狻猊

狻猊
?狻猊

  前面提到过我的姥爷,他是个思想比较固执和保守的人。他是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的。起初让他给我讲故事都会被一口回绝,但是有时也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给我说了一些古怪奇异的事。每次要讲故事的时候他都是一边抽烟一边沉思,好像还是无法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样。当烟雾完全笼罩他的时候故事就要开始了。

   姥爷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大资本家,西关那里半条街都是他们家的。他父亲还很爱好琴棋书画,和当时的很多文学界名流也都有来往,据说他还和郭沫若关系密切。他的一个近亲还在太学院里给溥仪教书。经常还能把宫里的一些东西带出来。可想而知他的家境有多么的殷实。姥爷家一共姐妹三个兄弟两个。除了他大哥以外都是大学生,在当时那个年代已经是很厉害了。

   不过不管是因果循环还是机缘巧合,到我妈妈小的时候确实是应了这么一句老话“富贾不过三代”。姥爷的大哥是家里面的大爷,他整天吃喝嫖赌可说是五毒具全。因为他是老大从小就被娇生惯养有他妈妈护着,他爸爸也管不了他。好在家资殷实,也就由着他去了。等老爷子归了天他就更是没有了约束,整天的抽大烟逛赌局。家资慢慢的也被耗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好多的古玩字画和一套老宅子。等到文化大革命一开始,这些古玩字画都被破了四旧。家道从此败落了。大家也分家单过了。因为姥爷的大哥长期抽大烟所以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什么也不会,但是那个年代是不允许有闲人的,所以他在山海关的三清观没有被砸毁前被街道派到了三清观去看门,那时观里的道士也都被遣散了。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那里。

   姥爷得大哥抽大烟抽的把房子也卖了又没有家世,得了这个又轻闲又有地方住的工作后自然很高兴。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其实就等于在三清观的门房里安了家。

  姥爷平时让他大哥来家里做客吃饭他又不肯,说是自己这样不好意思见自己的弟媳。姥爷只好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过去找他大哥聊聊天,再带上点酒肉米面什么的过去一起喝两盅。那个时候谁家的条件都不是很好,这样也算是接济一下他了。但是姥爷去的时候他总是嘱咐姥爷:“白天有空的时候就过来坐坐,天晚了你就别过来啊!”姥爷说:“没事的,白天经常有事不一定总有时间。反正你这里离我那又不算太远太偏僻的,还是晚上过来方便。”他只是说:“晚上路不好走,怕你出事,等白天有了时间再过来就行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听话就得了。”姥爷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那个时候走夜路可算是经常的事。自己一个大男人的能出什么事啊,但姥爷一想大哥也是好心就答应了。

   那年八月十五中秋节姥爷邀他大哥来家一起团圆,可是他大哥还是不肯。等到晚上姥爷和家人一起吃过饭后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大过节的,大哥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他心里得多不得劲啊。不行,我得去看看他,哪怕陪他说说话也让他高兴啊。”想到这里姥爷和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就骑自行去三清观看他大哥去了。

   路不是很远,从我姥爷家住得西关到三清观骑车也就二十分钟。一会得功夫姥爷就到了三清观大门口。三清观的角门开着,姥爷推车走了进去一看屋里的灯还亮着呢。姥爷边叫大哥边进了屋里。屋里没有人,桌子上摆着几个凉菜和馒头。姥爷心想:“肯定又是出去打酒了,可真是个没有酒就吃不下去饭的人啊。”

   姥爷等了一会无聊就想出门到院子里透透气,刚一开门出来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一只形如狮子有马那么大的动物从身边跑过。那个东西也停住了,回过头盯着姥爷看。黑暗里看不真切,只能看清体形轮廓看不清模样,但是它的两只眼睛却闪着寒光。这一下看的姥爷后背发凉呆立在那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那个东西一闪就不见了,最奇怪的是从那个东西出现到消失姥爷都没有听到它发出一丁点声音。

