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我有时候不是我

求助,我有时候不是我
?求助,我有时候不是我

   我小时候对八卦道术,和禅学就特别感兴趣 ,那时候别的小孩都在一起玩,我呢就习惯听外公讲关于法术的故事,每次都听的津津有味。

  后来上学,别人就都叫我神经病,就是那个时候,我一个朋友都没有。

  后来 我发现,我有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喜欢在教室,拉上窗帘,然后坐着就没了知觉。 后来,有时候就会发现,有些难懂的道理我居然 有时候都懂了,我外公说可能是哪位上界祖师与我有缘,下来帮我了。

  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这里看到很多真实的,出于探讨和让更多人公正的评论这世界是否有,我想说说我知道的一个真真实实的灵异。

  我的朋友那年还住在老家,她大概十岁左右,她住的巷子大多房子都是七八十年代建的,但有几户是用青砖建的,地上也铺着青砖,年代应该很久远了,听说以前是地主家的,现在住的都是农户,回想起来她还有点害怕。

  那是一个中元节,也就是七月十四节,她八点左右就吃了晚饭去找伙伴玩,那是一个要走很久才到尽头的地主青砖大屋,那晚她家里好像在煮着粽子,锅盖上压着把刀,据说是为了防。那晚伙伴家好多邻近的小孩,男男女女,在正厅前铺着青砖的空地玩耍,正厅好像是一个老人住的,往西有一个门,在这个门得南边又开有一个小门,在这小门前又连着很多屋,,,总之要走完逛完地主屋要点时间,很复杂,很多屋子连着,但住的人很少,旁边连着的也是地主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影是在这几个年代久远的地主屋得门前路见到的。

  夜越来越深,很多伙伴都回家睡觉了,但我朋友她玩累了又去了那长长的青砖屋子里的一对老夫妻家里看电视,当年这屋子里住的人已经不多了,尽管屋子很大很长,有的地方墙泥也掉了,白天从那里走过也会有点怕怕的。当她看完后要走时可能11点多了或者更晚点,天早已下雨了,很大的雨还有大风,要走时老人给了她一把很有年代的老式黑伞,灵异的事情出现了。

   就在她打开伞走出门口往家的方向走时,走了几步,她看到了一个光着头没打伞的影子慢慢的靠近路旁的一个大门口,门口时向东的,影子由长变短,越来越靠近影子要去的那个门,我朋友环顾了周围都没看见有人,可能是因为鬼节吧,巷子里家家户户的人早都关门熄灯睡觉了,那晚虽然下雨,风也不小,但有月光,整个巷子就我朋友一个人,我朋友看了前又看后环顾了一周的确一个人都没有,除了我朋友自己,但那个影子慢悠悠的靠近路边的一个门口,越靠近门影子越短,就在那瞬间我朋友似乎明白了马上收了伞,因为风大伞很摇摆很难拿,她收起了伞又马上脱了鞋一手拿鞋一手拿伞就飞奔的回家,路上全是雨水,溅起的水声显得格外响亮,都溅到脸上了,幸好回家路程不远,但她还是很害怕,就在转弯的时候就叫父母了,回到家很久都还平静不下来,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所以很难说这世界有没有鬼,有没有命运,有没有报应,这些东西都很飘渺没根据,但也许是真的吧。要不为什么会有那个影子呢。

  真的有!我见过两次,一次历时大约半个多小时,另一个比较简单,我说一下吧,大二的时候,我在外面一个人租民房住,下午五六点左右我趴在窗前看景色,偶然注意到了街道上的一个人,当时并觉无异样,但三四秒后我惊住了,看到他时他在我左手方向大约三十米左右,街道上几乎没有人,所以显得特别扎眼,步行,像人类一样行走,步幅,跨度,手臂的摆动,跟一般人毫无二致,但是。。在他身后,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很深的黑色脚印,十步,二十步。。直到他走到跟我的垂直眼线下,身后的数十步黑色印记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黑色的印记在灰色的石灰路上显得格外扎眼,正当我难掩内心的惊愕,挣扎着要给自己找一个解释这一切的理由时,“那个东西”在我右手边的第一个拐角处消失了。而他身后的印记却依然突尤刺眼。我急忙跑下楼,想一看究竟,然而一切都消失了,仿佛方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

  故事背景 夏天 晴 路面干燥 行人稀少

   

  我很喜欢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档案馆里有些事情我也遇到过。

  下面开始我的故事吧,绝对真实

  上初中时候,我爸妈是在一个单位工作。我们住在单位分的房子里,是那种平房。爸爸妈妈的大多数同事,大家都住在一个小区里,关系很好。

  那时候爸妈单位效益很好,工作也不是很忙。所以经常和区里的同事一起搓麻将,有时也会玩通宵。据我妈和几个阿姨说,经常搓到半夜就听到外面很奇怪的声音,刚开始大家都很害怕,后来多了就见怪不怪了。大人们都说我们住的那个小区很早以前是坟场,很阴森。

