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事来,重病病人能预知未来!

真实事来,重病病人能预知未来!
?真实事来,重病病人能预知未来!

  今天无意发现还有这样一个网站,看来,很多人都遇到过,我身边的超自然一直没有机会同别人分享,有时候和朋友说起,也都是半信半疑,没办法,只有亲历过得人才会知道除人类目前已知的世界外,还有更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长话短说吧,父亲是一位悬壶济世的中医,属于自学成才,经常为遇到的有缘病人免费诊治,事情发生在2000年,有个癌症女患者,50多岁,医院已宣告不治,在父亲的帮助下,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在一个夏天的傍晚,父亲正准备起身离开医院,女患者突然拉着他,很紧张、很认真的说“*大夫,您今晚回家,千万别走***,您要是走了那条路,我的命也就没了”,一再嘱托,父亲很是纳闷,他每次回家骑自行车都经过那里,是个挺安全的丁字路口,车人都不多,从没听说有过车祸。为了让她安心,就答应了她,不走那里。父亲是个从不信邪的人,觉得是病人胡思乱想,于是像往常一样走了那条路。

   

  结果,就在那个丁字路口,父亲被一辆汽车撞到(猜测是),汽车肇事逃走,是一位好心的路人从掉出来的手机里找到了我家的电话,通知我们家人出事了。赶到那,看见父亲倒在地上,留了不少血,自行车甩在一边,神志不清,问什么都不知道。赶紧送到医院缝针。就这样在床上昏迷了2天。醒来后,问他当时的情况,一点都回忆不起来,只知道骑到了路口,心理还想病人真是危言耸听,然后就啥都不记得了。。。

   

  就因为父亲这一病,医院有1个月的时间没法去,那个女病人终因病情恶化,离世了

   

  父亲一直是个无神论者,这件事后,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越来越相信人有灵魂等等这些科学无法的事情,尤其是病入膏肓的人,似乎感应能力越强,能预知未来

   

  我说的一切属实,并且发生这件事时,我已成年,记忆绝对清晰。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朋友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分享一下吧,人真是很神奇的

   

   

  就在最近一天中午,我去睡午觉,睡到一半时,我突然醒了,我一睁开眼睛,看见前面有一个门。注:(我前面事实是一面墙,但不晓得是不是幻觉)。然后从门里发出了很多人说话的声音,我只听清处几个声音特别大的,叫我快点起来,要迟到了,我当时很害怕,于是我想起来,但是身体不受控制,动不了,于是我叫我妈妈,但叫不到,又过了一会,我感觉我可以动了,才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请教一下,知道的说一哈,这是压床吗?

  看了大家的很多文章,现在我也说下自己碰到的事情!

  我家的位置是靠山的,前面是一条铁路。这件事情的发生大约在我7   8岁的时候,

  那时候家里比较穷,住的还是老房子。在一个7月分的夏天6点多的早上(农历),天已经比较亮了。我起来上厕所,家里的厕所让我爸爸在用,由于比较急,于是我跑到我奶奶家的厕所去解决。我奶奶家的厕所建得比较简单, 靠山的那头是空的,前面做了个简单的门,从里面能看到外面。就发生了,我上着厕所,忽然感觉脑后有阵凉风吹过,心里有中直觉的回过头去,看到半山腰有道黑影快速的闪了过去,没有看清楚,我回过头,奇怪的看到我爷爷在厕所20米外的洗衣台前洗衣服,而且动作比较怪异,洗衣台上放了个铁桶,我爷爷拿着件衣服在台上做着上下摆动的动作。我在上厕所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看外面的,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自己也说不清楚,一直感觉到怪怪的,所以赶快解决,穿上裤子(其实都没解决完—),再看洗衣台的时候,发现台前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当我跑到外面洗衣台的时候,发现台上干干的,一点水痕都没。回到家,就跟我妈说了这事。我妈当时就告诉我,这事人的灵魂出窍,是不好的兆头,爷爷可能 要出事,叫我别跟别人去说。我们当地一直流传这种说法,看到别人的灵魂后,那个人就是快死了!所以对于那天的事我也一直都没敢去问我爷爷到底是不是真的,而且我爷爷的身体一向都很好,基本上是几年都难得生一次病。可是没几天,应该不出一星期,我爷爷突然病重,3天后几死了!

  事情虽然过去了快20年了,但我在这件事上一直都是记忆犹新。

  我在打这事的时候电脑突然掉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出来让大家分享!