   随后姥爷的大哥走了进来。“呦,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晚上别过来吗?”他语气里带着一点点的不快。他一看姥爷呆立在那的表情好像也猜到了八九分,马上把姥爷拉进屋里。把屋门关上后,他烫了点酒让给姥爷喝下。过了好一会姥爷才缓过神来磕磕巴巴的问:“大哥,你猜我刚才看到什么了?可吓坏我了。”姥爷的哥哥忙拦住姥爷说:“你别说,我都知道。”他的哥哥喝了口酒,慢慢的说:“咳,都怪我贪酒出去了。要不也就不会吓到你了。本来这件事是不应该说的,既然你遇到了我就告诉你吧。”姥爷点点头让他大哥接着说。他大哥又喝了口酒接着说:“我刚来的时候观里还有一个老道长没有走,晚上没事的时候我就经常去找他喝酒聊天。前几天也没什么,可是就在我来后一个星期的一天晚上我去找那个老道长聊天的时候在观里也看到了那个东西。吓得我一屁股就做到了地上。老道长听到动静跑出来把我掺到屋里,他对我说:“过几天我就要走了,我也就和你明说了吧,你看到的是观里的神兽。这种东西从我小的时候入观就有。白天是看不见的,有的时候晚上它会出来。你听说过“狻猊”吗?这个就是狻猊,在这里是镇观的。放心,它一般不会伤害人的。以后你看见了就当没看见就行了。不过,你一定要记住,这件事不可以告诉别人,要不会遭报应的。”姥爷听到这儿也觉得心里发凉,对他哥哥说:“狻猊我在书里看到过,它是传说中的九子之一。不过这只是传说啊,怎么可能真有这种东西呢?哎!

   梦

  妈妈在家里排行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说来也巧,她们两个人结婚是一前一后怀孕也是一前一后,相差的时间都不是很多。妈妈的姐姐(我的姨妈)的预产期比妈妈早了两个月。当时山海关最好的医院就是三条医院,离奶奶家只离了三条街。姨妈快要临产提前住院的时候妈妈就经常去医院看她。医院里就出现了一个大肚子经常来照顾另一个大肚子的场面,弄的那里的护士经常窃笑不止。这个故事就发生在那个时候。

   有一天早上妈妈刚起床,妈妈最小的妹妹(我的老姨)就跑来说:“二姐二姐,咱大姐生了!”妈妈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忙说:“你先别说。我昨晚做了个梦,你要不说我都给忘了。我梦到大姐生了,她生的是个男孩。小男孩长的又黑又瘦,脸上横一道竖一道的全是褶子,活像个小老头。”老姨笑着说:“二姐,你去医院了咋的?”妈妈说:“没有啊,你说我梦见的对吧?”老姨说:“不对不对,大姐生了个闺女,长得白白净净的,和大姐一样漂亮!你快去看看吧。”妈妈也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去医院看姨妈去了。

   到了医院妈妈先直接去了育婴室。妈妈的一个初中同学是在那里负责的。妈妈看到她就问:“我姐生了啊,快让我看看那小丫头像不像我姐。”妈妈的同学一笑:“什么小丫头啊,是个小子。”她带着妈妈进了婴儿房,然后说:“你自己找吧,哪个最丑哪个就是你姐姐的孩子。你说怪不怪,你姐长的那么漂亮,她的孩子怎么这么丑啊!”妈妈一看。婴儿房里摆着三十多张小床,一共躺着二十多个小孩。每个小孩的手上都系着一根皮筋。皮筋上面挂着个小牌子写着母亲的名字。妈妈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在角落里睡觉的小孩,妈妈惊呆了:那小孩又瘦又丑,脸上身上都是横一道竖一道的褶子,就跟自己梦里梦到的那个小孩一模一样。妈妈赶紧走过去一看那个小孩手腕上带的牌牌,没错,写的就是我姨妈的名字。

   回去我妈和大家一说这个事,所有人都啧啧称奇。后来听大夫说婴儿有点早产,在肚子里因为缺氧身上的皮肤才那样的,不碍事的。当然,我这个表哥不到一岁的时候就恢复的和正常小孩一样了。

   莫非真的有心灵感应?还是竟会巧合到这种地步?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件事真的十分神奇,如果不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的不容易相信呢

  在姥姥年轻的时候,一次临村晚上放电影,姥姥和几个住的近的姑娘一起去看。去的时候是搭熟人的马车去的,散场的时候人太多一挤就把几个人挤散了。等人散了以后发现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估计那几个人可能是搭上别人的马车回去了。

