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窗有——“眼”

隔窗有——“眼”
?隔窗有——“眼”

          这件事,还是我那位叫佳的朋友给我讲的,这件事发生在一个临京的近郊,大兴的一个村子,有这么一家三口住在一个独院里,父母很年轻,儿子也只有三四岁左右,话还说不清呢,这对小夫妻由于年轻的缘故不太会过日子,再加上男的有时会来两把日子就过得苦了点,所以小两口就每天都会吵架,甚至还会上演全武行,大打出手。儿子也习以为常多数,除了有时会吓得哭两声,多数象看戏似地乖乖的往板凳上一坐看着这对小夫妻打架。怪的是这对夫妻每天都会准时准点的开打,当然,这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那对夫妻……

      有这么一天,进入十点这对夫妻又像以前一样,按时按点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又大打出手,摔盆砸碗,乒乒乓乓战成一团,这时他家的小孩喊他们:“妈妈,我要尿尿。”

      正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个人这是谁还管孩子,当娘回了一声:“自己到院里尿去。”就又杀将回去。

      那孩子犹豫着还是自己去了院子(估摸着是憋不住了)。接着就听见孩子在院子里变了声的哭嚎……

      “妈妈,我害怕——妈妈,爸爸——”

       那变了声的哭声让两位暂停激战,走出院子去看自己好久没注意的儿子。就见儿子站在院中,身子却是冲着他们这处正屋的一处紧挨墙的屋角嚎啕大哭……他们顺着儿子看的位置向那个角落看去,就看见有一个全身红毛似人一样的怪物正贴着窗户往里看,一边看一边嘿嘿的笑着……那红毛怪物转过身子对他们又是嘿嘿一笑,就在原地瞬时不见了!

       这下把他们吓坏了,架也不吵了,直到天亮。

       后来,据老人讲,那是勾魂鬼,如果他们家再这样吵下去,一准得出人命……

        这是我上大学的时候一次放假回家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妈在奶奶家搓麻将,就我一个人在家里,但是我一点儿也没想过害怕。我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看的还是气氛很好的综艺节目,幸运52。突然,一股很集中的凉气钻进右耳里,我条件反射打了个冷激灵,抬头看窗户,关的很紧实,不可能有风,再向我的右边看,沙发刚好还剩一个人的位子,也许是心理作用,总感觉右边坐着个人,我马上害怕了。因为我想起,在回家的当天,我就看见对门独居老太太去世,她的家人在办丧事。按老一辈的说法,头七恐怕都还没过完。我赶紧拉开灯,打了个电话给我妈,叫她回来陪我。我妈回来不外乎就是开玩笑,叫我不要多心。我事后也就忘了。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能不说是一个可怕的巧合了。那天我坐沙发吃早饭,我妈下班回来开着门,我看到对面有一个中年妇女,好像在打包东西,就问我妈:“对面的那个阿姨是不是老太的女儿啊。”我猜她是过来收拾老太的东西的,谁知道我妈回答我说,这个中年妇女是个外地人,在这里务工,租了对面老太的房子。

        一天晚饭,我们一家人围坐着看本地的民生节目,里面正在报道一起交通事故,随行记者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只见我妈指着电视说:“哎!不就是对面那个才搬过来的那个女的嘛。”别的印象没有,就只觉得被撞得很惨….

   

   

   

  鬼并不可怕

   

   

  上大学时,学校寝室晚上11点停电,为了应付英语四级考试,我曾经和同室好友小刘在离校不远的地方租房住。我们租的是由一室一厅的小套房改装成两间卧室的那种房子,小刘住客厅那间,另一间我住。房东是我们的邻居,租房的过程都是小刘操刀的。大概是在那房子住的第三天吧,由于下午没有课,我们就在那房子看书。小刘突然和我开玩笑说,都初冬了,天气怪冷的,房东家那个小女人长得很不错,找她来给咱们暖暖被窝也不错!我笑着说:“那你先去找她给你暖暖被窝再说吧。”

  到学校吃完晚饭后,我一个人回到租房,靠在床头看英语,看着看着……恍然间,感觉有双手掐我的脖子,我抬头一看,一黑影正在用双手掐我脖子,我生气地一脚向他蹬去,把他蹬到墙壁上,像动画片里那样,贴在墙上。我迅速下床,站在桌前,手扶着凳子,看着他。只见他从墙壁上走下来,向我走来,好像还要和我打架,当他快要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抡起凳子就从他头上盖下来。那黑影安然无事,得意地说他是鬼,不怕打。我一听就来气了,马上就打出手印,口念咒语,那黑影见状马上求饶。我停止念咒语,把手印藏在身后。

  我对那黑影说:“快走,不然我收了你!”