  怪异(二)

  这件事情是我妈妈亲身经历跟我说的,我妈妈在怀我的时候,我爸爸在我家斜对面的一个山上砍树,还有我的一个堂哥也在,山离铁路也就10几米远。我妈妈在家没事干,就去找我爸爸。横过铁路的时候,我妈还看了下路况,铁路上没有车即将通过,于是我妈便开始横跨铁路。这一幕刚好让在对面砍树的爸爸和堂哥看到了,急得大声叫我妈快点。应为我爸看到了在我妈即将穿过的铁路上,有一辆火车即将通过,距离我妈大约不到2里(可能就700到800米的样子)。据我妈后面跟我们回忆,她当时能看到我爸对她在大叫,但完全听不到我爸对她说什么,还以为我爸是要她去家里带什么东西过来,所以她当时就站在那辆即将有火车通过的铁路中间不动了,想要听清楚我爸在叫什么。我妈当然没事了,不然也不会有我了。我妈跟我们说过,她没有看到火车要来了,只是站在铁路中间的时候,看到有个红色的东西快速的象他移动过来,样子根本就不是火车(以前的火车头要么是蓝色的,要么是灰色的,根本就没有红色的火车头)。最后火车在离我妈布道10的距离停了下来,很幸运吧!可能有人决得还有10米远,一点都不心惊吧!那我告诉你,火车司机发现前面有人,开始刹车的时候,一般车要向前行走2里左右的路程才能停下来的,很多被火车撞死的人都是因为致动距离不够被撞死的,不能说司机残忍不刹车,只是司机也没办法!我妈后面都跟我是我保护了她,她才没被火车撞死,都说孕妇是被神灵庇佑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家给点意见的!

  这就是我26年碰到的两件之一,跟大家分享下拉!

  这个故事是由廉潇宇廉大画师提供的,当然此廉画师并非故事里的廉画师,虽然都是画师,但现实生活中的廉画师并没有异能,有的只是满脑的点子。他开了间画廊,平时主要给平面媒体画插画,也兼做街头卖画生意,“爱好察言观色,曾经给比尔盖兹在鼓楼画过肖像,黑其三千美金。”此乃他的原话。

      言归正传,廉画师告诉提供的是他爷爷的亲身经历,发生在建国初期,虽然他给某求提供了详细的事发地点,不过某求在此就不说出来了,只能告诉大家那个地方的麻辣火锅挺有名的。

      话说某一天,一名来由天津的刑警到当地办案,因为到达时已经夜深人静,便想随便找了一间旅店入住,可不巧的是一连问了三间旅店都客满了。第四间旅店是由一对老年夫妇经营的,老头子说自己的旅店也住满了,但老婆婆却说还有一个房间空着,只是环境稍微差了一点,有一点异味。刑警此时已经累得地板也能睡了,还那会管环境好不好,最怎么不好也比睡大街强。

      虽然老婆婆一再强调房间的环境不太好,但刑警进去却发现没什么不妥,也没闻到她所说的异味,就是有些空荡,整个除了一张古典大床之外什么也没有。浪客中文[email protected],反正有床就行了,脱了衣服就上床休息。因为实在是太累,他一上床就睡着了,可是刚睡着没多久,他就听见有人敲打窗户,于是便不耐烦地爬起来。

      敲窗的是一名年轻人,看见他爬起就问他:“先生,请问您有看见一个打蓝色领带,穿黑色礼服,带蓝色礼帽的人吗?”他当时睡觉有点迷糊,就随便应了一句“没见看”,年轻人很有礼貌地向他道谢后就走了,而他则倒下来继续睡。

      不过,他睡了没多久又听见敲窗的声音,爬起来发现还是刚才那个年轻人,而且对方又再问同样的问题。这次他有点不耐烦了,于是便冲年轻人大吼“没看见”,把对方打发走。

      虽然对方走了,但这回他可睡不着,总觉得过一会儿年轻人还会再来。于是,他就干脆坐在床上等对方出现。果然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年轻人又再敲响了窗户,他瞪着双眼正准备把对方臭骂一顿时,突然发现对方正是“打蓝色领带,穿黑色礼服,带蓝色礼帽”的人,对方原来是在寻找自己!