   好在路不是很远不远,走路三十几分钟也就能到家。姥姥也没想什么就一个人往回走了。走着走着姥姥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明明是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的啊,现在怎么周围的景物完全变的陌生了。那个时候也没有手表,姥姥估计已经走了半个小时,可是怎么还没到家呢。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姥姥以前也听说过鬼打墙的故事,当时就意识到可能自己碰到鬼打墙了。姥姥也没有着急,因为她听过一个破解鬼打墙的方法:遇到鬼打墙后立即就地小便就可以破除。姥姥马上照做了。等站起身来一看,果然,周围又变成了熟悉的景物。姥姥马上往家跑去,大概有十多分钟就到家了。家里人还问:人家都回来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干什么去了?姥姥一问几点了才知道自己比正常应该回来的时间晚了将近半个小时。姥姥把事情的经过和家里大人一说,大人们也明白了。后来大人们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姥姥对着门口烧了柱香。让姥姥以后别和别人再提这件事了。

   到现在,这件事姥姥也一直记得非常的清楚。

   

  这件事情发生在妈妈十几岁时的一年夏天。那个时候家里面都是要烧火做饭都是用柴火的,所以每天小孩们放学后都要去北山那边去拾柴、捡焦子(焦碳也叫煤核)。山下好去的地方都被别人捡的都没有什么好捡的了,妈妈胆子大就经常跑到路不好走人很少会到的地方去捡。

   有一天妈妈自己在一个山沟里面拾柴,突然刮起了大风。没过多久就开始变天了。一会的时间天就变的阴云密布,一定是场大雨。妈妈赶紧收拾好柴火镰刀就往回跑。

   天黑的很快,妈妈边跑心里边想:应了常说的那句 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啊。妈妈正想着突然眼角的余光发现右边不远处也有个人在跑,妈妈心想:“看来要挨浇的还不是我一个人啊,呵呵。”妈妈往那边看了几眼,可能是因为有一点距离并且天又黑所以看不清楚那个人的穿着和长相,像是一个和她身高差不多的小孩。妈妈有点好奇,因为都是往一个方向跑的她就往那边靠近了一点并且更加仔细的打量那个人。可是妈妈越看心里越发毛,离近了一点也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模样,因为,那分明就是一个影子在跑啊。就在这时,那个影子在我妈的一直注视下突然消失了。这时大雨也下起来了,虽然妈妈胆子大但也受不了这种惊吓啊。

   要是平时雨下这么大她早就找个地方躲一下雨了,因为夏天这种突然来的大雨是下不了太长时间的。可是被这么一吓妈妈哪里还敢停在外面避雨啊,大着胆子顶着雨拼命的跑回了家。

   等到家的时候身上早就湿透了,脸也因为惊吓而变的惨白。身体被雨水冻的不停的哆嗦。姥爷一看不对,被雨水浇了也不至于这样啊。姥爷忙给妈妈倒了杯热水问是怎么回事。妈妈喝了点热水后稍微好了一点,就把看到的怪事和姥爷说了一遍。姥爷是一个有学问又十分固执的那种有点封建式家长类型的人,并且是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姥爷说:胡说,哪有什么鬼神!走,我带你去看看。妈妈说害怕不敢去看。姥爷说:不行,要是不把你这个心病去了,又是淋雨又是惊吓的肯定会生大病。说着就打着伞带着妈妈去她看到影子的地方去看。

   这个时候雨已经快要停了。因为那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树,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地方。姥爷对妈妈说:“不管是什么也不会突然不见啊,在周围地上找找看。”说着她俩就在四周找了起来。妈妈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个井口那么大的洞,里面黑洞洞的。她马上叫姥爷过来看。姥爷过来拿着手电一照就笑了,把我妈拉过来说:“你自己过来看看。”妈妈接过手电往里面一照,好家伙,里面有一间屋子那么大,里面有一个土炕,炕上躺着两具骨架,身上的衣服已经烂的几乎没有了。屋子里还有一个门口,估计是通到其他房间的。门口放了两个大缸,一个里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另一个是空的。还有一些家具摆设什么的,木头的都已经糟了堆在地上,有些金属的还立在原处。姥爷说:“这是以前有钱人死后在地下盖的房子,也就是他们的阴宅。房子规格大小完全和他生前住的一样,里面家具摆设也样样具全。你看门口放的那两个缸没有,一个里面装的是大米,另一个装的是水。这个洞肯定是被什么动物挖开的,它把里面做了巢穴了。你看到的肯定是什么动物。好了,人啊都是自己吓自己。回去吧。”妈妈虽然也觉得姥爷说的有点道理,可是自己明明看到的是一个站着跑的黑影啊?什么动物跑起来会是这个样子呢?莫非是。。。妈妈也不敢瞎想了,她更不敢和姥爷反驳。她也就什么也没说的和姥爷回去了。