  那黑影说:“这是他的房子!”

  我说:“胡扯,这是我和同学租的房子,都住了几天了!怎么没见过你?”

  这时,那黑影显出了原貌,眉清目秀,长条脸,短平头,身高大约一米七多的样子,着一身黑色西服套装。他说,这是他生前的房子,几年前他出车祸死了,他死的时候孩子才一岁多。

  我说:“既然你已经死了,人鬼殊途,各不相扰,何来冒犯我?”

  那鬼说我们调戏了他老婆,所以他就来找我们算账!这时我才想起下午的玩笑,才明白房东家那小女人是他媳妇。我解释道:“这只是背地里开的玩笑,何必当真呢?也没当你媳妇面说这话,怎么是调戏呢?以前我们不知道她是你老婆,以后不拿她开玩笑就是了。”

  那鬼走过来,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根,我一看,是云烟。他见我看烟牌子,就笑笑说,他最喜欢抽云南的这种云烟了,味道纯正。他也叼上一根,我们相互给对方点火,甚是亲热。我问他在那边做什么工作,他说他以前在人间是司机,现在在那边当银行的小职员。我开玩笑说,“你的工作调动还很不错嘛!”呵呵!

  。。。。。。(中间还有好些对话,不关主题,故而省略)。

   

  突然醒了,一看时间,晚上八点多了,原来是一场梦,但感觉似梦非梦一般,印象好深!

  我想了想,告诉自己,一个梦而已,不必在意!

  第二天一早,小刘就急冲冲敲我的门,进门就对我说他昨晚老感觉有人在掐他,出不了气,把他掐醒好几回,一晚都没睡好。他问我的情况,我说没有他那情况。但是我还是把上面那个梦告诉了他。在随后的日子里,他天天晚上挨掐,天天晚上被掐醒,天天晚上睡不好,天天上课打瞌睡。每天早上一起来就打听我晚上的情况,我每次都说没什么情况,很好啊,也确实没什么情况!

  大概住了半个月的时候吧,他突然找我商量退房子,因为我们是一起交的一个季度的

  房租。他神神秘秘地跟我说,他找院里带红袖章的阿姨打听过了,房东家的儿子确实是司机,确实是几年前出车祸死的,那个女的是死者的媳妇。他还说他天天晚上被鬼掐,受不了了,要立即搬家!他去找房东谈退房的事,房东阿姨说晚上来找我们。

  晚上,房东阿姨如约而来,问我们为什么要退房?她耐心地开导我们,说,她的房子如何好,房租也不算贵,环境又好,离校又近,是学习的好地方。小刘忍不住了说:“你这房子什么都好,但是就是闹鬼!”那阿姨惊异地瞪大眼睛说:“你胡说!”小刘把他天天挨掐和我做的那个梦托盘而出,那阿姨先是笑眯眯接着半信半疑最后神色凝重地听小刘讲故事。当她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儿,神色黯然地问我梦见的那个人长得怎样,我说那个人‘长条脸,短平头,身高大约一米七几,身着一套黑西装,喜欢抽云南产的云烟’。阿姨听完喃喃自语地说:“看来他真的是我儿子。”我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就无语。过了一会儿,阿姨又问我他儿子说没说他在那边情况。我说:“他说他以前在这边是司机,现在在那边当银行的小职员。”阿姨如释重负,说知道他在那边过得好就放心了。阿姨把租金悉数退给了我们,没收一分钱。末了她还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叮嘱我们不要把这事对外说,影响她的房子出租,少出租一个月就少收入一千多块(九十年代的钱还是有点值钱的哦)。

  遗憾的是,小刘不遵守约定,在小圈子内泄了密不说,还私下地拿这事去问我们的马哲老师,我们的马哲老师说:“这个嘛,这个嘛,按马哲的观点,是没有鬼神的,但是,这个嘛,这个嘛,我也解释不了……:-)

  小刘同学,若看到此文,敬请回应一篇。(*^__^*) 嘻嘻……!