  下面是我的亲身经历。

  还是在以前的老房子里,有天晚上睡觉,我和爸妈是睡同一间大房子里,我的小床靠着门边,是西边,我爸妈的床是在东边,北边有个沙发。夜里,不记得是怎么突然就醒了。然后就听见我脑袋后面的沙发上有很沉重的呼吸声,我发誓我当时是很清醒的。沙发就在我后面,呼吸声很近,很均匀。虽然爸妈就在同一个房间,我还是因为害怕不敢叫醒他们。就这样僵持到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我们市里的图书馆,是我平时消遣和打发时间的地方,而且每一次我都是第一个到达图书馆的。

  图书馆的门,一半在早晨七点半的时候准时开放,我便一直等到七点半,这个时候这里还没有人,除了一个老图书管理员,他见我进去了,便自己拿着扫把出去打扫卫生了。

  我独自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然后拿起一本书。

  图书馆的桌子和椅子摆放的都很整齐,椅子都被放在了桌子的底下,我抽出来一把,坐了下来,翻了几页。感觉这本书很不理想,但是又想耐着性子看看,于是接着看了一会儿,实在是不想看了,于是便起身,上书架上换了一本,当我拿着这本书走到桌子旁的时候,我惊呆了。

  要知道,我看书的时候,之抽出了一把椅子。当我回过身的时候,竟然有两把椅子放在外面,我惊恐之余看到,那个椅子竟然斜斜的靠着我的这把椅子,那种样子,就像是我在看书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我的那本书一样。

  我本以为是那个老图书管理员干的,但是转过身看向门外,那个老头还在一声不吭的扫着他的地,而这里依然只有我自己而已,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88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15:05
下一篇 2022年9月18日 16:05

相关推荐

  • 诡异的书包

    ?诡异的书包   诡异的书包   我以前在北京上学时带一个小孩的家教。小孩的爸爸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我叫他孙老师。小孩的妈妈我叫阿姨。由于她们当时对我很好,所以我后来毕业后也经常去她…

    2022年9月19日
    010
  • 撞鬼(绝对真实)

    ?撞鬼(绝对真实)   我就长话短说了。我读书的时候,我同学的奶奶去世了,那时我同学跟她奶奶感情特好,奶奶去世时还是我同学帮她穿的衣服,说得当时也奇怪!那时有一个老伯,跟奶奶很谈得…

    6天前
    010
  • 他死了吗

    ?他死了吗   这是一件真真实实的事,那天我们班迎来了一位新朋友,北京的非常可爱。我们大家都对他特别好,就在这个男生来的第一天,就和我建立好了关系并且是同桌。   给我说了很多北京…

    2022年9月24日
    010
  • 谶语

    ?谶语   世事沧桑,变幻无常,人生在世,有些事会意想不到,有些事却注定就那样,历经千难万险达不到,但也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事,真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是气煞…

    3小时前
    02
  • 小鬼吃面

    ?小鬼吃面   这是我妈妈被我小时候缠的不行和我说的一个关于她村上一个半百老人的遇到的事。   那个半百的老人叫二癞子。   半百的年纪还是一个人。   据说是逃荒过来的,村里看他…

    2022年9月24日
    010
  • 带面具的马,高举的番

    ?带面具的马,高举的番   我家在农村,一次暑假和发小一起去野地玩,遇到村里也个放羊的老,玩累了就和老在哪瞎聊天,一个因为上学的时候自己经历过比较灵异的事,也比较感兴趣,所以聊天就…

    2022年9月23日
    011
  • 见鬼

    ?见鬼                这件事发生在我朋友的父亲身上,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朋友的父亲来了几个外地…

    2022年9月21日
    014
  • 真实遇见僵尸鬼

    ?真实遇见僵尸鬼   这个故事我是听我外婆说的,那时候我舅舅年轻的时候他是个开通宵车的公交司机。具体哪个线路就不能说了,因为发生这事情后公交公司封闭了这个事情。   那是15年前的…

    2天前
    06
  • 我身边的真实鬼故事

    ?我身边的真实鬼故事   近年来写的山野鬼事,基本均出自亲历着口述,现逐一发布,文笔粗劣,敬请读者口下留情!   我身边的鬼故事系列之一:鱼塘中的人头   沛县位于江苏省最北部,苏…

    2022年9月27日
    08
  • 外婆屁股上的红掌印。

    ?外婆屁股上的红掌印。   以下都是我妈妈告诉我的故事:   我外婆在我妈妈7岁的时候就得了白血病死了,那年我外婆30岁都不到,留下了我舅舅和我妈还有一个小姨妈。   在妈妈模糊的…

    1天前
    0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