   到了现在这个事妈妈还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想起来,这个可能就是现在那些盗墓小说中说的地宫了的原型了。现在妈妈说起来对那个墓里面看到的东西摆设还记得十分的清楚呢。这个就是地下坟墓的故事。

  这是妈妈小的时候的事。那个时候妈妈的爷爷已经去世了,她们一家人就和她奶奶住在一起,也好方便侍奉老人。

   事情发生在一年初冬的时候,妈妈的奶奶出门办事去了,家里只留下妈妈和三姨看家。那个时候家里都是没有暖气的,取暖都是烧火炕。如果实在冷了的话就在屋里会放个炭火盆取暖。老人怕冷,她们奶奶屋里就放着个炭火盆。妈妈和三姨图暖和就都跑到了她们奶奶的房间里玩。

   妈妈玩着玩着突然发现火盆里飘飘悠悠的走出来一个小人。小人半米来高,小人头上戴着一顶黑瓜皮帽,身上穿着红色的半大褂子和绿色的裤子,但是看不清模样和走路的脚。这个小人就这样飘飘悠悠的传过屋子从门口走了出去。我妈当时看呆了,那时年纪小也不知道害怕。等小人走出去后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我三姨。她一看我三姨也正盯着门口看。我妈忙问我三姨:“你看到一个小人了吗?”我三姨说:“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啊?”她们一描述,天啊,她们看到的都一样。

   等她们奶奶回来了之后,她俩就跑去和她们奶奶说这个事。她奶奶说:“没事,天冷了,这是你们爷爷来要寒衣了。一会我去给他烧点寒衣就好了。”这就是火盆小人的故事。

   我现在问起来,我妈和我三姨还都说同时看到了呢。真是很奇怪啊!

  山海关的老人都知道,以前山海关有一个很有名的观宇叫“三清观”。三清观始建于明代末年,传说是邱处机所建。三清观与北京的现中国道教协会住地———白云观齐名,被称为姊妹观;三清观、白云观和沈阳的太清宫,合称京东三观,同为清代全国72座道教丛林之一。可惜在“文革”时期庙宇、塑像全部被毁,成为千古憾事。据说今年五一的时候修复了部分旧址免费开发,下次回家的时候一定要去看看。

  我要讲的有些故事和这个三清观有关,这里先把三清观简单介绍一下,这些故事的详情随后一一道来。

   现在说的就是第一个有关三清观的故事。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时候,妈妈刚上初中,在那个年代她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红卫兵小将。有一次学校组织破四旧的行动,行动目标就是城西北的三清观。

   中午吃过饭她们就从学校出发了。等她们这些小孩到了观宇的大殿看到里面供着一排排的比人还高的雕塑坐像都有点害怕。我妈小的时候像个假小子,胆子比男孩子还大。她一看没人敢动就第一个跳上供台抡起带来的铁镐一下就吧一个神像的脑袋打了下来。接着大家一哄而上又打又砸。整整砸了一个下午才结束回来。

   回来的时候妈妈就觉得嗓子不舒服,等进了家门就开始不停的倒齁(像得了哮喘一样的吸气),说话都很吃力了。姥姥一看忙问妈妈:“怎么了,中午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午就这样了?”我妈说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姥姥忙问又问她:“下午干什么去了?”我妈把下午做的事一说姥姥就急了:“这么大的事你也敢干啊,你砸的是不是齁巴老爷啊?”我妈妈也不知道什么是齁巴姥爷就问姥姥。姥姥问她:“你打的神像是不是身上挂着好多咸菜疙瘩什么的?”我妈想了想说:“是啊,脖子上挂了好多咸萝卜和咸芥菜头什么的。”姥姥说:“那就对了,齁巴姥爷是掌管世间所有咸的东西的,盐啊,咸菜啊都归他管。你把他给砸了,那还得了?”姥姥的一番话说的妈妈心里也害了怕,可神像砸了也砸了没有办法了。姥姥只好带着我妈到卫生所又是打针又是吃药最后我妈一直这样过了几个月,嗓子才算好了一点。但是从此以后妈妈落下了吃菜口重的毛病,炒菜的时候要多放一点盐才爱吃。