      刑警虽然办案多年,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但仍觉得一阵头皮发麻。不过他咋说也是个干练的刑警,脑筋一转便对年轻人说:“噢,我有看见,他刚才朝你来的方向走了。”年轻人再次礼貌地道谢,然后就走了。

      这回刑警再也睡不着,于是便去找老夫妇,叱问他们为何会有精神病人骚扰他睡觉,并要求叫醒所有住宿的男性,[email protected]LKmp.com然而,刑警把旅店里的住客都折腾过遍后,却也没能找之前所见的的年轻人,于是便想对方会不会是从外面溜进来的。可是,老夫妇却说旅店本来是当地一豪门的住宅,院子的外墙有铁丝网围着,外人要进来并不容易。

      就是因为要进来不容易,所以更加不能松懈,反正旅店里的住客都已经被吵醒了,刑警便让大家帮忙一起搜查旅店的每一个角落,以求把年轻人找出来。可是,他们把所有房间都搜索过遍后,也没发现年轻人的身影。

      刑警为此大感不解,刚才明明有个年轻人敲他的窗户,院子外墙又有铁丝网,对方要离开并不容易,但旅店里里外外都已经搜过遍了却不见其踪影。正苦恼之际,实然有人说刑警所住的房间还没有搜。刑警心里想,不可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把房门锁上,但为了平息大家的疑虑,他还是带大家进去搜查。

      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大床,也没什么好搜查的,可是有一个房客却觉得床底或许能藏人,于是便自告奋勇地钻进去,结果刚钻进去就两腿一蹬,一动不动。大家见状就把他拉出来,发现他的嘴巴大张,双眼亦瞪得老大——他被活活地吓死了!

      刑警觉得不对劲了 立刻报告当地的派出所,而廉画师的爷爷当年便是该派出所的所长。刑警毕竟是从大城市来的,所以派出所对此十分重视,派来了一个加强排的解放军战士。

      整个加强排的解放军战士把刑警住的房间里里外外包围起来,全都以冲锋枪对准房间里的古典大床,然后由几名战士合力把大床翻开。大床翻后几乎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坏了,好几个战士甚至连冲锋枪也掉到地上。

      床底钉着一具风干的男性尸体,模样十分恐怖,四肢被匕首钉住床底,舌头也被人勾出来钉着在一旁。虽然尸体已经风干,但刑警仔细辨识后,发现他就是一再敲窗问路的年轻人!

      经过仔细的调查后发现,年轻人原来是一名革命烈士,是潜伏国民政府多年的地下党,因为身份败露而被敌特残忍地杀害。

      虽然证实了年轻人的身份,但刑警的“见”经历却谁也解释不了,最后只好请来苏联的专家帮忙。苏联专家经过详细研究之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每十万人当中就有两个人的磁场十分接近,当他们走在一起,并在月光的影响下,可能会产生某种奇幻的幻觉。

  本故事来自归案组        有机会大家也去看看诡案组哦

          讲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新的学期,我们换了新的宿舍。我搬着东西来到这个509宿舍门前的时候就被宿舍门上窗子框上扎的一个关羽的布偶吸引了。布偶的样子很凶,身上背着大刀,双目怒嗔,我看了觉得怪怪的。我们是八人间,搬进宿舍以后,宿舍里住着几个大四的学姐,都基本找到了单位了,马上要离校了,所以学姐们都在外面租房子和男朋友同居,所以宿舍就我和另一个大二外语系的女生在住,当时我们俩个还很得意,觉得这条件好啊,算是2人间的宿舍了,比公寓三人间的还划算啊。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那个丫头上课去了,我是体育课,我就趁机逃课回宿舍睡觉。睡着睡着,听见门外有人喊门,是个女同学,我说请进,她就推开门进来了,我抬起头打量她,却好像光线太强刺眼,无法看清她的长相。她径直走到宿舍尽头的挨着窗户的一个床铺下,我们都是上下铺的床,她没吭声,就靠着那个上下铺的铁架,朝窗户外面看,只给了我一个背影。我看到她穿的是红蓝大格格的上衣,扎着一个又黑又粗的马尾,我说:“同学,你有事吗?”她依旧是背对着我,看着窗外,她开口说话了,说她叫李xx,以前在这个宿舍住过,来找她丢在这个宿舍的东西。我很困乏,我想继续询问她,毕竟她的穿着和打扮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敢肯定不是我们这栋的。但是我脑袋很沉,特别是光线,我就努力地看了下桌上的闹钟,上面是3:25分,我还想跟她说话,想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模样。这时候,门“咔嚓”一声,我一下子醒了。原来是个梦,一个真真切切的梦,仿佛就在眼前发生过。是那丫头跑回来了,只上了一节课,溜了一节。她回来是用钥匙开的门,刚才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惊醒了我。我坐起来,原来是个梦,我下意识看了一下表,3:25分,我心头一惊!和梦中的时间是一样的,我的表滴滴答答走着,很准的。

