没办法,大妈就叫姐姐去看着我游,也怕我年纪小出事情吧,于是我就一个下河去游,姐姐则在岸上看着我游,奇怪的事情就在我游了一会的是时候发生了,游着游着我发觉我的一只脚上被什么东西缠着了,感觉是被绑着蹬不起来了,当时感觉自己胆子也还算大,也没有喊岸上的姐姐,于是我就拼命的蹬,因为不是两个脚都被缠着,还有一个脚还能使出力气来,就这样被我蹬了大概一会发现缠着我的东西没了,于是我赶快游到岸上和姐姐回家,后来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去游泳了!

    我在青岛一家影视广告公司工作。

    09年下半年的时候,

    我们公司开车去青岛胶南的一个企业拍宣传片,一行五人,老板(女)负责开车,副驾驶上坐着摄像师五十岁左右,后座坐着我还有一个男同事和一个女同事。

    回来青岛市的时候天早黑了,后座的我们三个都很年轻,喜欢聊天。摄像师也很能侃。老板因为负责开车需要精力集中,所以话不多。我们走的高速路,快到青岛市的时候我们聊起了以前上海的那件诡异(就是上海立交桥的那根龙柱。打桩打不进去,找个老和尚看看才打进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网上搜搜,再这就不多说了)

    摄像师经常聊些诡异的事,我也很感兴趣,旁边我两个同事也挺喜欢听,所以都没有困意。正聊着起劲,突然坐我旁边的女同事说:“前面路边怎么有个人站在那?”另一个男同事也跟着说:“是啊,站那干嘛的?”正说着车子就开过去了,摄像师和我两个同事还回头看看。等我反应过来车子早已经开过去了,他们回头看我也跟着回头看,高速路边上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什么,再加上又隔着车玻璃,我什么也没看见。

    不知道老板看见了吗,车子继续行驶,女同事说:“这么晚了那个人站在高速路边干嘛?”男同事说:“等车吗?”摄像师说:“这么晚了还等车?”女同事说::“要等车也得站个亮堂点的地方,他站那地方那么暗,谁能看见他,他前面不是桥吗?应该站在桥上啊,桥上还有灯。”是的,就在刚才的地方确实经过了一座高速路桥,可惜的是我没看见刚才路边的人,所以这会他们分析的热火朝天,而我也搭不上话。

    我就自个心里分析。高速路上有人拦车坐车很正常,这么晚了还拦车危险不危险先不说,也得有车拦呀,他要拦什么车?而且听女同事分析的也对,要拦车也跌找个亮堂点的地方。反正我没看见那个人,所以也没当什么事。最后摄像师总结说:“可能是不干净的东西。”其实我们几个人也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所以车子气氛不但不恐怖,反而充满了刺激和新奇的味道,大家都觉得刚才聊诡异的事情又碰上诡异的事情很给力啊(呵呵,反正就觉得碰上这种事的几率很小,我们属于“幸运”的那种。我们人又多所以一点也不害怕。)但是……。

    我们正聊着这事,车速缓缓放慢了,老板说:“车子怎么动力弱了,刚加的油啊,”我一看,哎!今晚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家呢。车子停下了,老板下车检查车子。我们也全部下了车,出来活动活动。这时候摄像师回头对我们说,可能跟刚才的事有关。我们也半信半疑。老板打了几个电话说上车走。幸好车子还能开走,只是速度慢。老板说:“我刚才打电话问了问懂车的,但是我都没有检查出他们说的毛病,车子一切正常,就是动力不足,使不上劲。”我们也很无奈,没办法,只能慢慢开了。摄像师还是和我两个同事聊天,而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候,车子已经下高速了,也不知道停在哪个地方(不知道是李村还是四方区,我外地的,对青岛也不是很熟)车子就停在一个路边上,好像是车子开不动了,老板正在联系拖车呢。我一看表都晚上10点半了,这么晚了怎么回家啊!我下车看了看周围,后面50米处路边停着一辆公交车,我想坐公交回去也行啊(青岛的公交车有的很晚,到11点都有)我想去看看是几路车,于是吸着烟慢慢往公交车那走,远远地看见驾驶座有司机。我想这肯定终点站,正等点发车呢。越走越近,看见车里稀稀疏疏坐着几个人。我停住了,心里开始发毛,因为我发觉了一个奇怪的事情,车上的人包括司机全都一动不动,那时候天很冷了,能看见他们都穿着很厚的衣服,但是每个人都好像定格一样保持不动,我离着有20米的地方站在那盯着车和他们。因为我后面不远就是老板和同事,所以也不觉得特别害怕,只是不敢再靠近了,远远地看着,没错,他们每个人都没动,睡着了?都闭目养神?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六七个人全都一动不动还真是挺恐怖。我已经目不转睛的看着有三四分钟了,还是一动不动,车内的气氛感觉死气沉沉的。我壮着胆子想去看个究竟,刚往前走几步,车子突然发动了,然后车里的人全都开始活动了,然后我看着公交车缓缓开走了。

    哎!自己吓自己,我还以为都是死人呢?公交车走了我还自己笑自己神经过敏,不过回头想想他们居然都一动不动几分钟真诡异。过了一会拖车来了!把车子拖走了,我们几个人也都找了几辆出租车回家了。

    那晚的事确实挺诡异的,按照摄像师说的,走夜路千万别谈论一些不该谈的事情。我一想也有点害怕,如果高速路上的那个人真是脏东西,那车子提不上速可能是他给我们的一点小惩罚吧,谁让我们一晚上都在谈这些事呢。前几天我又和那个摄像师合作拍片子,他还是告诫我,晚上开车千万别谈些不该谈的东西。呵呵!他经常神神叨叨的!