   等我大了以后,姥姥来我家吃饭还经常会说起这件事,让我妈炒菜少放盐。这个就是齁巴老爷的故事。

  这个也是发生在我父亲身上的事,也是用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我父亲是1952年出生的在山东农村,这件事发生在1961年或63年左右,当时父亲已经上学也就是45年级的时候,农村当时不像现在都有表有闹钟什么的,路上也没有路灯而且路还比较远,那时候早上起来上学就是靠看天,去判断时间。那天应该还是凌晨,他们同村的一个女孩把父亲叫了起来一起去学校,父亲清楚记得当时月亮很亮还很高估计也就是1-2点钟吧,父亲说:这么早就去学校太早了吧。那女孩说不早了。于是父亲又叫了几个同村的4男同学一起去。当时还比较封建,他们几个男孩在前面走,她一个女孩在后面跟着,到了别的村子的时候,那女孩说去找她同学一起走,让我父亲他们在这等等她们。等了好长时间不见她来,父亲估计她在她同学家睡着了,于是他们几个男孩继续走,边走边玩,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小桥是去学校的必经之路,四周也比较空旷一片庄稼,只有桥这边不远处有个烧窑的窑洞,快到桥头的时候,月亮好亮隔着桥看到了2个光着屁股大概8-9岁全身什么也没穿的小孩在那摔跟头,看的很清楚,不光我父亲看到了。他那4个同学也看到了。大家都吓坏了,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敢向前走了。大家可能知道那是什么吧,凌晨2-3点夜深人静时候,谁家孩子在庄稼地边的大路上摔跟头还是土路。见这样于是他们5个人就跑到窑洞那边看人家烧窑吧,大人问他们起来这么干什么?他们说上学去。哪有这么早去上学的。他们干脆找个草堆又睡了好大一会,天才慢慢亮了,再回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学生跟着过来了,桥那边什么也没有,只有两条被车压过的车轮印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知,不过被我父亲深深的记在脑海里,此事确实家父所遇,没有半点虚假。以后再讲述我家别的真实不可用科学解释的事。谢谢大家。

  记得大概是04年的时候 当时我8岁。 

     在我8岁以前爸爸妈妈都是和我一起在一楼睡。就在某一天,妈妈说我已经长大了 要学会一个人睡 就把我安排是二楼 一个人睡 当时我还很胆小,可是我又不能不听妈妈的话 结果我就在二楼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可就在那个晚上,我梦游似的到了一楼边哭边敲着门 …..不久妈妈开了门  我进了们后 竟迷迷糊糊的进了房间 躺在了床上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 妈妈和我说我昨天梦游了..我也觉的我是梦游了…可是我却不记得我是怎么从2楼走到1楼的..我只是迷迷糊糊的记得我哭着敲着门 还觉的很冷  不知道是谁开了门 我走了进去….其它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道是鬼上身了…??

  有些事实很奇怪 一直也很想不明白

  我家亲戚有香头。或许有的人不明白何谓香头。香头在我们这边就是顶香的人

  09年 我生完孩子之后 身体就一直不好,并且精神恍惚,起初以为是自己身体不好造成的  养养就好 了 。但是最后也没好。。精神很茫然 总是爱发脾气。

  之后我妈妈是个迷信的人,就找了个香头给我看了 看,,,说我是吓着了    魂不在身上  。。。听的我很头大,,并且还跟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东西,,,不晓得是是东西  难道是鬼?  吓人,,,,

   

  从第一次说起吧.

          小时候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和我班一个同学打闹.那时候人很小.我们校是原来地主的老房子.从大门进去有一个五步石梯子.我们班是上体育课.我和那个同学在校门口不知道为什么闹起来.刚好我手上有蓝球.我就用球狠狠砸了他.他也发火了.捡球就想砸我.我看他捡球.我马上就像校内跑.跑到五步梯子的时候.我知道不能停.那里三梯和四梯上都有几个同学在弹)杏骨(八十年代的人应该懂).我才几岁哦.人不高咋一下跑的上去.但我还是狠心从一梯飞越上去.明明看见自己就要踩到一个同学的手上了.我心很急也很乱.突然我感觉我的左脚被谁拉了一下似的.那种感觉就像腾云驾雾.很舒服.一下上了五梯.我飞快的跑.终于跑掉了.这件事我没对任何人说.但一直在我心中感受着那份感觉.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为什么会.说不清楚!