   

   

   

   

  人比鬼更可怕

   

   

  讲讲家乡长辈讲的真实故事。与我们院子斜对角大约一华里远处是蔡家院子,解放前也就是40年代吧,蔡氏宗族里有一子弟在跟一道士学道。

  一晚,蔡道士和他师傅给一地主家做完法事,送师傅回家后,独自回家。当他走在林中小道时,两边林子里传来鬼叫声,隐约有鬼出没。他心想:“不好,遇到鬼了。”他立即从挎包里掏出道符来,一边舞动桃木剑,一边使用着道符,一边念咒语,可是道符都用完了,一点效果都没有,他正在纳闷呢,道符咋没效啊,四周的鬼叫声越来越近,鬼也越来越近。他想:“今晚鬼怎么这么多啊,不好,被鬼包围了,得冲出去。”他加速向前跑,想快点跑出树林,群鬼也一路追,蔡道士一路用法器砸鬼,就这样,铃铛,罗盘,桃木剑等,都投去了。

  当他投完他的最后一件也是最厉害的法宝——师公的令牌,他终于跑出了林子,也终于甩掉了那群鬼。回家,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一亮,蔡道士就去找他的法宝,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只好悻悻地往家走

  ,盘算着怎么跟师傅交代。回到蔡家院子,同宗几个小伙子热情地围上来,问寒问暖,问他昨晚收鬼的情况,蔡道士没精打采地应付了几句,同宗那几个小伙子夸了他几句后,就说他们昨晚也去帮某地主捉鬼去了。

  蔡道士不屑地说:“你们又没有学道,没有法术,怎么捉鬼?”

  同宗的那几个小伙子说:“平时我们看你施法看多了,我们也就学会了。”

  蔡道士还是不信,说:“你们又没有法器,也捉不了鬼。”

  同宗的那几个小伙子说:“谁说我们没法器?我们自己早就做好了法器。”

  蔡道士不信,要看看他们的法器。那几个小伙子嘻嘻哈哈地拿出了那些法器:铃铛,罗盘、桃木剑,令牌等,说:“只是道符用完了。”

  蔡道士一看,这些全是自己的宝贝!原来蔡道士喜欢在同族子弟面前显摆他的道术,以获得心理的满足,他同族的几个小伙子就在一起悄悄商量怎么怎么作弄作弄他一下,那些鬼就是他们扮的。蔡道士满面通红,央求他们把法器还给他。同宗的那几个小伙子把那些宝贝还给了他,蔡道士从此也不再在人前显摆他的道术了,当然这个故事也在我们村传开了。

   

  看看,是不是人比鬼更可怕?连道士都被吓倒了!我们天天都在跟人打交道,所以啊鬼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如果真遇到了什么鬼,千万要记住下面几条。

  第一条,        要镇静,切不可紧张心虚,做到魂不离身,魄不离体,神不离心。

  第二条,        要有信心,人不都怕,焉有怕鬼之理,此正所谓哪有活人怕死鬼的道理也!

  第三条,        想起自己有什么威神力的绝招就使什么绝招。

  第四条,        实在没什么手段,就不妨学学僧侣,打坐悟禅,安神固体,口念般若密,万相皆虚,一切灾殃化成小尘泥!

  第五条,        如果前四条都做到,也不要紧,大不了一死,死了也是鬼,鬼和鬼打,谁怕谁啊!