    至于那公交车上的人现在想想当时确实很诡异,不过也可能是我神经过敏,人家可能就是都在睡觉,到点了,车一发动都醒了。因为我小时候经历过诡异的事情,所以我相信这些!

    过两天我发点山东省临沂市师院附中的一些诡异事情。

  在08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家里经常会发生一些很诡异的事…………….

   大概是那年3月份,一个周末晚上,家里人上晚班去了,我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正准备去上个厕所,就在起来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穿白色长裙的人走过,大概走了2米,然后就消失了,但事后什么事都没有,我也不敢跟家里人说,是不是“它”借道,从我家路过啊。

      还有一件事,“压床”我也遇过,脑子很清醒,但就是动不了,我叫我妈,也只是发出那种“吔吔”的声音,我看过一些科学解释,但不大相信。

      有一段时间也老是听到一些声音。我每天早上起来都要上厕所,每次我都迷迷糊糊的听见我妈的声音,在叫我的小名,但我很清楚,我妈当时不可能叫我,因为她还在睡觉,所以我也没敢应,这样的声音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家里也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父亲以前也和我讲过一些事,反正想想觉得挺吓人的,万幸的是一切还好

  我听我妈说,在她的外婆死之前2个月,他们知道她不行了,就带她去拍照。一开始蛮好的,后来拍着拍着,那个照相师就叫了一声,我妈他们就过去看,发现照片上面就是没有我妈的外婆!!!!我妈吓了一下,就抱着她外婆拍了一张,拍出来还是和原来的一样——没有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早谈创业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68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4日 19:28
下一篇 2022年10月4日 20:28

相关推荐

  • 小鬼吃面

    ?小鬼吃面   这是我妈妈被我小时候缠的不行和我说的一个关于她村上一个半百老人的遇到的事。   那个半百的老人叫二癞子。   半百的年纪还是一个人。   据说是逃荒过来的,村里看他…

    2022年9月24日
    039
  • 小时候不知道算不算灵异事件

    ?小时候不知道算不算灵异事件   我小的时候~!大概7.8岁的样子不懂事~!   人家挖路边的土堆,哪个地方我一直觉得很恐怖,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到哪个地方上厕所(旁边是个厕所).挖…

    2022年9月29日
    028
  • 短见鬼

    ?短见鬼   我有位朋友,精通术数, 看人面相三元择日相当准,我以前一直不相信玄学这些东西,及至有两回事情我不得不佩服了,以至于我也喜欢看那些风水命理之书了。   几年前,我们村盖…

    2022年10月3日
    028
  • 看见鬼的人基本不久于世

    ?看见鬼的人基本不久于世         有一次回家,无意中听到了堂嫂讲的一件灵异故事。她说她的二叔病了很长时间,在一个下午太阳快…

    2022年10月5日
    048
  • 西贡有结界?王福义修路「破界」拒鬼古损郊野

    ?西贡有结界?王福义修路「破界」拒鬼古损郊野      要谈王福义有多爱郊野,可由山中的鬼怪之说,甚至西贡「结界」传闻说起……   西贡「结界」自2005年的丁利华失踪案,传到去年…

    2022年9月27日
    030
  • 我的灵异经历(一)

    ?我的灵异经历(一)   再给大家讲一个我的亲身经历:那是一九九四年(那年我43岁)初夏的一天中午,我在岳父家(四川攀枝花市机械化施工公司)和我的妻子一起午休。入睡不久,我就感觉到…

    2022年10月4日
    025
  • 魂笑

    ?魂笑     无意中看到这个网站,我也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灵异事件吧,长这么大也就遇见过那么一次,现在想想也没那么害怕了,先说说我住的环境吧。我家是在一个农场住,位置离县…

    2022年9月22日
    035
  • 亲人的呼唤

    ?亲人的呼唤   我今年28岁,我奶奶在我20岁时去世了,我从小是我奶奶带大的,和奶奶很亲。   我奶奶去世的当天看到大家都在哭,我却一点也不难过,因为在我心里觉得奶奶根本没死,她…

    2022年9月28日
    034
  • 土的掉渣的题目,可确实是在医学院里发生的怪事

    ?土的掉渣的题目,可确实是在医学院里发生的怪事   不知道这个题目该怎么起,因为医学院里的灵异事件好多好多,有真有假,现在在写医学院,大家会视觉疲劳,是不是会觉得没劲,想了半天,唉…

    2022年9月27日
    029
  • 狐师父附体看病

    ?狐师父附体看病   世上有很多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人们把它归纳为迷信,超自然,甚至高级生命。   下面我再给大家分享一个我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希望看完后不相信的朋友当个笑话笑笑…

    2022年9月22日
    03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