         小时候我说话很准的.心里有这个念头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有时候我都不敢去想太多.那时候我们院子里的一个老太婆和我开玩笑.小时候在家晒谷子.很多鸡吃.我们家狗很听我的话.他似乎听的懂我说的话.看的懂我的表情.只要有鸡一吃我家的谷子.我就想扔石头.还没有扔.我家狗都把鸡到处追的到处飞.不过发生和那老太婆的事的时候.我家的狗被人打了.那天也是晒谷子.我家门口离晒场还有十米左右吧.很多鸡在吃我家谷子.太阳很大.我就捡了石块想把鸡吓走就算了.那老太婆看到我就笑笑说.你把那鸡砸死算了.我也说.要得嘛.看到.我打那鸡公的头.这么远.其实我也是说的玩玩的.那眇的准.谁知道我做了个架势.眇了下.死力砸了过去.正中那一只鸡公的头.那鸡公当时就把头掉在地上打转.当时没死.不过到了晚上就死了.

        六年级的时候在晒场和我一样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踢足球.很多人也在晒场耍.那时候没电视.大家吃了饭多半都在晒场耍.颜三娃也抱着他还没有满三个月的小孩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玩.这时球到了我的脚下.突然心中有个念头.这一脚把球踢出去一定会踢到那小孩子的头上.心里也很慌.但自己也没有去想太多.想那有那么巧合的事.一脚踢出去.那球正中小孩子的头.才三个月的小孩子.当时我都吓傻了.不知道干什么.颜三娃也吓了一大跳.就发火了.把球用刀砍了.说孩子有什么事一定找我算帐.我被我妈打残了.从那后到小孩子八个月再没有抱出来耍过.我自己也郁闷.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读初二的时候.我喜欢上了鬼怪灵异的事件.那时候我拜那个干爹能通灵.我们那里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他那里有很我关于神学.道学的书.我就借回来自己看(我干爹应该还是很灵的.我记得小时候四岁吧.那时候我肚子痛.我妈就把我抱到他那里看.他用手指在我额头上画了一会什么.我自己感觉马上肚子就不痛了.不过这件事发生.我还没上初中的时候他就过逝了.所以只有自己受了.) 我放学一个人就在家写写画画.看那本书.可很多都看不懂.不过书上提示了很多符有什么用.做什么的.我明白点.但一直不懂.有一天下午放学回家.我家隔壁听说是闹鬼.找我那个幺爸(不是我爷的儿.隔房的)在捉鬼.我就拿起书也看.看了一个捉鬼的符.我就用毛笔比着书上画下来.拿着符念着书上的咒语.念完我就烧了.我也没有管他.第二天听说隔壁没事了.不过从第二天晚上开始.我人都浑浑缰缰.上课想睡觉.回到家也想睡觉.觉得只有睡觉最好.饭也不想吃.我妈感觉不对.就把我拉到我干爹的同门师弟那里.让他给我看看.他说:没什么事.我画道符泡开水喝下去就没事了.他就在他家门口边念边画符.画完了泡了开水叫我喝.我喝下去.我妈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碰到道路鬼了.不过没什么大的恶意.回去睡一觉.明天就好了.第二天.我自己都感觉到我人充满了精神.再不是浑浑缰缰的感觉.世界上真的没有鬼吗?我确实不信世上没有神灵.

         读初中毕业的时候做了一个梦.这么久.不记得那个梦做什么了.反正就是关于我初中毕业选择读高中还是中专(那时候中专很吃香的.还有铁饭碗.不过我上中专第一年.国家的政策都变了.变成安需分配了.靠)后头还有现实发生的事都让我选择了去上中专了.