  去年年底 一直到现在 遇到两次奇怪的事了,这是第二次.9号那天吧,我故乡的朋友和我一样是个摄影爱好者。为了以后出去旅游能拍下更美的风景,我俩决定一起去另外一个城市的某家摄影学校 学学摄影。我跟另一个朋友开车去我的故乡接他,回去之后和以前的朋友聚了聚,住了一天第二天晚上7点多就开车往回赶,.大概也就晚上10点多的都有点饿了 。 正好路过一个叫伊林的小镇,我们决定下车在那吃点饭然后在回去 。 我下车的时候在路口开见个赶毛驴车的老大爷,因为那天下雪,比较冷,感觉奇怪这点开有赶驴车出来的,我就借着路灯看了他一眼,山羊胡子,穿个黑棉袄.带了顶黑色的帽子。.吃完饭 应该是晚上11.30左右, 我们开车继续往回反。那天刮大风,路边的积雪全都被吹起来 所以一直开的不算快。到凌晨4点多的时候 ,天蒙蒙亮,马上快到我住的城市了, 我就看见远处的公路上有东西在飘 ,呼扇呼扇的,车经过那东西的一瞬间,我看了一眼, 那一瞬间,和过后的几秒里 ,我感觉我全身瞬间凉了,混神发麻.魂都要飞出来了 。 那远处的东西是一具尸体.肯定是因为那天漫天飘雪 能见度差 被车撞的,那呼扇呼扇的就是那人穿这的衣服。 而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就是我在伊林真口看见的那个赶驴车的老大爷。因为他那胡子 ,和衣服 我记得太清楚了。。可是,他这四条腿的驴车,怎么能跑的过我四个轮子的汽车啊,就算我们吃饭耽误在多时间 ,这也是不可能的,他怎么能死在这个地方,.我当时就开始胡思乱想,不能在开车往回走了,我叫起来我一个朋友 让他继续开车。 回到家之后我向朋友打听怎么回事,朋友都不相信我说的,说我遇见回家的鬼了 。一连两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晚上一闭眼睛就是那个老头..都快疯了我。

       这次在书评里有人说:“这纯粹是小说”,我很无奈,我只可以和你们说一句话:“没有上过网的人是不会知道网瘾是怎样形成,  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相信世上有鬼的,  没有见过鬼的人,是不知道鬼的恐怖的,  我那就说这么多,信不信有你!!!!!!!!

       自从神婆说完以后,我的七条魂魄 ,差点被吓走了6条,我问神婆说:”我现在该咋办啊,难道我死定了吗?隐士高人,你比我清楚,他们都挺难找的,再说他们的性格脾气,都不知道咋样……….总之1句话当时吓的崩溃了,事后做了2钟头深呼吸才缓过来,我急忙问神婆说:“我该咋办,神婆说叫我不用担心,  说他一道上朋友知道一隐士,只是道行不深,我说:“没关系的,毕竟是隐士高人吗,总比这些半吊子法师有见识,说不定叫高人看了之后,就没事了那,当时的心算是常常的出了口气,我问神婆说我喊可以活几天啊,神婆说:”这10之内应该没有事情的,所以这10之内必须将这个鬼杀死,………….

      我很无语,这种被时间笼罩着的死亡让我几近崩溃,  那个奇怪的梦,地点,说话,人物,都没有变,唯一变的只有数字!!!!!!!!!!!!!!

      第2天,我只剩吓8天时间了,这种时间死亡然我接近崩溃,可是看着父亲沧桑的脸庞,我总是在做戏似地装做很无所谓的样子,可是这个时候只要是个人就可以看出来,我实在装的,看着父亲沧桑的脸庞我很心痛,父亲自从妈死后一直没有续房,我觉的父亲挺不容易的,如果这次可以活过10天,一定要给父亲找个老婆。

   

   

   

  下面等几天在写吧!!!!!!  来电  书评吧!!!!