        这个梦有些莫名其妙,后来就淡忘 了。之后一个学姐回来收拾衣物,我就好奇地问了学姐,宿舍门上的玩偶是什么,她一听就立刻说,小妹妹,不要问,也不要随便动那个关羽的玩偶。我再问,她就不说了,只说对我们有好处。

        这个事情一直萦绕着我。终于我从宿舍楼管阿姨那里得知,509之前死过一个女孩子!一个叫李xx的女孩,她是为情自杀,而她殉情的那个男生就在我们这栋宿舍的对面宿舍住。她的床铺就在那个靠窗的上铺。。。因为509有人自杀过,出现过一些奇怪的事情,于是后来住的人就专门请高人做了一个关羽的布偶扎在门上,就是为了辟邪。。。

        当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以后,那是一种全身都发麻,连头皮都发麻的感觉,除此之外,我真的觉得那个女孩子,好可怜,她都去了,她依旧喜欢靠着那个铺朝窗外望,看什么呢,对面那栋住着负心汉的宿舍吗?!

  在这里我就讲两件事。

  第一件事情比较清晰。大概在我高二或高三的时候,也就是01或02年夏天,放暑假。

  我家的门口两边是两堵墙,都是呈直角,就像是个弄堂口,出门便是马路。

  那天我爸骑着摩托车,后面坐着我妈,摩托车是那种轻便型的,因为出门时两边的墙妨碍到视线,所以平时出去时全家人都很小心,当时也是,我爸发动后,很缓慢地向前移动。

  而我是在屋里,可以看见他们,当时突然就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在心头浮现,虽然没像电影里那样眼前看到什么画面,但是头脑里就是想到了我父母出门后,一辆摩托车撞在了他们的车头上。

  此时,我父亲骑着车离门口还有将近四五米,我理应有时间来提醒他们,但是不知为何,就像是我的时间静止了一般,我只能站着,全身上下,没一处能动的,结果可想而知,我的预感实现了,我母亲还好,父亲的脚肿了近一个月。

  第二件事说起来有些模糊不清,发生过多次,但是每一次都因为梦境与现实发生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也难以确定是否真的是做过这个梦,或者确定梦境与现实一模一样。

  早前发生过一次,是在大一开学前大概一星期吧,梦中时看到一个陌生人从我身前有过,我当时应该确定没见过这个人,而他却对我说了一句话,不过醒来时记不清是什么话了,只是那个人表情很怪异地对我说出去要注意什么,但是这个短暂的梦我却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我便感觉这件事好像在现实中发生过。

  结果在大二第二学期结束前一天(当时因为学校寝室发生恶性斗殴,每晚都有一名老师在寝室值班,当时恰好是班主任),我和我女朋友相约出去通宵网吧,因为寝室十点关门,所以我九点半时准备出去,班主任正好从我身前有过,当时就有种感觉,这一幕发生过,而班主任看我拿着东西出门,看了我一眼说:“你们这些小孩啊,晚上出去注意点安全……。”

  霎时,我就感觉到了,班主任跟梦境里的陌生人何其相似,除了因为时间远了记不清长相,那怪异的神情,口气,那么的熟悉,好像发生过的事情重来了一遍一样,原来他是在警告我跟女孩出去要做好安全措施!

  再说个近的,我在医药公司工作,每天接触的药品不计其数,大概就在今年一月份左右,上海雷允上销售公司到货,就在送货人员推着一车木瓜酒进来时,我突然感觉这一幕在先前发生过,只是这次不记得做过这个梦,但是很清晰地脑中闪现,在第二层的靠推车拉手边的一箱,里面有三瓶是破损的。

  很奇怪,如果木瓜酒碎了,外箱就会有水迹,而当时外箱完好无损,我自以为想多了,就没多理睬,结果入库后仓库打电话来,其中一箱有三瓶是破损的,而破碎的原因是没有瓶盖!(注:医药企业中,像没有瓶盖,或者像感冒药等纸盒装的药品,盒子被压扁,也属于是破损情况。)

  那时候我刚上初中,妹妹上小学四年级。

  快过年了,妹妹还在大姨家(小的时候妹妹爱走亲戚,并都会住几天),等到腊月二十八,表哥就把妹妹用自行车送回家,其实我们家与大姨家就3里地,路过一个小砖窑,我们关中人叫烧瓦窑,这个地方死过一个要饭的——乞丐。

  回来后我妹妹就一个劲的哭……脸通红,我妈以为在路上受风寒了,就把村上的卫生员叫过来给看看,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一切正常,就开了些驱寒和安神的药……说多休息下,就走了。