       .那是我在当二年兵的时候.那年我们全营出去挖沟.连里只留了六个兵.一个班长五个兵(我们三楼).八连就留下一个通信兵和连长.七连在菜场.那天晚上我下岗后就回床睡觉.本来很困.很快就睡了.突然我发现自己好像醒了.但自己也知道自己闭着眼睛.我听到一阵音乐.说不出的好听.但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吹出来的.而且是感觉到一个人正从外面进到我们班里来.我想起床看.又感觉自己动不了.而且也还不想动.就静静的音乐感觉到那人走到我床边.他坐下来用一只手按住我的肩膀说:你不好耍.我陪你耍.我吓的自己都感觉到冷汗直流.想动又动不了.我也强迫自己醒过来.但就是动不了.感受那东西的手按住的我肩膀.想喊也喊不出来.过了应该有一二分钟吧. 终于醒过来. 我一下坐起来.班里早关灯了.我坐在黑暗的床上不知道做什么.终于想起点蜡烛.把蜡烛点亮就坐在床上发呆.肩膀上还感觉到那冷冰冰的五个手指纹.发了差不多十分钟的呆才想起为什么不开电灯.才爬起来开灯.开灯班长就醒了.问我半夜做什么.我告诉他.他不信.哨兵也进来看出什么事了.我说了谁也不信.都当我发傻了.我也不知道.就又关灯睡觉.早操的时候.八连的从菜地回营房出早操.全营都知道了.都当一个笑话.有人半信半疑的就说起了营地原来是一个坟地.去年他们整营房草地的时候还挖到死人骨头(第一年我去了湖北学习).不过谁也没有当回事.第二天早操的时候.八连的通信兵说出来的.他们连长昨天晚上在寝室里乱叫乱砸东西.寝室里的全砸烂了.不过这件事保密了下来.就全营的人知道.后来我们指导员有一次在操练的时候开玩笑问他.八连连长一下脸黑了.不知所措.嘴里连说不知道.不知道.我们二个连的兵都看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可能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当兵第二年的六月份吧.因为我去学了光学仪器修理的.我被调入旅修理所.在修理所待到第二个月.去野外野训.我们二年兵最低的军龄.所以晚上还要看器材.修理所的管理很散漫.所长(上校)根本都不怎么管.我们几个二年兵也学到那些士官一样也到处跑去耍.发生这件事我那几天一直心里有个想法.我的人生转折点要出现了.那天晚上看器材.我在我们光学车上就睡着了.睡着睡着.我就做梦一个人在雾中大声问我:你是想转业还是想转士官.反复问我.我也问他:你是谁.他说:你不要管.你是转业还是转士官.反复速度很快的问.不容我去想.我被问急了.就大声回答:我要转业!马上一切都结束了.不过我还是睡到第二天.但我清楚的记得.第二天晚上.我们几个二年兵在野外看器材.晚上也没有人来查岗.就说出去喝酒.本来也没什么事的.可一出去喝酒.就喝到一个我们所的士官女朋友在外面被人打了.我们肯定帮忙了.这件事就被所长知道了.所长叫我们全退回去.我们几个说回就回.所里的士官就叫我们几个请所长吃一下.送点礼说点好话.本来又不是什么大事.也说所长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可我们几个都一致的犟.说回就回.我们自己就打背包就回来了.档案还是一个多星期我们指导员去拿回来的.回到连里应该也还有机会.因为全营就我学过电脑.那时候部队现代化刚开始.所以指导员有什么文件都让我去.七连八连的关于电脑方面的问题也叫我去.但我还是那样的.我过生的那晚把连长给打了.不久我们几个四川的又把在我们新兵时打我们的一个班长打了.这件事虽然被营里压下来.可一切都不可能回头了…..

          从退伍后我身上就很少发生这样的事了.不过有的事还是挺怪.比如和我离婚的原来去领结婚证那一次.但不值一提.如果谁有我同样的经历.大家一齐参考哈….

  佛家所说的第八识,也就是“灵魂的住所”,随着其它因缘的成熟,将再现前世的一些情景。1966年5月9日清晨,我发高烧在家。哪时上医院挂急症是二角钱,平症是一角钱,所以母亲想等到白天带我去医院。母亲去买菜了,父亲按照习惯在外面的草地上打拳,但那天父亲刚打了几分钟拳,就感受到心慌意乱,急忙跑回家,已见我抽痉在床,将失去知觉,最后记得是隔壁的叔叔背了我朝医院跑去。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两耳只听到好多个声音在说:没有救了,没有救了。。。。。。只感到自己的魂魄飘浮在糊茫茫的空中,没有身躯。也没有痛苦与情感。。。。。。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我来救你,突然,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如寿星翁般的神仙,只见他用白色的马尾拂帚向我当头挥来。接下来我做了两个应为我前世的“梦”。第一个“梦”是:我是一个春秋战国时一个小国的王帝,躺在一个大床上,在一个很大很高的宫殿里,四周围了很多文武官员和嫔妃,没有很多感受,只知道自己将要死去,眼光慢慢地向周围扫过。很快就转到了第二个“梦”:在八年抗战时期,我是八路军的一个团长,.在一次与日军作战中负了重伤,躺在担架上,由四个战士抬着朝前赶,只听一个战士说:“后方医院离这还很远,怎么办。”又一个说:“离这不远有国民党的医院,往那送吧”。。。。。。这是二个记得非常清楚的“梦”。随后象平时那样做起了梦,但都没记住。昏迷三十六个小时后,我在医生们的日夜抢救下,醒了过来,那年我十七岁。