  这是我二姨的事情,说我二姨身体很虚。那时我妈刚怀着我的e时候的事情。应该是86年的事情,我妈还津津说道,我爸父亲家附近的那个神婆很灵呢。我爸爸家住在吉林,永吉的地方。我妈妈那时怀着我,我外婆来照顾我妈妈。我外婆家在延边洲的汪清的地方。我妈妈说,那是在外面散步,那个神婆跟外婆说,我二姨出事了,说鬼附了身。鬼附身的东西在衣柜里,是死者生前给二姨的东西,说我二姨情况很危险,说不能进医院,进医院就就救不了了。还告诉怎么去做。正好那天,外婆家来了电报,说是家里出了事情。我外婆就赶紧回了家。那时我二姨肚子大的像得了,肝硬化腹水了似的,那时家里人就把二姨带到医院去了,医生说得赶快做手术,我外婆就强硬的把二姨来出来,说死也是得死在家里。那时医生都说我外婆疯了。我外婆不再的时候,邻居家有个老婆婆去世了,去世的前几天,说来我外婆家给了二姨一件裤子,说那个婆婆生前很喜欢我二姨。那个神婆说,晚上一个人在十字路口烧纸,一个人得去仍那件裤子,不管后面出什么声音都不能回头。那是舅舅它们都不在,就我小姨在家。外婆在家看我二姨,外公去十字路口烧纸,我小姨去仍裤子。那时街上,没有人,86年的话路边也没有路灯,那时晚上的话街上也没人。沃尔一拿着裤子走,黑漆漆的很吓人。她拿着那裤子,走,可后面有人跟着她似的,有高跟鞋的声音。我一走得快的话,那个声音也aipa一起加快。我二姨害怕的,跑。跑到快到垃圾箱附近时,那个声音更快了。结果吧裤子一扔,那个声音戈然而止了。我二姨到现在也是,一想到那天晚上就非常害怕。后来我二姨就好了,肚子也渐渐下去了。我二姨身子很虚,而已参加别人的葬礼什么的,回来都会生病。真的世界上,不能说没有鬼,也不能太相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造团网立场,作者:无心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aotuan.com.cn/7888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305511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03:05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04:05

相关推荐

  • 半夜有鬼拽我被子

    ?半夜有鬼拽我被子   我是一个爱幻想的人,所以我经常做一些,但是这次不同,不是梦,而是身体的感觉,非常。   在一天夜里,我突然梦到一个美女蛇想我逼近,后来觉得后背很冷,有小冷风…

    2022年9月21日
    07
  • 我的母亲2

    ?我的母亲2   我有几个叔叔,父亲是老大,有个叔叔娶了距本地100里地的媳妇,口音黄河腔调。   我这位婶子的娘,死后呢,就找过我母亲两回,奇怪吧,连自己闺女都没找过,却找闺女的…

    6天前
    09
  • 见到女朋友已经去世的奶奶

    ?见到女朋友已经去世的奶奶   我记得第一次去女朋友家是2012年秋天吧,女朋友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奶奶也去世三年了吧,晚上女朋友和她妈妈睡觉,我在隔壁睡,大概有个十点多的样子,自…

    2天前
    05
  • 无法解释的怪事

    ?无法解释的怪事          这是2002年我去郑州上学的第一年发生的事,虽然不是亲身经历,但毕竟在哪个曾经发生过…

    3天前
    010
  • 这是鬼压床?

    ?这是鬼压床?   就在最近一天中午,我去睡午觉,睡到一半时,我突然醒了,我一睁开眼睛,看见前面有一个门。注:(我前面事实是一面墙,但不晓得是不是幻觉)。然后从门里发出了很多人说话…

    2022年9月24日
    010
  • 有人推门进来了

    ?有人推门进来了   这件事发生很久了,小时候十多岁的事了。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当时应该是一个人在房间里玩,门是关着的,门在我的左侧,用余光可以看的到。   这时我发现门已经开…

    2022年9月26日
    08
  • 两面人

    ?两面人   说起这个灵异事件,第一次发生是在去年,上个月又发生了第二次,同样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三弟跟他的几个朋友出去喝酒,回到家后我感觉他有点不对…

    2022年9月25日
    09
  • 1982年安阳灵异事件真相及详解

    ?1982年安阳灵异事件真相及详解   安阳灵异事件发生时间:   1982年6月30日   安阳灵异事件发生地点:   河南省安阳地区林县(现改名为林州)   安阳灵异事件见证人…

    2022年9月24日
    030
  • 探秘21年前北京375路公车灵异事件始末

    ?探秘21年前北京375路公车灵异事件始末   北京车再现,是真的吗?2015年9月11日由朱雨辰主演的《灵臆》海报贴出,再度掀起1995年北京末班车公车的热议。北京车事件的真相是…

    2022年9月19日 灵异事件
    010
  • 本人亲身经历

    ?本人亲身经历   告诉大家几件我的亲身经历,绝对真实,没半点虚假和修饰。对于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我一直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即使自己也经历了这几件以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但除了疑惑,…

    3天前
    0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