  农村也信些迷信,我老妈就觉得和过那个砖窑有关系,就开始在院子里拿碗水和三支筷子,开始叫(其实也不一定叫上名字),你是不是XX的姥爷?筷子没有立住。有说你是不是烧瓦窑的那个老张(就是那个乞丐)?筷子果然就这么神奇的立住了。

  这时我妹妹躺在炕上哭的厉害了(声音不是本人原有的声音):“你们都有好东西过年,我咋办啊,我没有人管(管关中方言,就是关心)”。哭的很伤心……

  过年家里都有纸钱,我妈说你走吧,我给你烧些钱,你自己去买东西去吧。但他还是不肯离去,后来没有办法,就干脆用火,几个人抬着我妹妹过了一下火堆,这才没事了。

  我妹妹也清醒了,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知道……后来我妈就烧了很多纸钱给那个老张。

  这是发生在我同桌身上的。初三那年,有一次上课到一半,我同桌突然扯我袖子,问我有没听到广播里有风铃的声音,我当时并没听到什么,还以为她在开玩笑,毕竟上课时间不可能开广播的。不过她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后来连续几天她都有听到,搞得她精神恍惚。直到她妈帮她买了开过光的玉,这件事才告一段落。可是后来我竟然也恍惚中听到了,吓得半死,还好快毕业了。

  开过光的玉真的有避邪功能吗?我身边的人都很相信呀!

  我还听说那些东西喜欢欺负外地人了,我快出省了,大家给点建议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早谈创业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42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30日 00:40
下一篇 2022年9月30日 02:40

相关推荐

  • 鬼上身——小时候遇到的奇异经历

    ?鬼上身——小时候遇到的奇异经历   我有个发小,他很命苦,四岁丧母,家中有还有一姐,父亲好吃懒惰,经常打他的妈妈,不怎么管他,事情要从他妈妈去世的时候说起,我们是邻居,所以关系比…

    2022年9月27日
    025
  • 小时候读书时发生的小脚印

    ?小时候读书时发生的小脚印   这发生在我上学的时候。我上中学是因为我总是不擅长上课。高中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郊区的一所技师学校学习电工。   那所学校是一所着名的蝎子学校,吸食大麻…

    2022年10月2日
    033
  •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一:冤有头债有主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一:冤有头债有主      〈冤有头〉   夜幕把小墟日昼时闹哄哄的气氛吞噬得一乾二淨。微微的火花从焚化炉口跃出,纸扎街市模型已被烟灰吞吃了大半,剩下一…

    2022年10月6日
    032
  •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鬼?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鬼?   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的家人还住在平房里。我独自一人在西屋里睡觉。   当天晚上是几点钟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回忆了,差不多是半夜吧,感觉当时睡的…

    2022年10月5日
    046
  • 我这是怎么了?

    ?我这是怎么了?   我有一次晚上出去,回到家嘴里就不停的唱歌,唱了一宿:啦啦啦……我是小疯子………尼玛精神有麻达病!呸!呸!耶哩个耶………嗷嗷~哩哩哩哩哩~机器猫哆啦A梦吃烧烤喽…

    2022年9月29日
    024
  • 小鬼吃面

    ?小鬼吃面   这是我妈妈被我小时候缠的不行和我说的一个关于她村上一个半百老人的遇到的事。   那个半百的老人叫二癞子。   半百的年纪还是一个人。   据说是逃荒过来的,村里看他…

    2022年9月24日
    039
  • 夜半鼾声

    ?夜半鼾声   作为职业设计师,为了个人工作方便,自己在外租房作为工作室已有多年,近期由于工作原因,在沈阳大西边门附近租下了一间更大一些的房间,房间位于4楼,临街,南北套间,简装修…

    2022年9月24日
    034
  • 火葬厂冥币的故事

    ?火葬厂冥币的故事   九十年代开始,改革开发的暖风也吹进了我们这个滨海小城。随着一部分有先见之明的人迅速暴富,更多保守思想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妈妈是一个敢闯敢…

    2022年10月2日
    021
  • 绝对真实灵异事件

    ?绝对真实灵异事件      故事。然后过年了。我就从上海回家了。所以没有坚持把自己所经历知道的坚持写下去。这几篇 我先发布重新发布一下。希望以前看过的呢再勉强…

    2022年9月25日
    031
  • 我那次真实事件

    ?我那次真实事件   两天前和2位朋友去西门看电影   到对面峨*停好车,离开场大概还有2小时   买完票,突然想上厕所   由于一楼没有洗手间,只能去四楼戏厅上   当时电梯只有…

    2022年10月9日
    045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