         我还小的时候,大概3-4岁吧,这是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在校的时候就是一个没有跟大人说的谜。我家在农村的,我66年生,小时候出去同小伙伴一起耍,走到房子侧边我“婆太”(我爸爸的奶奶)的坟前过的时候,偶尔会觉得一下子一步跨出了2-3米远,这样的事情有很多次,虽然小,但是还是会感到奇怪,会回头看看,有没有什么,一直想不明白,所以一直记忆到现在。

         我老家房子是属于不干净的地方,我小时候一直到我23岁结婚前,都有一些怪异的事情,结婚后就没有再住在老房了。在老房,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还包括一些偶尔在那里休息的阳气很足的壮年人。

          今后有时间再慢慢的说出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912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3日 19:05
下一篇 2022年9月23日 20:05

相关推荐

  • 窥觑,疑似阿婆

    ?窥觑,疑似阿婆       3年前10月,阿婆死后头七晚上,我妈和我爸他们都去睡了,我因为习俗的原因,一个人在守灵;凌晨12:00至01:00的时候…

    2022年9月25日
    011
  • 鬼脚露出在坟头外

    ?鬼脚露出在坟头外   我现在才15岁,我记得大概是9岁左右的时候,和一同学放学回家,那天天气一般,没太阳,也没雨,整 一个阴沉沉的感觉,当时嘛,还小,没感觉 ,当我和他经过一个坟…

    2022年9月20日
    09
  • 聊聊亲耳听到的灵异事件:风水不可不信

    ?聊聊亲耳听到的灵异事件:风水不可不信   现在说下我们村马姓人家的事。这也是父亲告诉我的,前些年也是和邻居求证过。   我们村姓马的就那么两三家,但是家庭条件不错。听说,老年间,…

    6天前
    018
  • 遇饿鬼偷吃鸡脖。

    ?遇饿鬼偷吃鸡脖。   这事,反正我也是道听途说,是我高三的时候,坐后面听一个痞子讲给我听的他的事情,不论可信度,你们也可以当个小说来看。   那痞子呢,就简称龙吧,有一天放晚学龙…

    2022年9月22日
    013
  • 灵异事件挡案的灵异

    ?灵异事件挡案的灵异   我发现这里都成了民间故事讨论会了。发表的不是老一辈讲就是爷爷奶奶讲给孙子听的。要嘛就朋友或朋友家其次就干脆就 话说云云。。。好不容易看到有发生自己身上的不…

    2天前
    03
  • 不安分的老坟头

    ?不安分的老坟头   在老家那边长石乡下面的一个小村子,村子的名字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据说我两岁前还在那里住过的,但我可是没有一点印象了。山里面的农村住户基本上都住得比较分散,如果…

    3天前
    05
  • 灵魂出体(真实经历)

    ?灵魂出体(真实经历)   自小可能是身体弱,总是可以看到和经历一些怪异的灵异事情,当时都不会害怕,经历过后想想就尤为后怕。其中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这样一段经历。   我小时候有个…

    2022年9月24日
    010
  • 扬州十大邪地

    ?扬州十大邪地   一、螺丝结顶和无灯巷   很多扬州人其实都不知道这条小巷,如果我告诉你它在蒋家桥饺面店附近,估计你就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了。   是的,就在那边。   据说扬州十日…

    12小时前
    02
  • 听到奇怪的男人叫我的名字

    ?听到奇怪的男人叫我的名字   我想我是个胆子很小但是感情很丰富,很善良的女孩子。下面要说的这件事用文字叙述出来我还是第一次,但曾经无数次在和朋友聊天或者无意间话题触及灵异时,我一…

    2022年9月25日
    010
  •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   一   那是我父亲去世时的前三天,在我们镇上的医院,我父亲住的是单间,我记得很清楚是2008年6月11日晚上,大概是夜里两点多我和我二哥在陪…

    6天前
    0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